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八十四章 血雨漫天熱推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鬼仙的念头神速,神魂出游之后,飞遁速度无人能比。可携带体魄飞掠,速度就大大不如了。
宋政退得再快,也比不过李玄都的剑快。
一瞬间,宋政就被李玄都的这一剑直接开膛破肚,五脏六腑在剑气之下直接湮灭,就连鲜血都不曾落下半分。
换成寻常人,只怕是已经当场身死,可宋政毕竟是鬼仙之躯,立时神魂出游,抛弃了肉身,仍旧保存了大部分修为。
对于鬼仙来说,体魄不过是衣裳,说换也就换了,这体魄并非宋政的本来体魄,而是失甘汗的体魄,至于宋政本来的体魄,早已死在李道虚的剑气之下。不过宋政仍旧是倍感心痛,虽然是失甘汗的体魄,但是被宋政占据多年,用了各种手段来增强体魄,固然比不上地仙和人仙的体魄,但也足以媲美许多天人境大宗师,如今被毁,宋政一时半刻之间还无法寻找新的替代,已经是实力大损。
而且这一剑让宋政惊惧无比,如果是全盛时候的李玄都,他很难说自己会不会被伤及神魂。毕竟神魂才是鬼仙的根本。
身形虚幻的宋政不敢恋战,化作一缕清风消散无形。
李玄都用出这一剑之后,再无余力追击,身形缓缓下降。不过有“帝释天”从旁护卫,李玄都可以安心恢复气机。
如此大的动静,大真人府内外自然早已经知晓,按照道理来说,本该是人人惊惧。不过经历了李玄都攻破大阵,张静沉身死,镇魔台被破等剧变之后,所有人的心态已经有些麻木,闹出再大的动静,也不觉得如何了。
不过萧神通却是不同,先前李玄都含怒之下,以四重的“太易法诀”攻破正一宗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时,他还被镇压在镇魔井中,与外界隔绝,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感受到宋政催山拔岳的威势,以及李玄都的惊天一剑,这才明白此地是有长生地仙激斗,所以才暂时没有人来管他,如今那鬼仙已经败走,他若是继续强撑之下,只怕要被诛杀当场。
萧神通不曾见识过“帝释天”,所以也将“帝释天”当做一名修炼皂阁宗功法的长生地仙,虽然他不明白皂阁宗的地仙为何会帮正一宗,但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比如一宗之内分为两派,两派激斗不止,那个死去的皂阁宗的高手是一派,这个击退了鬼仙的皂阁宗高手又是一派,而兰玄霜更是佐证了他的这个猜测。
而且此时不断有正一宗弟子从玄武殿中取来了符箓和法器,不断加入战场,结成阵势,这些正一宗弟子毕竟人多势众,更是张静沉为了对付李玄都专门调回来的精锐,又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萧神通虽然还能肆虐杀人,但已经渐渐入不敷出,能够吸到的精血快要无法弥补他的损耗。
于是萧神通萌生退意,想要趁此时机逃下山去。如此他便是鱼回大海,山下可没有这么多的正一宗精锐,寻常江湖之人不过是一盘散沙,都是任他宰割的牛羊,他只要月余时间就能恢复到全盛时期,到那时候就算遇到长生境地仙,也有一战之力。
萧神通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种想法正是李玄都不去追击宋政的原因所在,在李玄都看来,宋政固然可恶,可好歹还有人性,不会随意杀人。可萧神通不一样,他这等魔道中人,心智扭曲,已经丧失人性,说是丧心病狂也不为过,在此等情况下,如果放任萧神通逃入人间,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而且“血神经”诡秘无比,想要将其缉拿,更是千难万难。当年如果不是萧神通妄自尊大,非要与张清衍一较高下,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镇压在镇魔井中。
李玄都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先行诛杀萧神通,不使其祸害人间。
这一次,李玄都有了“帝释天”从旁相助。
“帝释天”好似一道横雷掠至镇魔台前,以神力凝聚成一把金光璀璨的大剑,朝着萧神通当头斩下。萧神通化作血影四散游走,避开了这一剑。
