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兩百八十六章 某人吃醋了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渺水连苑赐宴的第三日就是万家团圆的年岁节。这一天,城主府不议事。
天气也是大好,晴天一片。稍稍的驱散了些冬日的寒意。
凰久儿懒懒的躺在床上,一直不肯起来,墨君羽索性也就陪着她,两人相拥而卧。
直到日上三竿,墨林又在外面催了一次,“公子,久儿姑娘,我们该出发回墨府了。马车东西都已经备好,莫空大师,跟苏公子都已经在等着了,你们……”是不是该起床了啊喂。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敢默默的憋在心里。
凰久儿靠在墨君羽臂弯里,长长的睫毛轻颤了几下,却是没有打开,闭着美目,嘴里嘟囔着,“墨君羽,什么时辰啦?”
“无事,还没到午时。久儿要是想睡可以再睡会。”墨君羽微微侧头,宠溺的说的。
“嗯。”凰久儿低喃一声,下一秒,小脸却是在他怀里蹭了蹭,仰着头,撒娇的道,“可是我饿了。”
话落,墨君羽凤目深邃,眼里似是有丝不明的情绪闪过。
低头对上她一双清眸,刚睡醒,透彻的眸子里似还缱绻着丝丝睡意,看上去慵懒又随性,如瀑的发丝随意的散落,平添了几分凌乱美。衣衫微敞,雪颈下精致锁骨隐隐可见。
这样的久儿,看的他真想兽性大发,墨君羽喉结滚了滚,别开脸,缓缓的吐出一个“好”字。顿了一瞬,还是没忍住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我去让人准备,你,要不要起来?”
凰久儿半眯着眸子,嘴唇撇了撇,“不想。”随后,又在他怀里呵呵的笑了起来。
“呃?”
“没什么啦,我们今日不是说好了去墨府过节?”
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兩百八十六章 某人吃醋了分享
“无妨,等吃了早膳再去。”
“嗯。”
很快,早点就已经备好,墨林满脸哀怨的送过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马上都要到晌午了,这两人还给赖在床上,真是急死了,他一个侍卫,居然干起了老妈子干的事。
墨君羽吩咐墨林将早点放在外间,而他早已穿戴洗漱完毕。将早点拿进内室,眸光含笑,带着宠溺,却是没有上前的站在床边几步之外,俊脸上有一丝狡黠,“久儿小懒猪,早点好了,你还不起床。是想让我喂你吗?”
凰久儿眨巴着大眼,点了点头,下一秒,眉眼弯弯,笑的像月牙儿,“嘿嘿,我记得墨大公子可是说过要当我的丫鬟的。”
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兩百八十六章 某人吃醋了閲讀
“可以。”墨君羽没有犹豫的答应,下一步,坐到她身旁,抱着她,修长的手中端着一碗小米粥,“久儿公主,奴婢伺候你用膳。”
“嗯,孺子可教也。”
怎料,下一秒,墨君羽那厮竟自己先吃了一口。
“墨君羽,你……”凰久儿讶异的睁大双眸,想要质问不是该喂给她吃吗,怎么自己倒先吃了起来,但质问的话还没来及说完,柔软的唇紧接着被封住。
呃,原来他说的伺候是这样子伺候。味道是不错,但……
一碗粥以这样的方式喂完,凰久儿舔了舔唇瓣意犹未尽。
墨君羽挑眉,将碗放下衷心的评价一句,“味道不错。”
凰久儿:……狡猾的狐狸!
墨君羽唇角微勾,眉目浅笑,自有一股韵味的望着她,“久儿,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还没吃饱,要不我再喂你。”
“呃……”凰久儿微囧,她刚刚确实是看呆了,只因他薄唇上水光潋滟,竟比平时更加的妖冶性感,自有一种蛊惑的意味。
“我记得,你不是不喜欢喝米粥的吗?怎么……今日好像……”她突然想起,他变成狐狸之后第一次喂他米粥,他怎么也不肯吃的情形,不免有丝疑惑的望着他。
墨君羽微愣片刻,似乎自己也才意识到,但,下一秒又云淡风轻的说着,“应该是吃的方式不同吧。”
凰久儿嘴角微抽,转过头,不甩他。
……
接近晌午,城主府的马车才开始浩浩荡荡的使往墨府。
而泽丰城内也换上了新装,一路上张灯结彩,贴窗花标对联,到处是一派喜气洋洋。
墨府也重新装点了一番,红色灯笼随处可见,气氛洋溢美好。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兩百八十六章 某人吃醋了閲讀
凰久儿他们赶到的时候,墨府已经备好了团圆宴。
一伙人落座,连彦辰都被凰久儿给拉了出来坐在了主位上。
一身清冷的彦辰往那一坐,气氛顿时一压抑,愣是没有半个人敢先出声。
凰久儿尴尬的一笑,冲着彦辰甩了甩眼神示意,辰叔叔,收一收。
彦辰淡淡的抬眸,表示他已经很随意了。不过,下一秒,他还是动了动唇缓缓的扬起一丝浅浅的笑。
这一笑着实将大家给惊艳了一把,连凰久儿都呆了一呆。
辰叔叔的笑如霁月光华,冷的仿佛没有温度,让人遥不可攀。又如洁白的梦莲,美的没有半点瑕渍,让人生不出半点亵渎之意。
凰久儿望着彦辰的眼神令墨君羽心头一酸,闷闷的夹起一道菜放到她碗里,咬牙提醒,“久儿,你该吃饭了。”
“呃。”凰久儿不疑有他的应着,只是眼神却还是没收回来。
墨君羽更加郁闷,脸色都不免黑了一黑。额头青筋一跳,微敛着凤目,从薄唇里低低的挤出三个字,“凰久儿。”
凰久儿心中一惊,不好,这厮每次叫她全名,就表示他生气了。
只是他干嘛要生气,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转过头不解的望着他,但这厮已经开始自顾自的开始吃饭,甩都没有再甩她。凰久儿郁闷的想撞墙,还真是生气了。偏偏她还不知道因为什么。
垂着头苦思了半晌,又弱弱的抬眸瞧上他一眼,如此了几个来回,都没有想明白。
而墨君羽那厮的脸色却是一沉再沉,大有马上就要发飙的架势。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墨夫人开始助攻,她笑着打哈哈,实则是在提醒,“今日这道清蒸鲈鱼是我亲自做的,大家来尝尝看看我的手艺如何?”说罢,将眼神扫到凰久儿身上,示意她给墨君羽夹这鲈鱼。
他儿子以前可是很喜欢她做的鲈鱼,而且,她做的菜,她儿子不敢拂她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