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起點-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事事不顺,皇上越想越是暴怒,把这些年的委屈与痛楚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天威一怒,举世皆惊。
不过天下太广,是不是人人皆怕就不知道了,总是京城一干官员无论大小,个个都被唬得瑟瑟发抖,恨不得整日藏在家中不出门才能放心。
可皇上又传圣旨下来,命全城官员全力缉捕东宫残党余孽,特别是老东宫一众儿女、孙子女,甚至是外孙子女,一个也不许漏,统统要抓了来砍杀。
一时间京城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不是侍卫就是官兵,要么就是朝廷大臣,众人一家一户挨个儿搜查,只要发现敢于隐匿东宫余党者,一律灭其九族,绝不姑息!
一时间东宫这两个字成了天下百姓的噩梦,再没人敢提。
满京城到处贴的都是悬赏通告,上头密密麻麻画了数十人的画像,其中大都是气质出众、面目姣好的公子少爷,可有一人的画像却截然不同。
那是一个光头的尼姑,容貌之美令人无限感慨。
这么美的女孩子,怎么就当了尼姑?
就是当了尼姑也行,可偏偏为什么还要和东宫搅和在一起,那不是找死么?
这个尼姑也有人认得,指着画像便说道:“这个就是妙玉大师,极美貌的,这画像根本不及她本人万分之一……”
围观众人听了更是啧啧称奇:“天下竟然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么?只是她好端端怎么就做了尼姑,做尼姑也就罢了,怎么又会是东宫的女儿,也太可惜了……”
皇宫之中,众太医使尽了浑身解数,直把贾琮养得白白嫩嫩,双颊通红,瞧上去更是俊美无比。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紧闭着双目不肯醒来。
皇上愈发暴怒,恰巧又有两个平日得宠的嫔妃来劝解皇上:“皇上,您要保重龙体。这位贾公子怎么能与皇上的相提并论?若是皇上当真为了他把身子拖垮了,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討論-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讀書
皇上听了当即便发作起来,叫人即刻拖了两名嫔妃下去打入冷宫,不死不得出宫……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展示
一时间后宫众人都是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提“贾琮”两个字。
皇后见状更是悄悄问太医院院首:“您老人家倒是快使使劲儿,好歹快把那贾公子救过来啊,再这么下去,先别说皇上疯了,就是你我恐怕也是性命难保……”
院首听了更是愁眉不展,跪在地上直磕头求道:“皇后,卑职等哪里敢不尽力?卑职的儿孙都还在大牢里关着呢,只是卑职实在是医术不精啊……”
院首愁眉不展,当下回去又呵斥一众太医:“你们的儿孙难道都是别人家的不成!你们难道就不怕断子绝孙么,还不快想法子救贾公子醒来?”
众人听了更是声泪俱下,都辩解说已经是使出了浑身的本事,奈何医术不精,那又能有什么法子……
正众人犯愁时,突然有一人挺身而出说道:“贾公子脉象有力、平稳,肤色红润,该当是体健无疑,他始终不见醒来难道是不愿面对不成,咱们不如找了公子生平最牵挂之人,在他耳畔呼唤,看看可能不能将公子唤醒……”
众人一听都摇头道:“这法子恐怕是没什么用处,你没见皇上成天趴在他耳朵边儿叫多少回,也没见公子醒转回来……”
出主意的人正是魏太医,他听众人这么一说,当下便摇头道:“皇上叫不醒贾公子,不一定别人就叫不醒,只能说皇上并非公子最惦念的人……”
这话没说完,众人忙都叫道:“快收声,你是不是当真活腻了,敢这么说,可不是想要掉脑袋么?”
魏太医听了便忙压低了声音道:“咱们不妨试试,如今不是公子新过门的夫人才有喜了么?那咱们不如就请贾公子的夫人进宫里来,看看可能不能把他叫醒?”
超棒的都市小说 紅樓發家致富史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分享
众人听了都不做声,半日才说道:“皇上的意思,就是怕吓着了公子夫人,再动了胎气,你这法子虽可行,但要叫谁去请呢,谁又敢请呢?”
魏太医听了,犹豫半晌,这才又说道:“我去,我去和皇上说去,总是皇上一心惦念贾公子安危,只要是能当真唤醒公子,想来皇上是肯的……”
众人听了也都只得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既然你肯为众人出头,那还劳烦魏太医了……”
当下众人又商议了一阵,那魏太医果然就去求见皇上,把他的主意一说,皇上沉吟半晌才道:“这法子可管用么?”
優秀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起點-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熱推
精彩絕倫的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閲讀
魏太医忙就回道:“卑职实在不敢保证又用,可公子如今一切安好,就是无法醒转,也只能一试了。”
皇上又沉思了半晌,这才点头道:“好,也只能试一试了,叫太医们随时候着,万万要照料好她腹中的胎儿,若是有一点儿闪失,朕要你们太医院陪葬!”
魏太医一听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忙磕头答应了,这才起身去寻众太医商量去了。
且说黛玉在家中等了一日又一日,等得她焦躁难安,未免心虚气浮,脉息更堪忧,把几个太医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更是商量出许多安胎的药方来,用的都是天下罕见的奇珍异宝。
可这些个补药吃下去却并不见多大效用,那黛玉一日不见贾琮,一日就不得安宁,心里更是胡思乱想不住。
正在众太医为此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晴雯却又来了。黛玉一见是晴雯,忙就一把扯了她落泪问道:“好晴雯,咱们两个自来是要好的,如今你却不许骗我,你和我说实话,琮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直到今日还没有一点儿讯息?”
晴雯见黛玉脸色憔悴,泪光点点,忙就劝道:“好姐姐,你可不敢这样儿,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那可是公子和你的血肉……”
黛玉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依旧是抓了晴雯不住口地问道:“你快说,我如今心里当真是焦躁,琮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倒是快些个告诉我……”
晴雯见黛玉急得神色大变,气喘吁吁,珠泪成行,当下忙就一把抱住她柔声安慰道:“好姐姐,我就告诉你也罢了,琮少爷他……他果真是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