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冒險讀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似乎陷入了沉思,他一时间没有回应罗塞塔,而是直到十几秒后才开口:“我在技术层面没有什么疑问,这方面的事情自有专家们去讨论,我在意的是提丰方面对这件事背后的风险有怎样的认知,以及你们是否对这些风险做出了足够的预案和……心理准备。”
“……这是一场伴随着巨大风险的壮举,请放心,高文,我对此有清醒的认知,”罗塞塔嗓音低沉,语气极为郑重地慢慢说道,“除了你之外,这个世界上的凡人中应该没人比我更清楚神的危险,没人比我在这个领域更加谨慎——我和我的家族用了两百年和一个失控的神打交道,我们在这种事情上是不会大意的。
“至于你具体担心的问题,我这边的专家们已经制定出了六套不同的预案,分别考虑到了神国活化、神国内残存着战神意志、神国内存在超出凡人免疫等级的精神污染、其他神明可能介入等各种不同的意外情况。当然,不管做多少预案,我们也永远要准备面对超出想象的情况,这方面我们应该是有共识的。
“稍后我会将完整的预案以及更多技术资料传至塞西尔,你可以看过之后再下判断。”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终于慢慢点了点头,并在片刻的斟酌之后沉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那我这边也可以给你交个底——塞西尔方面也会在神国探索计划中提供足够强有力的安全保障……我们会有一位真正的‘专家’充当探索行动的顾问和向导。”
“一位真正的专家?”罗塞塔稍微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似乎猜想到了什么,脸上表情不禁有些变化,“难道你指的是……”
“这件事现在是最高机密,”高文轻轻点了点头,“会有一位神明参与进来——请放心,她如今已经‘无害化’,而且是完全站在我们这边的。但同时你也要做好准备,她的出手相助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助力,也会带来额外的风险,参与行动的人中绝对不能有‘信徒’存在,也不能有意志不坚定的人知晓这件事情。”
罗塞塔的表情变得极为肃然,语气格外郑重地点头承诺:“我明白,这方面的事情将由我亲自把关,能够参与这个计划的人都是意志极其坚定的学者和死士,而且其中许多已经暗中协助奥古斯都家族对抗神明之力多年,他们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高文再次点了点头,随后他又与罗塞塔交谈了一些项目合作方面的事情,并在最后问了个问题:“还有一件事我想知道——你打算在什么地方打开这扇‘门’?”
在宗教意义上,“通往神国之门”是一个近乎虚幻的、心灵上的概念,它只存在于虔诚信徒的意念以及超出维度的感知中,然而提丰人现在要做的事情却是要将这扇虚无缥缈的门通过技术手段固化、具现出来,他们要打造一扇真正可以让凡人进入的大门,这就意味着必须有一个用于开门的“地方”才行。
“考虑到潜在的风险,这扇门必须远离一切繁华区,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设立在没有人烟的地带,”罗塞塔略做思考,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们还要设置足够的‘安全手段’,需要确保一旦这扇门失控,我们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摧毁它在现实世界的物质结构,但另一方面,在大门运行正常的情况下,它又必须能够承受一定程度的外来冲击,以防各种意外……”
一边听着罗塞塔的话语,高文一边轻轻点着头表示赞同,并自言自语般轻声嘀咕了一句:“听上去刚铎废土倒是挺符合条件……可惜风险太大了。”
“是的,风险过大,”罗塞塔同意道,“且不说现阶段我们只能在废土边缘的无人区建造试验场,废土周边混乱、失控的能量环境本身就是导致大门不稳定的隐患,而且宏伟之墙附近的时空结构受到强大能量场的影响,在深层存在许多断裂带,万一大门里真的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这些难以监控的断裂带恐怕会成为数不清的泄漏点……”
