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討論-第六百二十四章 決戰還沒開始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就在那阵中,苏礼开始了他震撼世人的一场盛大‘表演’……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六百二十四章 決戰還沒開始鑒賞
在剑阵之中,这仿佛是给他搭建的最佳舞台,他便在这‘舞台’上翩然起舞……
元灵剑舞,这是他苦心孤诣为了教导北光符道而创出的剑舞,却是意外地走出了剑道的另一种方向。
它与《大五行剑典》同列剑崖顶级传承之一,但是在剑崖教内却是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能够将之完全练明白了。
优美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二十四章 決戰還沒開始相伴
《元灵剑舞》表面上是将‘归元符’、‘清心符’、‘聚灵符’三道低等符箓化为剑法……但实际上却是将这三道符箓以一种玄之又玄的方式给联系了起来,变成了一道天地独有的‘动态符箓’!
有符道基础的修士的确是更容易理解这门剑舞,但要想练明白却差得远了。
这已经可以说是直接对天地奥妙的诠释了。
众人就见苏礼悠然自得地舞着,手中的剑锋仿佛随意地斜指,那便好像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符号,让他们的心头一阵清宁……
组成剑阵的剑崖门徒们感受是最强烈的。
他们只感觉天地间一道至清的气柱从天而降坠入阵中,然后从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被这股清气冲刷了之后,他们只觉得神清气爽由外至内身心皆得到了极大的舒缓与放松,整个人都是因此而进入了一种安宁的状态。
而后清气扩散出来,所有的修士都有了类似的感觉,哪怕是长时间专注施法而造成的精神疲惫都得到了极大的恢复。
《元灵剑舞》,在剑阵加持之下竟然能够有如此神效!
但是在所有剑崖门徒之中,也就只有苏礼能够将这门剑舞的效果如此完美地发挥出来。
其他人哪怕是五老剑,也只能是不断地自己演练然后自己体悟,要做到如此夸张神妙的境地却是不可能的。
而在人群中,长春子肩膀上的那株小草祖师就再次陷入了浓浓的自我质疑之中……她又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怎么成为剑崖教祖师的?
这门剑舞她可以说是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想要去修炼,结果也只是依靠自己境界高而勉强达到五老剑差不多的程度……但只是如此,她已经受益匪浅,只觉得日日演练修持都能够有所收获。
这么可怕的后辈,让她的压力好大啊……还好这个后辈如今大概率会成为自家驸马,那样想想心里就能平衡了。
翩然剑舞的苏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肢体动作形成的每一个符号都能够令看到的人在心神愉悦中得到放松,他聚敛的天地元气也能够使得众人在不需要怎么炼化的情况下就能够补充消耗。
甚至是肉身精气也就是体力,都能够得到补充……短短一刻钟的瞬间,众人只觉得自己有种从头到尾焕然一新的感觉。
再看苏礼,却是已经不由自主地带上了许多敬意……就好像是看向那三位女神一般的敬意。
如此天人化生般的人物,如何能够与凡俗等同?
苏礼一舞完毕,却是稍稍意外地发现自己身边又出现了两个空间裂隙……他的头发探入其中,便熟练地拽住了两滴此世之浊来。
这并不是刚才那一套《元灵剑舞》的代价,而是这一周鏖战之后魔物血肉浇灌于次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
修士使用法力其实并不会破坏世界的平衡,哪怕取用一时,但只要使用出来就总还是回归于天地的。
魔物血肉都是浊物而生,但对于世界来说又仿佛是生命的‘原液’。
世界渴求这些生命原液来使得自己能够演化无数生灵,但是容纳这些浊物的代价就是此世之浊的产生了……
但是哪怕会造成新的此世之浊,与苏礼先前一口气丢弃三千多滴此世之浊的举动比起来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且在这种关系到世界存亡的档口,这种事情也完全不必在意。
不过这两滴此世之浊留着也好,到时候丢下冥渊给他的信徒001加点料。
听说此世之浊可以帮助冥渊生物突破桎梏?
作为他亲手制造出来的第一个冥渊信徒,应该给予一些特殊优待。
就在众人惊叹的时候,却是有个人神色复杂地来到了剑崖剑阵外围……是向显。
他没有惊扰剑阵,而是对这剑崖门徒遥遥鞠躬道:“诸位道友,还有圣子阁下,求你们救救阳教吧!”
苏礼平静地收式,然后看过来道:“阳教出了什么问题吗?”
