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15、懲罰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民心?”
林逸冷笑道,“你说的应该不包括那些没有土地的黎民、黔首吧?”
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
但是,在统治者的眼里,这里的“人民”却不是那些真正的平民百姓,而是贵族、豪绅!
统治者极尽笼络地主豪强,妄想依靠他们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
林逸不等他二人说话,便继续道,“豪人之室,连栋数百,膏田满野,奴婢千群,徒附万计。
你们睁开眼睛看看,本王这府里有多少侍卫,多少杂役,多少侍女,跟他们相必如何?
什么一张一弛,文武之道,难不成,你们觉得他们过得不够舒服,还要本王再给他们一点甜头吗?
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可怜可怜本王吧,与他们相比,本王就是个贫困户。”
“不敢!”
两人再次噗通跪下。
他们俩必须承认和王爷说的是对的,这些江南豪强,过得确实比和王爷好多了。
但是说自己是贫困户?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線上看-315、懲罰相伴
这就过分了!
但是,他们不敢说。
“既然不敢,何必再来劝本王?”
林逸接过茶盏,轻抿一口后接着道,“本王心意已决,不用再劝了,一想到他们过得比本王还好,本王就非常的生气啊。”
“王爷,”
刑恪守沉吟了一会,还是大着胆子道,“豪强乡绅固然不义,可这些土地,乃是世代累积,如果强行收之己有,恐怕难堵天下悠悠众口。”
“刑先生,”
林逸叹气道,“你又想差了,本王不是要收归他们所有的土地,只是重新登记造册,按照人头,凡是超过五百亩的,只能卖,不能再买,多一亩都不行。
一家二十口人,就有一万亩地。
他们手里握着那么多熟地,都种其实还好,要是不种,就全部浪费了,就只能全部收回,分配给需要没地耕种的百姓。
毕竟有些孤儿寡母,可是没有能力开荒的。
你二人莫再说了,本王已经说出来的话,就决不再收回来。
有跟本王瞎掰扯的功夫,还不如去找那些土豪们好好唠一唠,把本王的意思说出来。
本王已经一再退让,要是再不明事理,就让他们试试是他们的脖子硬,还是本王的刀硬。”
土地兼并一直是这个时空历朝历代最棘手的问题。
但是,他并没有打算采用激进的手法。
天下间已经够乱了,治安败坏,民生凋敝,基础设施损毁,商旅不通。
地主死了,百姓也不一定富的起来,而且最重要的是,地主死了,整个经济循环就也死了。
一个坏的经济体系,总比人人自危,一潭死水强吧?
跟在三和的情况差不多,对这些吸血鬼,真不能赶尽杀绝。
同时连年天灾人祸不断,人口稀少,不瓜分地主豪强的田地,剩下的地也够用。
他要做的反而是组织百姓开垦荒地。
人氣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15、懲罰看書
荒地开垦不易,种植也不易,主要还是因为缺少种子、耕牛、铁器等一直掌握在地主手里的生产资料,林逸就准备按照三和的老办法租借。
三户供用一头牛,一村五六头,有总比没有强!
不能由着这些百姓放着自己的地不种,去给地主老财做佃农。
而且,他还继续鼓励种植番薯、玉米,毕竟种植要求不高,收成不少,保证百姓饿不死。
只要饿不死,他们就有奔头,就不会反了自己。
“既然王爷执意如此,卑职只能遵命!”
刑恪守很是无奈的道。
林逸接着道,“替本王拟一份文书,传到南州、永安、岳州等地,也皆按照此例来。”
“是。”
刑恪守与彭龟寿对视一眼后,便一起退了下去。
出了和王府,两人先后马车后,彭龟寿犹豫半晌,忍不住道,“邢大人,这和王爷还是年轻气盛了一些,我等既然为直臣,自当死谏。”
“和王爷此举必有深意,我等还是奉命行事为好,”
刑恪守突然正色道,“和王爷说过,懂的要执行,不懂的也要执行,实践才能出真知,忘彭大人知晓,倘若阳奉阴违,定行参办不贷。”
“不敢,多谢大人指教。”
彭龟寿再不发一言。
天渐渐地黑下来后,林逸对着在那点灯的明月和紫霞道,“用不了那么多灯,有那么一两盏能看得见路就行。”
“王爷,”
明月笑着道,“您等会看书伤眼睛。”
“今晚喝酒,不看书,”
林逸刚说完,小喜子的酒杯和酒壶就端了过来,等小喜子斟满后,他自顾自的喝了一杯,笑着道,“今天这蜡烛不一样,怎么还有股香味?”
明月道,“这是田世友安排人送过来的,说是用鲸鱼油做成的蜡烛。”
“田世友这狗东西来金陵城没有?”
林逸问。
小喜子道,“来了,前些日子还在酒楼跟人打架了,这会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田世友得罪你了?”
林逸直接问。
“王爷明鉴,”
小喜子噗通跪下,小声道,“此人三番五次在王爷面前无礼,小人想给他一点教训罢了。”
“你他娘的,想给人上眼药水,就要学聪明一点,”
林逸笑着道,“这种遮遮掩掩的话就想来糊弄本王?
你当本王傻子?”
既然田世友打架斗殴,真按照条例来办是要劳改的,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
这么快就出去逍遥快活,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王爷恕罪!”
小喜子的脑袋磕在青石板上,砰砰作响,隐然已经见血。
“行了,”
林逸替着他疼,没好气地道,“少惺惺作态,直接说实话。”
小喜子哆嗦着道,“是,不敢欺瞒王爷,小人气的是陶应义。
此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三番两次在背后辱骂小人为阉人,小人才怀恨在心。
他抓了田世友,直接给放走了,按照律法,徇私枉法,当革职处理。”
“你小子的小心眼现在越来越多了,你是本王身边人,想修理他还不容易?
居然还敢到本王面前耍手段,借本王的手杀人?
谁给你的胆子?”
林逸气的踢了他一脚后,冷声道,“下去领二十个大板吧。”
“谢王爷。”
小喜子哆嗦着站起身,走出门的时候,一步三回头。
林逸看着小喜子的背影,对着明月道,“暂且让他在娘娘那伺候些日子。”
“是。”
明月也有点吃惊。
她好久没看到王爷这么生这么大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