“排除掉这个选项吧,”高文说道,“继续说说那扇门还需要什么别的条件。”
“它应当是一座独立且坚固的设施,可以从内部完全炸毁,又难以从外部攻破;它还需要充足的能源供应,周围最好有足够的空间来设置那些奥术发生器;我们还需要修建道路,方便运送补给和人员……”罗塞塔继续说着技术人员们在反复论证之后提交上来的需求,并在最后格外强调了一点,“另外,还有一点也非常非常重要:这一切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
“战神已经陨落,祂残留的碎片和神国之间的联系在最近也表现出了明显的衰退迹象,学者们认为这说明战神的神国正在逐渐‘远离’我们的世界——在失去了凡人思潮作为‘锚点’之后,那个神国就如同大海上飘荡的幽灵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必须在它和现实世界的联系完全中断之前将那扇门固化下来,以重新建立锚点……”
听完罗塞塔的最后一句话,高文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所以,这座设施还不能离我们太远,否则将徒增建造成本和时间……如果可以的话,它最好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这样我们就可以只进行少量改造和修缮……”
存在这样符合条件的地方么?罗塞塔一时间陷入深思,并很快想到了什么,他慢慢抬起头来,带着探寻的目光看向高文:“你认为……缔约堡如何?它正好位于我们的边境缓冲区,虽然我们北边的贸易线如今很活跃,但缔约堡所处的荒地仍然远离人烟,那里也有现成的道路和足够的空间,当初为了修建城堡在边境地带设置的补给站也可以派上用场。”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慢慢笑了起来:“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看样子我们又达成了一项共识,”罗塞塔难得地同样露出微笑,平日里略显阴沉的面容也稍微变得平和起来,紧接着他又仿佛联想到了什么和缔约堡有关的事情,脸上表情变得有些感慨,轻声感叹了一声,“缔约堡啊……”
“是啊,缔约堡……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许多人的命运都是从那里开始改变的,不是么,罗塞塔?”
……
与奥尔德南的远程通讯结束了,高文后退半步,离开了魔网终端的光学捕捉区域,随后他转身走下平台,来到了一直等在通讯室门口的赫蒂面前。
“看样子我们与提丰之间的这场合作已经敲定了,”赫蒂上前一步,帮高文整理了一下外衣上的褶皱,接着眉头却又微微皱了一下,“只是没想到最终敲定的‘开门’地点竟然会在缔约堡……这座当初仅仅是为了在安苏和提丰之间签订和平协定才建起的‘临时堡垒’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一直屹立到了今天啊……”
“它也会屹立在后世的历史和政治书上,不知有多少段落都会和它有关——请简要论述发生在缔约堡的几次著名历史事件及其后续影响,”高文笑了笑,用玩笑冲淡着略有点严肃压抑的气氛,“无数学生恐怕做着梦都会想要那座城堡别再屹立下去了……”
老祖宗有时候的思路着实令人意想不到,赫蒂听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而且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他们会失望的,缔约堡这样的建筑哪怕倒下去了也只会成为一道新的大题,比如写出缔约堡倒塌的时间、原因及时代背景什么的……”
一贯严肃认真的赫蒂竟然也开始能跟上自己开的玩笑了,这让高文有点惊喜和意外,紧接着他便轻轻咳嗽两声,将话题拉回到了正轨:“回去之后通知卡迈尔一声吧,我们和提丰的合作即将开始,他创造出的奥术能量源虽然现阶段还没办法解开魔力的本质之谜……但说不定可以用来轰开神明的秘密。”
……
