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361章 篤定你貪財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段勾琼被吓的尖叫,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倒在她身边的男子,用剑撑着身子,对段勾琼开口:“快走!”
然后人倒了下去,段勾琼刚清醒过来,便遇到了这么大的冲击,她诧异不已,她看见她的护卫都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而正在与人纠缠打斗的人是谁?
景承智?
段勾琼讶异的看着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在她无法想清楚是什么情况,景承智开口催促:“快跑!”
段勾琼慌张的在地上爬了起来,事情不需要弄明白,也知道情况危急,先跑为妙。
她往前迈开步子卖力的逃跑,身后是兵器交锋的声音,她跑的更加快了。
也不知道多久,而她跑了多远,实在累的动弹不得,她躺在地上,心脏剧烈跳动。
此时天色漆黑,四处视线受阻,没有过路人,没有商店酒楼,只有风声卷动枝叶的声音,她心里害怕,找个草丛躲起来。
但冷静下来过后,眼中总是会想起,景承智满身是血,着急催促她快跑的画面。
不去管他,似乎有点不仗义,她折断一根树枝,开始拔叶子:“去,不去,去,不去……”
段勾琼离开后,景承智等人停下了“打斗”,他擦了擦脸上的血,很是嫌弃,一旁围观他的人也止住了动作,开口询问:“四皇子你怎么让人直接跑了啊,万一勾琼公主消失了,自己逃了,你不是白演戏了?”
“本皇子是在测试她,看她会不会回来,如果会,代表良心难安,对本皇子也改观了,自然会成为本皇子可以利用的人!”
景承智嘴角勾着一抹邪笑,眼神很冷,迎娶不到和亲公主,也做不了太子,但减轻掉身份的罪,总成吧?
等段勾琼看着手中只剩下一片叶子,而她该喊“去”的时候,她神色僵了僵。
那么吓人,她去干什么?
还在纠结郁闷,看见在木枝上还有一个小小嫩芽,小到可以忽视的嫩芽,她小心翼翼的给掐掉:“不去!”
然后她仰头大笑,笑了一会后,心里又开始谴责自己,她不该这么无情无义不是?
段勾琼长叹一声,内心纠结,最终郁闷的站了起来,朝逃跑的方向走去。
精华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361章 篤定你貪財讀書
等接近了目的地后,段勾琼清楚嗅到了一阵阵的血腥之味,她皱着眉,小心接近,四周很静,没有了打斗的声音,她远远望去,好似地上躺着不少人,但……
皆是一动不动!
没了杀气弥漫,她咽了咽口水,悄悄接近,等看见在尸体堆里的景承智时,她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
“喂,你醒一醒啊?”
但没有反应,段勾琼试了几次皆没有反应,最终她扬起手掌狠狠扇在景承智的脸上,然后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你醒来吧,不然我会内疚自责一辈子的。”
然后景承智真的醒来了,他看着段勾琼眼里有惊愕,其实内心已经问候了段勾琼祖宗十八代。
“……公主?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虚弱的说完,人便晕了过去。
段勾琼愕然,“你别晕啊,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还没有交代清楚呢?”
她见景承智没有反应,再次一伸手,“啪”的一声拍了上去,景承智再次清醒,段勾琼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千万别再晕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景承智颇为无语的看着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女人这样扇过巴掌,他心中暗骂cnm!
“公主你不该打我,让我原本就重的伤势愈发严重,你应当带我去看大夫……”
然后他闭眼睛再晕,可突然想到现在不是装虚弱的最好时机,因为段勾琼只会扇巴掌。
他赶紧睁开还没完全闭上的眼睛,果然,段勾琼扬起巴掌又要再来,她这是扇上瘾了。
见景承智双眼睁开,段勾琼赶紧将手收了回去,一脸歉疚的看着景承智:“好吧好吧,你别晕,万事好商量!”
之后按照景承智的指示,她将马车找了回来,将景承智扶上了马车。
段勾琼无比郁闷:“我不会驱马儿驾车!”
“跟骑马一样……”景承智暗暗翻白眼,段勾琼的骑马技术谁不知道?当初和景玉宸比试,可不是一般的威风!
优美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61章 篤定你貪財分享
“好的,明白!”段勾琼开始驾马,景承智时不时在马车内指路,但段勾琼真将马车当做大马来骑,驾马儿的速度,颠的景承智想死……
“你可以慢一点。”
马车内响起景承智受不了的声音,段勾琼无奈的回应:“太慢了没感觉!”