向显其实也一直留在这里与剑崖门徒一同参战,所以他才能如此平安地地站在剑阵前说话。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第六百二十四章 決戰還沒開始
阳教……这可是让剑崖门徒都感到愤怒的名称。
当初他们的圣子可是怀着很真诚的心思前往拜访的,却没想到竟然遭受到了那样的对待……或许作为圣子的苏礼本身没什么特别看法,但是他们却是感同身受地品尝到了屈辱与愤怒。
向显知道自己这些剑崖道友们对阳教的感官,但这个时候他却也不得不说:“方才在下得到阳教紧急传讯……阳教看守的魔窟忽然涌出大量魔物,他们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苏礼闻言刚想要回答,但是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呢,那边的冰涡处,翠色藤蔓缠绕的东天门上,大椿上神已经优雅而端庄地说道:“阳教之事稍后再议,此处之敌已至……若是这边战后尚有余力,可再考虑去收拾残局。”
这可真是个贴心的姑娘,把苏礼想说却不好意思说的话给说了出来……一众剑崖们门徒都是赞同地点点头,让向显又是尴尬又是为难。
既然是一直跟随剑崖门徒们参战到现在,又怎么能不知道刚才这位说话的就是春之女神呢?
说实话,他竟然在这里同时看到了春之女神、秋之女神以及冬之女神,已经是令他眼界大开触动不已……
他已经有些明白自己的阳教安于一隅是多么地错误,只看这里唯独缺了四时神君的夏神就知道了。
同时他也知道这位春之女神就是剑崖教幕后的靠山,就像他们阳教侍奉着火焰之神也就是夏神一样。
此时春之女神已经这么说了,那他还能怎么样呢?看起来剑崖是不可能再提供任何援助了……
而恰在此时,仿佛是为了印证椿的话,那冰涡这种再次出现万马奔腾般的声音。随后大量的魔物喷涌而出,伴随着的还有大量的高等魔物以及深渊之子……
这场面哪怕只是看着都会头皮发麻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更何况是剑崖之人接下来还要正面面对这样敌人?
这下子真可以说是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再要求什么了。
他失落地摇摇头,知道自己又丢人了……但是没办法,他夹在剑崖与阳教之间,只能是如此身不由己。
但在这个时候,苏礼先让宋锐继续指挥作战,随后却问他:“阳教那边情况如何?”
向显没有隐瞒:“少阳尊主持有圣子所铸的磁符神剑统御防务,但却是因为使用过度将那柄神剑给折了。”
“阳教如今已经陷入苦战,损失惨重。”
苏礼奇怪地问:“你们不是自己也铸造了磁符剑?”
向显苦笑一下道:“是尝试过,但是那些剑似乎并不经用。”
他叹息一声,其实这事真的是令他羞于提起……如果一开始就是先到苏礼这里来提出要求,恐怕早就能够得到那磁符剑的正统打造方式了……还用得着让传熠那等人去仿制?
看看他仿制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吧,一碰即折,对魔物的杀伤效果也是远远不如……抄作业都抄不好,还连累整个阳教陷入苦战绝境。
“那边的魔物是什么规模?”苏礼又问。
向显答道:“已经有二十好几的高等魔物出现了,如今全靠首阳教主一力支撑,否则恐怕早就崩溃。”
苏礼一听这数量就有些看不上眼了,他也直接问:“没有深渊之子?”
向显听出了其中的嫌弃意味……脸上当即一苦,语气低落了下去道:“没有……阳教终究只是乡野小派,不像剑崖这般势大。”
这话说得可真是极尽卑微了……但是他却没觉得有多委屈。
看到了剑崖教在这正面战场上拉起来的庞大阵势,他是真觉得阳教相比起来就是个乡野小派……以往的那些所谓骄傲与使命相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知道了。”苏礼微微颔首,然后对旁边道:“给他两个满载的剑匣吧,这样应该就已经够了。”
向显微微错愕,他没想到苏礼竟然还是给了他支援……而更重要的是,他才意识到阳教所面对的困难,似乎真的只需要两个剑匣就能够摆平了?
不,两个剑匣都是多的,其实按照这边的战况,一个剑匣就绰绰有余了啊!
向显无声抱拳躬身,随后带着那两个剑匣就连忙赶回大火山那边……大恩不言谢,他心中已经将这份恩情铭记。
“圣子……这么做好吗?”旁边的人对此却是很不忿的,他们对向显没意见,但却是真不想帮助阳教。
苏礼却是说道:“至少阳教也是替我们堵住了一个缺口,如果他们崩了,恐怕会有不少魔物漏到内陆。”
“我可不想看到我们打赢了这场大战之后,还要疲于各种擦屁股。”
众人听了无言,不过想想也的确是这样……他们可没那个耐心满大陆地去追杀魔物。
苏礼判断那阳教那边的魔窟应该是由冰涡中的一条支路形成的,但是那条支路并不大,所以体量过大的魔物是无法通过的。
或许还存在着其他支路,否则难以解释先前东洲为何会有数十天外邪魔坠落。
当然现在这些都是小问题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眼前再次出现的魔物大军……
在元灵剑舞之下,众修士都已经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