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看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弥尔米娜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似乎有点过于云淡风轻,这当然与她曾经身为神明的“眼界”有关——她并不认为某些凡人群体在信仰层面的倾向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尤其是这群凡人从未和自己建立过连接。
精华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閲讀
对一个神明而言,这种“隔绝区”的凡人甚至是如透明一般无需关注的,然而对于高文而言,这件事就没这么简单了。
“这可不仅仅是‘有点奇怪’的问题,”高文嘴角抖了一下,格外严肃地说着,“不是说世间所有法师都是魔法女神的信徒或浅信徒么?虽然对魔法女神的信仰是所有信仰体系中最松散、最宽泛的,但正由于这种松散宽泛的信仰形式,导致了魔法师们对魔法女神的普遍信仰……”
他说着自己所知的“常识”,然而弥尔米娜却摇了摇头:“这是你们凡人自己的看法,我可从来没这么说过。”
高文皱起眉:“真实情况不是这样么?”
“至少在紫罗兰不是这样,”弥尔米娜很认真地说道,“而且即便在洛伦大陆,也并非所有法师都信仰我——‘浅信徒’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它几乎不能建立有效的信仰连接,所以对它的判断就变得十分主观笼统起来,有时候一个法师心里压根不信神,但遇上实在解不出来的魔法模型时他仍然会习惯性地骂一句‘魔法女神都不会看这玩意儿一眼’,这种情况人们都有可能将他当成是个浅信徒……你就知道这方面的判断有多不靠谱了。”
高文揉着眉心,一边整理思绪一边说着:“好吧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我们讨论紫罗兰……你说紫罗兰王国那么多法师都不信仰你……这实在有点让人惊讶……”
“很正常,因为法师本身就很神秘,而紫罗兰王国又是凡人诸国中最神秘封锁的一个,世间几乎没有人知道紫罗兰王国内部的真实情况是什么,便只是本能地认为那么一个法师之国肯定是魔法女神统御下的土地……但实际情况呢?他们千百年来都不曾向我祈祷,而这个事实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却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弥尔米娜一边说着,一边十分人性化地摊了摊手:“别说你觉得他们神秘,我也觉得他们挺神秘的。”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高文皱着眉,忍不住问了一句,“一个由法师组成的国度,为什么反而会呈现出魔法女神信仰绝迹的状态……”
“我怎么会知道?”弥尔米娜摇了摇头,“我产生意识之后情况就是这样了。由于在那片土地上没有我的信徒,我也就无从得知他们内部的情况,而又由于紫罗兰王国自古以来便和洛伦大陆相互隔绝,我的信仰难以传播到海峡对面去——更何况魔法女神的信仰本身就很松散,那些信仰我的法师们可不会像其他教派的神官一样热衷于传教和建立教会,他们有时间宁可多做两套大题,哪有时间研究怎么搞信仰传播……我自己就更懒得关注这些事情了。”
高文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面对态度如此理所当然的魔法女神,他只能嘴角抖了一下,在心中对这位女士的随缘心态感到敬佩不已。
真不愧是可以在观摩了自己的葬礼之后都能在桌子上刻下一个“谢谢”的角色。
定了定神,高文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事实,之前准备的一系列问题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失去了意义,他只好重新组织起语言问道:“你刚才说……你无从得知他们内部的情况?你看不到紫罗兰王国内部发生的事情,是这个意思么?”
