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仙宮》-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應龍殘靈推薦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叶天尝试了数天,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难道我根本不可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掌控这空古石盘。”叶天喃喃自语道,他盘坐在虚空之中,身后远处是那颗紫色的星球,看着前方使用遮星树的能力强行控制住一动不动的空古石盘。
这就相当于隔靴搔痒,可以救急,但却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这时,脑海之中的遮星树传出了波动,不死凤凰的那带着孩童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块破石头上面有通天桥的气息。”
“对,它是曾经属于通天桥的一部分,后来被强行打落。”叶天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在我的感知里,其余的三个规则神物的气息,其实就是其余那三个与我状态一样的存在,比如射月车之中的神龟。”不死凤凰说道。
“所以你感觉到的是在通天桥之中的那只神兽?它是什么?”叶天问道。
“应龙!”
“还有最后一个掌控时空规则的剑天塔,在它里面被囚禁的是麒麟。”
“其中应龙,乃是我们四个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不死凤凰说道。
“在这空古石盘里,也有应龙的存在?”叶天皱眉。
“对!只要掌控了它,你便能掌控这块破石头。”不死凤凰说道。
叶天沉吟了片刻,目光闪过一丝光芒,淡淡问道:“你这是在帮我?”
引人入胜的小說 仙宮 起點-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應龍殘靈推薦
不死凤凰应该是最恨不得杀死自己的,这次突然冒出来提醒自己,让叶天的心中有些疑惑。
“我与应龙之间有着仇怨,与你无关。”不死凤凰那带着稚气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如此一来倒是能说得通,叶天轻轻点点头,不再多虑此事。
“这石盘奇怪,神识无法探入,察觉不到其中有生灵的存在。”叶天将注意力放在了空古石盘上。
“我来试试吧,如果它存在其中,应该可以唤醒。”不死凤凰说道。
“可以,但别想耍花招,若是察觉到有一点变幻,我会将你镇压让你彻底无法再出来!”叶天虽然答应,但还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遮星树的上一任主人便是死在不死凤凰的反扑之下,因此必须极度小心。
若不是他自己对空古石盘的确没有什么办法,不然绝对不会贸然让不死凤凰出手。
叶天心念一动,眉心那片树叶纹路轻轻的亮了起来。
脑海里的遮星树中,一道凤鸣响起,从眉心树叶纹路之中传出,清澈嘹亮。
顷刻,叶天眼睁睁的看到,那空古石盘竟然在这一声凤鸣之中,微微颤抖了起来。
叶天心念一动之间,遮星树那强大封锁天道的力量弥漫,将空古石盘层层封死。
紧接着,那空古石盘中心处紫色的光芒微微闪烁,一条丈许长短散发着淡紫色光芒的虚幻应龙骤然从光芒之中飞出。
这应龙有着细密的龙鳞,头上双角,五爪,背上一堆羽翼,因为被叶天使用遮星树封锁,并且在其飞出的一瞬间,将那应龙与空古石盘完全隔绝开来,因此它只能在上方小小空间之内盘旋飞行。
“这块破石头曾经属于通天桥,沾染上了一丝应龙的气息,漫长的岁月之中,这气息产生灵智,便是现在你眼前之物。”不死凤凰说道。
“只是一丝气息便能产生如此变异,也只有那个家伙,才拥有这样的能力了……”顿了顿,不死凤凰继续说道,它的声音里面有着对那真正应龙浓浓的忌惮。
“将此物抹除,你便能掌控那块破石头。”不死凤凰说完,便安安静静的蛰伏在了遮星树之中,不再出现了,也的确如叶天所说,没有耍什么花样。
只是叶天何其敏感,清楚的感觉到了一丝不死凤凰流传而出的恐惧气息。
它竟然在害怕,眼前这个由那应龙一丝气息所化之灵。
“你在恐惧它?”叶天冷笑说道。
“应龙以凤凰为食!”不死凤凰缓缓的说道:“不过它只不过是恰好掌握的空间规则克制我的生命规则罢了。”
