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第三百六十二章 光鮮的外表下看書

我的刁蠻姐姐
小說推薦我的刁蠻姐姐我的刁蛮姐姐
“延后一个星期,这……”欧阳倩想想,公司的管理,毕竟还是总裁说了算的,毕竟自己又是懂事在的女儿,而且是副总裁,找田鸿飞商量下,再报备给爸爸,说公司有些事,还没准备就绪,可能能行,想想,欧阳倩说道:“我试试看,飞,你去欧洲,到底调查到了什么?”
此时,欧阳倩也有点急切,看样子,事情很大,一切,根本就不是表面这么平静的。
“很麻烦!倩姐,一会出去再说,对了,倩姐,你嫂子呢?她也在这上班吗?”
“嗯,在楼上,副董事长,因为她也是刚上任,所以今天也在公司,我爸爸也来了,为了给公司打气,为了让公司恢复往日的荣光,我爸爸跟嫂子今天都在公司。”
“我去楼上找下她。”唐飞认真的道。
其实欧阳倩也是想把事情看的乐观一点,她自己也怀疑,嫂子怎么会出卖她父亲,杨正毕竟是她生父,这招,可能是弃车保帅,如果这招是弃车保帅,那嫂子就真有可能是主谋了,可是因为她不想把问题想的太坏,更不想把嫂子想的太坏,所以欧阳倩主观上,有点不愿意多怀疑。
如果嫂子是主谋,她成了公司的副董事长,会满足吗?她还会有下一步行动不?这些事,欧阳倩担心,但是又感觉,嫂子可能没那么坏,也许,事情就到此结束了,她真不想一家人搞的鱼死网破,而杨正被揪出来,明珠集团就算不起诉他经济上对公司造成的伤害,但是人命案,他还是会完蛋的,保罗抢劫明珠集团,杀了几个保安,然后托尔去警察局,杀了苏正生,然后还有警察,这些,如果都是受到杨正指使,其实这些罪,依旧可以要他命。
嫂子这招真有可能是弃车保帅,而她连亲生父亲多可以抛弃,都下手这么狠,这要是真的,那问题就真的严重了,欧阳倩内心,其实还是有这些计较的,只是她真的不想一家人搞的太僵,更不想自己家闹的事情那么大,可能这些想法,她也有点自私吧,欧阳倩是个很注重感情,很重视家的女人,她有这种主观想法,也难免。
而且这几天,她跟嫂子相处的还很愉快,两人也渐渐成了闺蜜,她真的不愿意事情真相,真的是她嫂子搞的!一切,终于杨正,或许更好。
唐飞上楼,到副董事长办公室敲敲门,公司的副董事长和董事长,其实平时都不在的,因为一般管理,都是执行总裁在做,董事长,只是代表董事会,监督整个公司的管理层,凌驾于公司的管理层之上的,不过公司刚回归平静,董事长跟副董事长都在公司,也是为了更好的让管理层,跟公司的董事会,有更好的沟通,让公司,更快走上正轨,今天都在。
里面,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喊道:“进来。”
唐飞推开门,看到柳诗瑶今天也穿着西装,倩姐的西装是黑色的,而柳诗瑶的女性西装,是粉红色的,黑色的看上去更干练,粉色的看上去更阳光,更年轻,加上这女人本身就保养的特别好,柳诗瑶虽然孩子都十来岁了,可是她还是有点像少女,而且这美女带着甜甜的笑容,相当迷人。
唐飞进来,也是笑道:“诗瑶姐,恭喜你啊!”
“哟……你怎么来啦?你是来找倩倩的吧!”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 起點-第三百六十二章 光鮮的外表下展示
“对,刚在倩姐的办公室坐了会,然后上来,顺带恭喜你!”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 起點-第三百六十二章 光鮮的外表下展示
“咯咯……顺带的啊,不够诚意哦!”柳诗瑶开玩笑的道,不过这女人坐在办公椅上,又笑着问道:“唐飞,你昨天去哪了啊?我跟倩倩,还有你姐姐、杨颖她们去玩,怎么没看到你哦!”
“我出去办点事去了。”
“办事?什么事?家事?”柳诗瑶假装迷糊,其实她知道唐飞是孤狼军团的首领,而孤狼军团,刚跑去欧洲,把保罗给杀了,这家伙消失的这几天,就是去欧洲干这事了,只是柳诗瑶也不会点破,继续很单纯的笑道。
唐飞也笑呵呵的道:“差不多,是家事,诗瑶姐,你跟我姐姐也认识了啊,我到家的时候,我姐姐就跟我说,她跟明珠集团的美女董事长,一起去唱歌了,我姐姐都自豪的不行,开心的不行,像你这么漂亮、优雅、高贵的名媛,我姐姐可是巴结不到的哦。”
“切,自豪什么,我不就一个女孩子吗?需要自豪?瞧你嘴甜的。”
“明珠集团的美女董事长,能不自豪吗?国内,乃至东方第一大企业,做这么大公司的董事长,那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做的!诗瑶姐,你可是真厉害。”
“你少拍马屁了 !”柳诗瑶翘了下小嘴,还是嘟囔道:“这事,说起来都不光彩,也没什么好得的意。”
柳诗瑶出卖了自己父亲,她也不想提这事,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走到外面问道:“唐飞,喝点什么,这有茶叶和菊花,你要喝哪种?”
“菊花茶,诗瑶姐,谢谢了!”
“……”柳诗瑶微微笑了笑,亲自去给唐飞泡了杯茶,平时,柳诗瑶看上去,还真没什么架子,做人也和蔼,难怪姐姐都说这个诗瑶姐,人很好,根本就不可能是坏人,唐飞也不想她真的坏,不过,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这么能干的女人背后,她究竟受过多少伤?
如果她真是黑玫瑰组织的成员,唐飞非常清楚,她一定收到过一些非人的待遇,否则,她不可能能加入黑玫瑰组织的,而这个非人的待遇,一定是很惨,倩姐的妈妈那点刁难,一定不是事的,而这个惨,很可能还跟欧阳家有一定的关系,否则,她不会这么害欧阳家的。
唐飞很想问她,想理解她,如果,她跟欧阳家,真的是有仇,能把仇恨说出来,尽量化解,未尝不好,但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伤,往往她是不会主动说的,而且这么漂亮,这么光鲜,这么能干的女人,她背后到底有多少阴暗的东西?而且这种阴暗,在光鲜外表笼罩下,她也不会随便让外人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