“帝释天”轰然落地,方圆十余丈的范围之内金光浩荡,照耀出萧神通的身影。李玄都紧随而至,一剑刺向萧神通。
萧神通凝聚成人形,脚下的血池重新化作滚滚血河。血河是他屠戮生人之鲜血所汇聚,与他共为一体,不分彼此,哪怕是当年张清衍将他擒住,也不能从他身上将血河剥离,所以只能将他和血河一起镇压入镇魔井中,今日他又被张静沉从镇魔井中放出,血河仍在,没有伤及根本,又吸食了许多鲜血,其境界修为已经护肤了大半。
此时此刻,他心中动念,要血淹大真人府。
李玄都身形一动,身周如林剑气亦是随之而动,不等血河弥漫开来,无数剑气已经蜂拥而至,再次与血河对冲,将其寸寸绞杀,而李玄都更是踏在血河的浪头之上,好似踏浪前行,一剑劈在萧神通的面门上,使得萧神通周身流淌不休的鲜血荡漾起无数涟漪,露出鲜血覆盖下的骇人景象,竟是无数张人脸,男女老少,似虚似幻,面目模糊,呈现出一种不祥的灰白之色,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让人头皮发麻。
要有所得,必有所舍,萧神通吸食他人精血,便要承受其中的怨念恨意,如今他的身躯就是一座由鲜血构成的鲜活熔炉,熔他人亦是熔自己,最终融为一体,再也难分彼此,萧神通的意识之中由此混杂了太多“杂音”,魔功修炼越深,杂音也就越多,最终会彻底迷失自我,与这些冤魂们难分彼此。正因为如此,萧神通在离开星宿海的时候,还未失去理智,可随着他杀人越来越多,终于是成为彻头彻尾的魔头人物。
李玄都不为所动,手中“紫霞”将萧神通整个人挑起,然后未曾持剑的左手用出“逍遥六虚劫”,拍在萧神通的身上,使得萧神通身形由内而外地不断扭曲变化,砰然炸裂成无数血水,如血雨纷纷而落。
无数血水坠落入血河之中,不过片刻功夫,萧神通又完好无损地从血河中生出,周身又被血液笼罩,不再见其下的冤魂人脸景象。
李玄都对此并不意外,萧神通之所以棘手,就是仰仗了这副不死之躯,可话又说回来,天底下何曾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说?就算是地仙,尚且有三大天劫,不坏金身仍旧要被毁去,更何况是一介血魔?
萧神通重塑身躯之后,便要向外逃遁,不过被“帝释天”阻住去路,“帝释天”身上的神光照彻四面八方,,无论如何萧神通如何变化血影,都越不过神光的范围,而在神光之中,萧神通便行动迟缓,再也不能来无影去无踪。
无奈之下,萧神通只能选择硬拼,俯身用双手疯狂拍打脚下的血河,顿时血浪滔天。如此景象,本该出现在大江大泽或是大海之中,可此时它偏偏出现在了大真人府中,来回激荡,转眼间,镇魔台已经成了一个孤岛,周围尽是血浪滔滔。一众正一宗弟子和剩余的阴阳宗弟子不得不各自退往高处,以免被血海波及。先前一场激斗,已经使得众人明白这鲜血的诡异之处,落入其中,可不仅仅是身死道消那么简单,而且尸骨无存,就连一身修为和记忆也要被这血魔夺去,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过如此了。
在血河中,萧神通随波起伏,弄潮儿一般向着峭壁放下流去,要化作瀑布,逃下山去。
“帝释天”双掌一推,以神力筑就一条长长墙壁,就好似大坝,生生将血海挡下。
萧神通一计不成,再次掀起血浪,漫向镇魔台,宁忆和兰玄霜不得不凌空飞起,躲避血海,却又无计可施。
血潮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张鸾山的脚下,不过张鸾山不愧是当年的小天师,手段玄妙无比,不见他如何动作,竟是以神通硬生生从无数血浪中拔出一个三丈之高的浪头,使其静止不动,张鸾山便立在那浪头之巅,好似遗世独立之人。
李玄都见此一幕,不由感叹,张鸾山不愧是被张静修看好的大天师传人,已是得了老天师的真传。
下一刻,萧神通嘶吼一声,吼声震人神魂,一瞬之间,所有流淌的血水开始悉数倒流,沿着原来的轨迹全部汇聚入他的体内。萧神通的身形随之暴涨变大,短短片刻时间之后,地面上已无半分血水残留,他整个人变为一尊十余之高的鲜血巨人,然后轰然炸裂开来。化为万千血雨,每一个血滴都是萧神通的化身之一,不仅聚散自如、分裂无数,而且不知哪一个才是他的真正神魂所寄,只要走脱了,以“血神经”的特性很容易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萧神通充满怨毒的声音响起:“你们杀不了我的,我迟早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