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 ptt-第一七七章 是不是長得太俊了分享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当罗烟又一记重鞭抽在了那黑甲武修身上,此人就已心生畏意。他以手中狼牙大刀横扫,爆发出毕生罡元,刀芒横扫十丈,然后就试图拔空而起,从此地撤离。
可李轩早有所料,他已经提前越至黑甲武修的上空,怀义刀直接由上而下的攻顶,刀光闪耀,连绵不绝。借助黑甲武修抵挡时的反震之力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兔起鹘落。
他与罗烟配合,仅仅七次合击,就已令重伤在身的黑甲武修筋疲力竭。
直到最后,李轩又是‘呔’的一声炸喝,令黑甲武修的意识再次晕迷。
此时罗烟就似知道他的心意,一鞭抽在了黑甲武修的脖颈上,不但令后者身形踉跄,站立不稳,更将他的护体罡气强行破开。
李轩紧随其后一刀掩下,轻而易举,就将这黑甲武修的头颅斩断!
斩杀了这位七重楼的武修,李轩的心情畅快的无以复加,他直接伸出手想要与罗烟击掌。
可在他伸出手的时候,才想起这是现代的手势。可结果罗烟也伸手过来,与他重重的一击掌,发出‘啪’的一声清脆响声。
“配合的还不错!”罗烟笑着赞了一句:“你我间有点珠联璧合的意思了,这位七重楼武修实力其实很不错,可你我刚才都没怎么用力气。”
“行云流水,确实畅快!”
李轩也很欣赏的斜睨了眼罗烟,这位与他配合确实默契,全程都跟上了他的节奏。
他对上面分派给他的这位罗游徼,是越来越满意了。
后面法坛上的薛云柔,则感觉这两人之间有一股奇怪的气氛。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好奇的询问拿着巨盾,护在法坛前方的张岳。
“张大哥,李轩与这位罗游徼的关系似乎很好。”
“是很好的。”张岳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暗器箭支,一边凝思想了想:“他们挺有默契的,可能谦之自己都没察觉。可他们两个这几天不但穿衣服的颜色是一样,连发型也是差不多,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喜欢的菜式也是相同。”
彭富来则嘿嘿的笑道:“是默契的不得了,我之前就说了,幸亏罗游徼是男的。否则薛仙子你一定会多一个劲敌。”
“是吗?”
薛云柔又蹙眉看了罗烟一眼,心想这罗游徼是不是长得太俊了?怎么像是女孩似的?
黑甲武修倒下之后,后续的战事就简单了。
这作坊还有四十多名护卫,薛云柔借助法坛一力就可压制。当李轩与罗烟等人加入进来,当即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将之横扫。
最终有二十二人被他们杀死,十三人被俘,弃械投降,还有六人逃遁。
此外作坊里面的工人,也逃走了一半。
李轩对逃走的人没怎么在意,从他开始动手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想要将所有人一个不留的全数拿下,是绝没可能办到的事情。
他甚至也预想到了自己事后会吃上面的挂落。区区五人的小队,就敢抓捕一百六十多位案犯,其中还有一位七重楼境的强大武修——这显然是不合六道司规矩,也不符合《六道伏魔典》的条例。
正常的程序都该向朱雀堂请援,调配足够的人手,以求万无一失。
可李轩必须这么做,才可确保那三艘旧船在他控制之下,也能避免夜长梦多,滋生意外。
接下来还是捆绑,幸亏他们在作坊里面找到不少缆绳。虽然坚韧度不如彭富来带的那些,可加上薛云柔拿出来的镇元钉,已经足够用了。
——李轩是看到薛云柔拿出她的小乾坤袋之后知道,这位手中的空间法器,竟与他老爹的是同一品级的,都是十丈宽长的那种,里面可以塞几百头成年的水牛。
“游徼大人,朱雀堂已经有飞符回应了。马都尉与火鸦都的冷都尉已经率人动身,总共四十二人,乘坐的是快船。那边让我们再等待半个时辰。”
乐芊芊在李轩身边小声禀告着:“堂里面好像是没多少人了,一般来说,似这种情况,除非是人手紧缺,绝不会同时调度两个都的人手。”
此时李轩,则正立在那座小法坛下面,看薛云柔施展‘招魂术’。
这次招魂非常顺利,薛云柔的法术也很厉害。那位黑甲武修的神魄,几乎被原原本本的招到了法坛之前。
这位聚魂之后,就怒瞪着李轩,一身怨气沸腾,黑雾翻滚,他显然是对死在李轩手里的这一事实,感到非常不甘,怨恨不已。
李轩心想很好,稍后自己还可以用红衣女鬼的能力,再来收割一次黑甲武修的记忆。
他现在有三个月的寿元,又可以氪一波命了。
“可以了。”
薛云柔将一杯红色的酒液洒出,泼在了这黑甲武修的魂体上:“李大哥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的状况还不错,神魂也比普通人强大,可以支撑许久。”
此时乐芊芊也手持一枚玉符,施展了一个法术。
这是‘观影照形’,就像是现代的录像机。可以记录这次招魂术的前后经过,作为日后的证据。
“你是何人?”
