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 ptt-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京之人相伴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陈浖八风不动,甚至还伸了伸脖子。
这个举动,令萧天成越发愤怒,却又不可能真的杀了陈浖泄愤。
陈浖到底是宋国使臣,在这种时候激怒宋朝,对他大辽百害无一利!
萧天成同样明白,陈浖并不重要,关键还是他背后的宋国朝廷!
萧天成挥手,阻止了身后上前的刀斧手,双眸怒火跳动,道:“开门见山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没人会认为,宋人只是想要压服西夏,摆平边境的威胁。
宋人不惜代价,撤兵又返回,哪里是针对西夏,明显就是冲着他们大辽!
陈浖见萧天成这般说,面上浮现一点点笑容,道:“我朝的态度一直明确的,官家也曾与萧尚书面谈,与贵国维持和睦的关系,一直是我大宋不变的初衷。”
萧天成心里冷哼,这种鬼话他自然不信。
萧天成深吸一口气,道:“我大辽的要求是,宋国归还灵州,以灵州为界,宋夏两国不得再起刀兵,谁违反约定,我大辽就不惜一切代价出兵,合两国之力,行灭国大战!”
陈皮神色微惊,旋即就冷静下来,漠然道:“李夏是我大宋属国,灭与不灭,皆在我大宋,这在前不久的盟约之中,萧尚书请慎言。”
萧天成冷笑,道:“陈侍郎,不必绕弯子了,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陈浖伸手,给萧天成倒了杯茶,道:“早前,官家与萧尚书谈过,我朝希望与贵国互市,货物,人员往来无碍,互通有无。”
互市,向来是北方民族对中原王朝的要求,现在反过来了!
反常必有妖!
这件事,在辽国朝廷有过激烈争论,最终不了了之。
一来,他们忙于平叛,没有精力;二来,就是宋朝大败西夏,无视辽国态度,令辽国起了顾忌之心。
好看的言情小說 宋煦討論-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京之人閲讀
萧天成脸色依旧难看,还是面露思索,道:“这件事,我朝在讨论。还有什么?”
陈浖笑容更多了一些,道:“李夏的事,我相信不需要我多说,贵国应当清楚界限在哪里。”
萧天成没有说话。
西夏溃败的太快,令辽国猝不及防,或者说,之前就应该出兵干预的,现在已然来不及!
萧天成盯着陈浖,准备继续听陈浖开条件。
陈浖喝了口茶,道:“另外,宋辽两国应该互信,陈某建议,在边境百里,共同裁撤军队,永休兵戈,打造和平之地,成为举世之典范……”
萧天成神色微冷,还是没说话。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宋煦》-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京之人推薦
陈浖的话,简直是毫不掩饰,赤裸裸的陷阱!
陈浖瞥了眼萧天成身后的刀斧手,视若无睹,道:“我朝知道贵国内乱迭起,我们愿意出面,为双方进行协调。不如,双方暂且休战,派人到我大宋和谈,陈某认为,没人喜欢打仗,能谈总比打生打死的好。我大宋愿意做调解人,必要的话,可以派兵协助……”
“够了!”
萧天成断然喝止,一脸阴沉的怒声道:“我知道你们的算盘,但我告诉你们,那些所谓的叛乱不过是疥癣之疾,我大辽挥手可灭!你们宋人胆敢插手我大辽之事,是忘记了澶渊之盟吗!”
陈浖脸色渐渐也不好看了,声音却波澜不惊的道:“想要再打一场?约个时间?我大宋三十万大军随时可北上奉陪!”
萧天成面上阴沉如墨,就差滴出水来了。
如果这时宋人发兵三十万攻辽,对辽国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不止要从前线抽调平乱军队,还得从其他各处征召!
除了兵力,还有钱粮!
现在的大辽如同四面漏风的大厦,绝对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至少眼下不可以!
萧天成强压怒意,沉声道:“关于互市,我会奏禀陛下,其他事情我大辽一概不答应。如果你宋人不识抬举,他日五十大军南下,你宋人挡得住吗!”
陈浖微笑,道:“萧尚书不要生气,我是为了和平而来,不是来宣战的。”
萧天成深知宋人的目的,就是要他大辽内乱,不停的内乱下去!
他没有时间与陈浖虚耗,见宋人的目的是在‘互市’,他就懒得多说,直接起身,刚走出门就道:“不准他们出门,迈出一脚就砍一只脚,伸出一颗头就砍一颗头!”
“是!”一个士兵立即大声应道。
萧天成说完,大步离去。
察哥的五万大军撤离,拔思母部跳出包围圈,很快就反击,加上又要入冬,他们大辽的处境很不好!
‘必须尽快平定!’
萧天成心急如焚,如果让拔思母部渡过这个冬天,来年必然更加难对付,长久拖下去,多大辽非常不利!
更何况,宋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陈浖目送萧天成离去,神色慢慢陷入沉思。
他来这一趟,主要目的是摸清辽国的具体情况以及辽国高层的态度。
大宋差点灭夏,李夏现在苟延残喘,三国鼎立的局势已然大变,辽国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陈浖猜不透,但可以确定,一旦辽国平定内乱,一定会与大宋开战,这一战,或大或小,可大不小,难以揣度!
陈浖想着开封城的局势,尤其是章惇等人力主明年‘全面复起新法’,这是内忧外患!
想着想着,陈浖眉头不由得紧拧,作为铁杆‘旧党’,他反对‘新党’那样激烈的变法,凡是都应该有‘规矩’,破坏规矩,他都坚决反对!
今人破坏规矩,后人怎么办?
人人都破坏规矩,天下还怎么治理?
火熱都市小說 宋煦 愛下-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京之人
陈浖心头烦躁,转瞬就抛开,看了眼门外林立的刀斧手,暗自道:‘得尽快与擎天卫、皇城司的人联络上,辽国的情势似乎很紧张……’
陈浖来到这里没几天,但他能感觉到,从接触的人事来看,都有一种莫名的焦虑,似乎辽国朝廷要做什么重大决定了。
还不等陈浖想清楚,突然间有一队人冲了进来。
门外的士兵连忙拦住,领头立刻躬身,紧张的道:“萧尚书有命,任何人不得接触宋使。”
来人是一个极其白净,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他嗤笑一声,道:“我奉的是陛下的命令,萧天成算什么,滚开!”
年轻人说着一把踢开拦路的士兵,径直来到了陈浖面前。
陈浖站在门槛内,看着这个年轻人,心里与他知道的辽国高层名单对比。
萧天成的士兵根本不敢反抗!
“来人,带走!”
来人不废话,只是稍微打量了陈浖一眼,面带得意的就挥手说道。
他身后的士兵冲进来,迅速将陈浖等人按倒,套上绳索。
陈浖没有任何反抗,等捆好拉起来,他看向这个年轻男子,道:“是凌迟还是下油锅?”
男子一怔,回头看向陈浖,道:“你不怕?”
陈浖淡淡一笑,道:“你可以试试。”
男子一脸的饶有兴趣,嘿笑一声,道:“都说你们宋人胆小如鼠,我倒是想看看你尿裤子的景象。来人,准备油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