“没有信徒,就没有耳目,这就是我们神明的运行规则,”弥尔米娜的态度终于认真起来,她耐心地解释着,“我们可以通过信徒——至少要是有一定虔诚心的信徒,通过他们的感官来了解世间发生的一切,但反过来,我们也只能了解信徒们所能看到听到的事情。
“知道神明眼中的人类世界是什么模样么?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我还在神位上的时候,我所看到的世界便是一片黑暗中的无数闪烁光点,每一个闪烁的光点都是一个有着虔诚信仰的信徒,在他们的光点周围,照亮了一小片空间,那就是他们的感官所能感知到的区域。神明的视野由这数不清的光点及其周围的‘明亮区域’组成,并依靠它们来拼凑成一个可被认知的世界。
“而当我将目光投向紫罗兰王国的时候……我在那边看到的便只有一片漆黑,连一点闪烁的微光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视野’。”
“一片漆黑……”高文下意识轻声自语着,他脑海中勾勒着弥尔米娜所描述的那副画面,而那副画面想象起来并不困难,他皱了皱眉,目光紧接着投向了阿莫恩,“那你呢?你能看到紫罗兰王国的情况么?”
他这其实也就随口一问,因为阿莫恩本身曾影响的区域便局限在大陆的南部,北方地区的自然之神信徒本就少见,紫罗兰王国更是个十分封锁的地方,从未听说过他们内部还有什么自然领域的信仰——但他心中仍抱着一份指望,那就是白银精灵自古以来流传的“游历”传统。
成年之后的白银精灵往往会依循传统踏遍整个“世界”,强大的高阶游侠们连元素领域都敢去探索,保不齐古老的年代里就会有哪个精灵游历者踏入过紫罗兰王国呢?如果有的话,这说不定就会成为阿莫恩的一道目光……
然而阿莫恩的回答很快便打破了高文的期待,这位自然之神垂下眼皮,低沉悦耳的声音中带着遗憾:“抱歉,我的目光从不曾越过那片海峡——那里对我而言也是漆黑一片的。”
高文点了点头,曲起手指托着下巴陷入了思索,突然间他脑海中光芒一闪,想到了一件事情:“等等,弥尔米娜女士,我记得紫罗兰王国从六百年前开始便有了一项新传统,他们会选拔洛伦大陆上天赋卓越的‘学徒’前往千塔之城,这些所谓的学徒大多数都是已经有一定实力的洛伦施法者,这些施法者中难道就没有哪个可以成为你的‘眼睛’的么?”
“这项传统我也知道——虽然我不怎么回应现世信徒的祈祷,但我倒是一直在关注世界的变化,紫罗兰王国外部的事情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弥尔米娜点了点头,“这时候想想这件事确实有点奇怪……六百年间,紫罗兰王国从洛伦大陆遴选的学徒数量不少,其中竟然真的一个信仰我的都没有,即便他们中有一些人在之后成为了我的信徒,但至少在他们被选为‘学徒’的年纪里,他们还不曾建立对‘魔法女神’的信仰……”
弥尔米娜说者无心,高文听者有意,他的目光瞬间凝滞下来,心中仿佛有闪电划过,一条谁也未曾想到的线索就这么浮上心头。
弥尔米娜敏锐地注意到了高文的表情变化:“你想到什么了?”
“……六百年来,无数人都想要找到紫罗兰王国遴选学徒的标准是什么,他们从学徒的天赋,居住地,种族,年纪,性格,血统等一系列有可能的条件里寻找线索,但从未有人想过,真正的共同点竟然在这里……
“紫罗兰这个法师国度,遴选学徒的标准竟然是不能信仰魔法女神……”
阿莫恩一直默默旁听没有插言,这时候突然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时候下这个结论是不是有点早了?”
“……确实,现在还不能下此结论,”高文沉默了一下,轻轻点头说道,“但至少现有的线索可以汇聚出这么一点:从六百年前到今天为止,所有曾获准进入千塔之城求学的法师学徒至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曾信仰魔法女神。在这方面,我想弥尔米娜女士的判断是绝对准确的。”
“这背后的原因会是什么?”阿莫恩似乎终于被这个话题引起了兴趣,他再一次开口问道,“一个有着众多人口的国家,以如此严格的态度阻止某个信仰在自己国内传播,这是洛伦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曾做到过的——这在这个世界上可不容易。他们这么做总得有个理由才行吧?”