怪不得,叶天轻轻摇了摇。的确,以不死凤凰这种根本杀不死的存在,只有将其困住才能制服,被囚禁在遮星树里,被自己镇压,都是同样异曲同工的道理。
不在理会躲在遮星树里的不死凤凰,叶天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那只应龙之上。
眼前这只应龙残灵之前躲在空古石盘之中叶天不知道其存在,也就拿它没什么办法。
但现在这应龙残灵已经被不死凤凰引诱出来,并被叶天使用遮星树的能力将其封锁隔绝,接下来就很好解决了。
叶天抬手之间,一团火焰飞出,将那应龙残灵彻底包裹,熊熊燃烧。
那虚幻应龙残灵的身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模糊。
它只不过是一丝气息所化,实力微弱,在火焰的燃烧之下,快速地被消耗着。
要是真的相斗起来,眼前这应龙残灵在不死凤凰的手下也坚持不了几息,不死凤凰会如此害怕,还是源于那深入血脉骨髓之中的压制和恐惧。
半个时辰之后,那应龙残灵终于被焚烧殆尽,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当应龙残灵消失的一瞬间,叶天就感觉到那空古石盘就隐隐变得不一样了。
叶天将使用遮星树对空古石盘的控制解除掉,将周围的空间封锁起来,然后灌输进入仙气。
石盘上淡紫色光芒微微亮起,但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瞬间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
而是在叶天的控制之下,开始稳稳的以那种无比恐怖的速度移动。
果然成功了。
当这空古石盘可以乖乖的任由叶天控制的时候,叶天也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其在空间上面的恐怖造诣。
之前在叶天的认知当中,不论是什么样的空间术法,瞬间移动,传送阵法,或许是空间挪移等等等等。
不论表面看上去多么玄奥,距离多么远,这些术法都是会在释放之中,在空间里留下痕迹,或者将空间压缩以此完成跳跃等。
但在空古石盘不同。
它在空间之中的跳跃,是完全没有痕迹的,仿佛它就是空间本身。
甚至在练习之中,叶天发现一般的空间阵法或者是隔绝禁制之类的存在,这空古石盘都能轻而易举的穿过去。
就比如叶天创造了一个完全密封的球型容器,然后使用空古石盘,在完全没有打破容器的外壳,也没有在容器的里外设置空间通道,没有产生任何空间痕迹波动的情况下,从外面进入了里面,又从里面,自如的来到了外面。
其本身的速度,也是极为恐怖的,在叶天的推测之中,这空古石盘的速度,恐怕是天仙境的强者,都远远达不到。
叶天又花费了数天的时间,在虚空之中熟悉了对于空古石盘的控制,这才返回了紫境星。
客栈的阁楼房间之内,丈许方圆的空古石盘骤然出现在了其中,叶天盘膝坐在上面。
将空古石盘收起,叶天神识扫过,发现和十余天之前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不同,只是在阁楼之外的石桌上,多出了数张玉简。
叶天在借李家立威之后,客栈的人知道了叶天的实力,也变得无比恭敬,而且这样一位强者居住在其中,对于它们客栈是一件天大好事,因此上上下下对于叶天无比恭敬。
想要拜访叶天的人很多,但在叶天吩咐之后,客栈自发的帮助叶天将很多人都阻拦了下来,除了类似于贝禄尧、孙家家主这些人、
他们在来的时候,为了表示尊重,都会在客栈外等待,让侍女送进来一枚玉简,以通知叶天和凌玄阙。
此时外面的玉简想必是他们曾经拜访,但自己不再,客栈的侍女在将玉简送进来之后,都放在了那里。
只是叶天这一次离开不过十余天的时间,粗略一扫外面石桌上的玉简竟然有七八个。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只是能让贝禄尧这样人着急的事情,必然动静不会小,叶天虽然在虚空之中修行,但距离紫境星也不远,应该能察觉到,但是这十余天在叶天的探查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
而且叶天在离开的时候也和凌玄阙留下了玉简,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只需要捏碎玉简叶天就会知道并赶回来。
这个时候,察觉到叶天回来的凌玄阙来了。
“叶兄。”凌玄阙拱手行了一礼。
“外面的玉简是怎么回事?”叶天回了一礼,问道。