其实李轩已经知道了答案,乐芊芊早就通过此人的头颅,认出他乃是六道司的一位通缉犯。
他之所以这么问,只是为做个测试。
黑甲武修的灵魂翻动了霎那,才闷声答道:“泸州庞世玉。”
鬼魂之属是无法说话,只是散出尖啸与魂力波动,让人理解它的念头。
李轩眸光一亮,看出这黑甲武修的反抗很微弱,他继续问:“这猛火油作坊与兵械盗卖案的主谋是谁?”
庞世玉的魂躯当即开始剧烈挣扎,以至于薛云柔都微微蹙眉,直接抓起了一把糯米,然后在手中碾成粉末洒出,这才令庞世玉的抵抗减轻。
“是镇江总兵林紫阳!”
庞世玉答的很迷茫,可他这一句,却令在场等人都一阵色变。
李轩也瞳孔微收,镇江乃漕运重镇,就在扬州的南面,是京杭大运河在长江的出口。
所以朝廷不但在镇江设有一营水师,还有一镇精兵。共有三个卫所,兵员高达一万二千人。
“他是准备图谋造反?打算何时起事?”
“是!”庞世玉的反抗被薛云柔镇压之后,就知无不言了:“日期未定,时间应在一两个月内。”
李轩与走过来的彭富来等人对视了一眼,又继续问道:“那么除林紫阳之外,还有何人?”
庞世玉想了想,却微摇头:“我不知道。”
李轩又问林紫阳可曾与朝中高官,或者江湖势力勾结,可庞世玉想了许久,只回了一句:“弥勒教,我看到过他们的人。”
李轩接下来,又问兵器盗卖案与猛火油。
“你们一共买了多少兵器,又制作了多少猛火油,藏于何地?在镇江之外,可还有其它据点?”
“共有长枪七万杆,朴刀二万四千柄,还有各种盾牌一万六千面。火铳三千杆,虎蹲炮四十九门,佛朗机炮二十四门,猛火油三千桶,一小部分是自造,其余都是从南直隶各大武库购得。由于崔承佑抽调崇明岛五营水师,日夜在扬州江面搜查封锁,其中一部分还未能运回镇江。”
此时庞世玉的魂体又剧烈动荡,却非是在反抗,而是魂力即将损耗殆尽的征兆:“东西大多储藏于总兵大人在镇江府外建造的仓库。在这里不远,还有一处转运仓库,储藏有大概七百石的硝石硫磺,是准备用于制作火药的原料。”
李轩又继续问:“那么你可还有其它同伙?实力在你之上,或势均力敌的。”
“我知道的共有三人。”庞世玉又想了想:“其中两人藏头露尾,我不知底细。还有一人叫黄军,本是与我一同看守这里的作坊与船只。”
李轩当即就生出侥幸之意,方才若还有一位七重楼境坐镇,那么他们就只能对此间敬而远之了。
现在也不可不防,万一此人赶回来,怕是难免又一场恶战。
“那么此人何在?今夜可会返回?”
“被总兵大人临时召去镇江,要围杀一人——”
庞世玉的魂体已经化成了一团黑雾,再不成形状。
“是诚意伯世子李炎!”
当这一句出口,庞世玉的魂体就彻底魂飞魄散,不成形状。
而在场等人,都纷纷错愕的朝李轩注目。
李轩的脸色,这一刻也变的纸一样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