“而且他们做的还如此成功……”一旁的弥尔米娜补充了一句,“‘一点微光都没有’,虽然我对这件事并不在意,但这件事本身的反常之处却值得关注。我不知道紫罗兰王国具体有多少人口,但凡人有一句话说得好——有凡人聚居的地方就有信仰的土壤。凡人总会遇上苦难,遇上苦难的凡人中总会有人祈祷,紫罗兰王国上上下下数不清的施法者,成千上万年来他们难道连一道解不出来的大题都没遇上过?骂街也该提一句我的名字吧……”
弥尔米娜后面半句的声音明显低沉了一些,高文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阿莫恩的声音则从旁边传来:“你说实话——你真的不在意么?”
弥尔米娜随口说道:“你看我这洒脱的态度像是会在意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高文并没有在意弥尔米娜和阿莫恩之间这仿佛已经成为日常的拆台互动,他已经陷入了思索。
魔法女神说得对——如此大的一个王国,还是以法师为主体的王国,里面居然能做到连一个信仰魔法女神的成员都没有,这件事本身就是最大的诡异,它的诡异程度甚至超出了紫罗兰王国遴选“学徒”的标准背后的原因……
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怎么做到的?
阿莫恩和弥尔米娜注意到高文在思考中陷入沉默,也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弥尔米娜才突然说道:“你刚才提到紫罗兰王国的一些行为在你看来‘很可疑’,具体是什么情况?”
这方面的事情并无隐瞒必要,高文略作整理,便将自己刚刚发现的情况告诉了眼前这位昔日的女神:“是技术黑箱——全范围,长时间,很难用巧合来解释的技术黑箱。其中包括大量传统领域的……”
一段详细的讲述之后,高文的话音落下,阿莫恩则略做思考后开口:“这可以从保密需求和国家利益的角度来考虑——而且说真的,在你们将符文逻辑学这种东西建立起来之前,这种黑箱式的技术传承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那些能够被解析拆分的东西才是少有,甚至是被主流学术群体们所鄙夷的。”
高文点点头:“这么说也没错,但考虑到紫罗兰王国现在表现出来的种种异常,他们所流传出来的‘黑箱’……可就很难不让人在意了。”
弥尔米娜从刚才听完高文的讲述之后便没有开口,她沉默了很长时间,这终于引起了阿莫恩的注意,自然之神的目光向她扫去:“你想到什么了么?”
“我在猜测……那些紫罗兰法师到底想做什么,”弥尔米娜没有抬头,而是如同自言自语般轻声说着,“‘黑箱魔法’,技术和知识上的封装并不会影响到法术的传承和效用,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哪怕有黑箱存在,法师们也能进行‘研究’和‘个人精进’,这是由魔法的特殊性质决定的。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展示
“所以,紫罗兰法师们向外传播的黑箱法术并不会影响到洛伦魔法体系的建立和洛伦施法者们的成长,那么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设置的这些‘障碍’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安全或迟滞竞争对手的发展——我是说假如他们将洛伦大陆视作竞争对手的话。
“他们想要达成的应该是别的目的——假如他们真有这么一个‘目的’的话。”
“想到什么你就说吧,”阿莫恩催促着,“这里又没有外人。”
“我提示一下,”弥尔米娜没有在意阿莫恩,而是将目光投向高文,“如果一个魔法体系中的‘黑箱’数量越来越多,甚至渐渐发展到整个体系的所有最基础理论也是由黑箱组成的;如果施法者们所掌握的力量全都处于无法解释的状态,人们只能仿佛念诵经典上的祷文一样念诵祖传的施法咒文,而无人知道那些符号背后的数理逻辑和能量规则;如果理性的解析和研究行为被彻底打压,学者们不再追求技术背后的知识,而只知道追捧封装起来的法术模型所产生的奇迹般的效果,这样的局面长期维持,会导致什么?”
高文终于知道了弥尔米娜话中深意,这背后所指向的答案让他的表情一瞬间冷峻起来:“……魔法将变成一种神迹。”
“这只是我的推测。”弥尔米娜语气平静地说道。
(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