景承智:“……”
京城天牢内,邹阳曜在一阵疼痛中清醒过来,他皱着眉,下方的疼痛感维持多天了,依旧不见消停。
他一心想与倪月杉和好,可她却亲手将他送入天牢,还让杀猪的割了他的命根!
他气愤,他恨。
“来,来人……”
他虚弱的开口,声音几乎只有他自己听的见。
在天牢外,狱卒巡逻而过,没有回应,邹阳曜咬着牙,往前爬去:“我要见大理寺卿!”
狱卒没有搭理,继续走,邹阳曜将手伸出牢房,抓住了狱卒的脚踝:“给你钱。”
三个字,让狱卒双眼发亮,他蹲下了身子,询问:“多少?”
大理寺卿此时已经脱衣睡下,有人着急禀报,邹阳曜紧急求见,原本他要拒绝,可,狱卒小声提示,邹阳曜有钱……
“他有钱关本官什么事?”
康学义傲娇的没起身。
狱卒在外面有些着急的说:“可,邹将军毕竟立过战功,现在奄奄一息,大人不去看一眼,他出了什么闪失,咱们也不好向朝廷交代?他也不是死囚,没判砍头……”
“你说的对!”
之后在金钱的促使下,康学义前去天牢见邹阳曜。
邹阳曜被狱卒喂了水喝,感觉喉咙舒服了好多,他虚弱的躺在狱卒的怀中,看着走来的康学义:“大人,你凑近!”
康学义环视了一下四周,对狱卒们吩咐:“都,都出去,把风!”
狱卒们离开,邹阳曜躺在地上,撑着爬起来,他看着康学义,开口:“大人……我还有不少家当,不在将军府,所以没被查抄,但……只有我知晓在哪里。”
“只要你想办法放我出去,我将所有家当都给你,我邹阳曜还欠你一个恩情,今后你想如何差遣我都可以!”
康学义捋着胡须,探究的看着邹阳曜,“可,救下你,我就得罪太子啊!”
“大人,我相信你,可以不得罪他们,还能救下我!”
康学义迟疑的看着邹阳曜:“你有多少家当?在哪里?”
“家当不是我,是杨琬琰的,她当初喜欢克扣将军府开支,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她死了,自然那笔钱财,只有我知晓在哪里!”
康学义双眼微微一亮,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邹阳曜:“一个姨娘,当初能贪多少?”
“你放心,绝对白银五位数,虽然或许你不缺,但本将军被救走后,本将军就是你的人,还有本将军手下的那些人……”
邹阳曜的话,让康学义不得不心动,他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会为了钱财见你?”
“还记得倪月杉拿钱财捞走倪莹莹吗?那是本将军的财物!”
康学义讶异的看着邹阳曜,还以为是倪月杉与倪莹莹姊妹情深呢?
“成,本官需要先验证你说的都是真的,再救你!”
*
第二日,景玉宸上早朝,听见不少人在为邹阳曜求情,现在他成了太子,拥有了一批自己的势力,朝堂上不少文武百官都要巴结他。
但现在这个时势,为邹阳曜求情,等同在与他为敌啊?
“父皇,邹阳曜屡次想害儿臣,若是将人放出,他岂不是会对儿臣不利?也让他觉得闲常没了他不成了!即便谋害本太子,竟还能被放出!”
景玉宸的声音有些严厉,眼神不悦的看向一旁说话的大臣,大臣被景玉宸反驳了,却也不害怕。
身为武官,身板很壮实,胆子也大,当下挺了一下胸膛,开口:“太子,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么?邹将军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又立下不少汗血功劳,对闲常有功,不少将士们也信服,若是关押在天牢一辈子,岂不是让邹将军曾经带领的士兵寒心?”
皇帝看着殿下站着的景玉宸和说话的武将,眸光沉着,面色平静,对他们的争论,不是很感兴趣,甚至说内心早有决断。
“若是此人也可以给个机会重新来过,以后刺杀本太子的人岂不是愈发肆无忌惮了?”
“太子,你确定邹将军想着谋害你,不是因为私人过节?”
私人过节,丢了一个大将岂不是可惜?
景玉宸张口便要反驳,皇帝却是开口:“好了,这件事情,容朕好好想一想!”
皇帝没有一口否决,就是有希望。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361章 篤定你貪財分享
大理寺卿康学义此时开口:“皇上,邹将军他为了表达悔过的诚心,自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