寒冷而干燥的极地强风吹过崎岖不平、遍布结晶岩层的莽原,在那些嶙峋竖立的岩柱之间带出了一阵阵仿佛某种巨兽呜咽般的低沉鸣响,风中夹杂着某些废墟深处毒性物质挥发所独有的刺激性气味,而空气本身的寒冷更是让年轻的女猎手罗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尽管她有着微风护盾以及保暖衣物的双重防护,出发前还刚饮用过上面配发的量产寒霜抗性药水,但这北极地区的寒冷天气仍然时刻挑战着她这个南方人的承受能力——这时候她甚至有点后悔,如果早知远离营地的地方可以冷成这个样子,她说什么也要自费购买一些更优质的寒霜抗性药剂,比如那些产自塞西尔的52度酱香型高级货……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冒險熱推
心中没头没尾地转过了一些无聊的念头,女猎手的思绪马上又收拢起来,开始全神贯注地警惕着前方路线上的动静——在陌生且恶劣的环境中执行任务最忌讳的便是走神,而她刚才已经走神了太长时间,她知道是这里呼啸不止的寒风以及过于重复单调的荒野风景在干扰着自己的判断,但这并不是放松大意的理由。
幸好,这一次自己不是单独行动,周围还有不少实力可靠的伙伴。
罗拉抬起头,在警惕周围环境之余又扫了前后左右的同伴们一眼,她看到了与自己一同出发的几位剑士和另外一名猎手,也看到了队伍里被保护最妥善的两名德鲁伊,最后,她的视线还是落在了队伍最中央的那位法师身上——目测八十岁往上的莫迪尔老爷子正步履如飞地走在一群人中间,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愉快。
法师,既脆弱又强大的超凡职业,在行动中应时刻被防御力更强的队友们保护在行进或作战阵列的最中间,这是任何一个冒险者都应知晓和遵守的常理,但看着队伍中间那位精神头十足的老爷子……罗拉还真是不止一次地有点怀疑自己的职业认知。
这位老人家真的需要保护么?
“我们已经靠近本小队的巡逻区边界,”走在前面充当临时领队的一名双手剑士突然停了下来,也打断了罗拉心里的念头,这位双手剑士取出一份带有附魔效果的地图,通过地图上闪烁的线条和光点确认着自己和队友们目前的位置,“再往前越过那道矮坡之后就是我们此次巡逻的终点,更前面的区域由别的小队负责,咱们就可以返程了。”
罗拉稍稍松了口气,但紧绷着的神经还不敢完全放松下来,她一边关注着周围那些岩柱之间的情况,一边回想着自己和队友们肩负的任务:作为塔尔隆德龙族战士的支援力量在地表活动,巡逻并确认龙族战士们沿途开拓出来的路线,清除那些侥幸逃过了龙族吐息的游荡怪物,随时观察临时安全区内是否出现新的元素裂隙并及时上报。
而他们这一系列任务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协助龙族们打通新阿贡多尔到晶岩山丘之间的安全路线。
和一开始罗拉预料的不一样,这并非一次性买卖,而是一项较为长期的任务,龙族们很难在一两天内打通阿贡多尔到晶岩山丘之间的路,所以整个开拓、清剿、稳固边界的任务可能会持续很多天。
“说实话,我觉得这条路线已经够安全了,”一名单手剑士忍不住咕哝起来,大概是连续多日的巡逻以及收获极少的零星战斗终于让他有点厌倦,“我们这些天才接触了几个游荡的元素生物,数量甚至比不过在营地周围清理怪物的窝点……”
临时领队忍不住回头看了这名单手剑士一眼:“这毕竟是已经被巨龙们清理过一次的区域,相对安全一些是很正常的——你要是觉得不够刺激可以往前使劲赶赶,在巨龙们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区域有的是怪物给你练手……”
“那还是算了——我可不是那群海妖,被卷进机械船的引擎里都能完好无损地从冷却池里爬出来……”
罗拉听着同伴们颇有精神的谈笑,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一点,但她刚露出一丝微笑,一股突然飘进鼻孔的怪味却让她又皱起眉来。
那闻上去像是硫磺,却又没那么刺鼻,像是被炙烤的岩石,却又比那更加浓烈鲜明,罗拉忍不住又使劲抽了抽鼻子,而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突然从她心里冒了出来——
这味道,闻上去就像是纯粹的火焰。
纯粹的火焰当然没什么味道,然而罗拉心中就是冒出了这么个古怪的联想,而几乎在她冒出这想法的同时,附近的同伴们也终于一个个意识到了那古怪气味的出现,有人忍不住捂着鼻子嘀咕起来:“什么味儿啊……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