“全部都是一个陌生人所递,那人将自身的修为和面容全部都使用法器遮挡了起来,无法辨认。”
“在你离开之后的第五天开始,那人每天都要来,来了之后见你不在便离开,今天早晨也来过一次。”
凌玄阙说道:“此人每次来了以后都扬言要找你,问他所谓何事和身份也都不说,只是说必须要见到你。”
“赶走就是了,”叶天也没有多想,淡淡的说道。
“此人拿的是紫境联盟的令牌。”凌玄阙说道。
在这紫境星之上,只有三大家族和紫境使者拥有紫境联盟的令牌,在这颗星球之上,可以说就是身份的象征。也只有这样的人,哪怕是这座客栈才没有资格拦住。
叶天微微皱眉。
符合拥有紫境联盟令牌的人,在这颗星球上就那么几个人,贝禄尧和孙家家主都已经和凌玄阙熟悉,不至于凌玄阙也不知道。
看来也只可能是那紫境使者了。
叶天轻轻点了点头,不管是谁,他明天若是还来,看看便知。
一夜无话。
果然,第二天一早,侍女便又送进来一片玉简。
叶天让其将人请进来。
果然片刻之后,那侍女便领着一个身形模糊的人影走了进来,此人身上那能扭曲空间的法器颇为厉害,竟然连叶天都是看不透。
“大人,客人到了。”侍女在阁楼外面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
“进来。”叶天的声音飘出了房间之外。
侍女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人走了进来。
只是叶天发现此人举手投足之间似乎有些拘谨的感觉,那紫境使者本身实力强大,在这紫境星上,地位也是颇高,根本不可能会这样。
来人的身份让叶天产生了一些好奇。
来人走进了阁楼房间,穿过模糊扭曲的空间,能够看出来此人似乎有些瘦,身上还有淡淡的花香飘散。
是个女人。
叶天微微皱眉。
“见过前辈。”那人恭敬的行礼,同时,一边说着,身体周围扭曲的空间渐渐平复。
竟然是那李家的李千旎。
怪不得此人既然拥有紫境令牌,却一直鬼鬼祟祟的。而且她用来隐藏身形的法器,和当初叶天在那紫境宫殿之外,见到李千旎和李梦之的脸都被空间扭曲所遮挡,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此人的到来,让叶天的心里确实有些意外。
在现在的紫境星上,不管是谁来,李家的人都不可能来此地寻找叶天。
更何况叶天在当时出手重创李梦之的时候,此女也在场,甚至还被叶天随手打退。
叶天上下打量着李千旎,让本来就有些拘谨的后者更加紧张,忍不住下意识的稍微往后退了一步。
李千旎非常漂亮,是那种美丽到整个紫境星乃至周围星球都有名的容貌,此时微微蹙着眉,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慌,仿佛能勾动人的心魄。
一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垂在肩头,身上一袭素色的宽大长袍,但却依然掩饰不住玲珑有致的修长完美身材。
“你应该见过我,并且知道我是谁,还来找我,并且天天来此,锲而不舍?”叶天带着一丝轻笑说道。
“是的!”李千旎回避着叶天的目光说道。
“来找我为你李家报仇?或者是抢走那些渡仙舟和仙玉?”叶天又问。
叶天的话语之中带着些许的漠然,冰冷和杀意顿时将李千旎包围,让她的身体竟然忍不住发抖起来。
在外面李千旎是天之娇女,是紫境星上从修道开始到突破至问道期最短的强者,但是在叶天的面前,也就变成了一个仿佛被冬雨淋透,无比凄惨的惊慌小狗。
“不,不是……”李千旎急忙摇着头说道。
“坐。”叶天指了指茶桌对面的位置。
李千旎迟疑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来坐下。
“说。”叶天言简意赅。
“我想请前辈帮忙,”李千旎说道。
“或者是说……救我……”顿了顿,李千旎又补充道。
“和你的家族有关?所以你隐藏了身形,一次次的来找我这个你们李家现在最大的仇人?”叶天马上就猜到了事情的关键。
“是的。”李千旎点头确认。
“不需要叶天前辈做什么,只需要前辈让我待在这里,等到三年之后,我自会离开。”李千旎似乎是怕叶天马上拒绝,急忙说道:“以此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前辈一个秘密。”
“有时候,你所认为的秘密,可能对我来说,份量并没有那么重。”叶天轻轻说道。
“这个秘密,前辈一定会感兴趣,和四大规则神物之一的射月车有关。”李千旎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