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ptt-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推薦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帝丰大军溃逃,一路上愁云惨淡,丢盔弃甲,死伤者不计其数,勾陈、紫微和邪帝的大军追击,邪帝的部下是出了名的残暴,不留任何俘虏,一路砍过去,当真是人头滚滚。
他们多数都是帝绝的旧部,万年前的夺帝之战,帝丰下手也是绝不留情,将邪帝一脉杀了大半,其他的丢进万化焚仙炉,套上悬棺用来炼宝。
他们也只是有样学样而已。
不过紫微和勾陈两家大军却不能像邪帝那样,路上但凡有投降的,都要收押,耽误了行军。
即便如此,这一路上也追击到紫微洞天,帝丰这才得以收拢将士。
紫微洞天和勾陈洞天的将士也累得筋疲力尽,手底下的俘虏实在太多,再无力追赶,索性停军,就地安营扎寨。
仙后来见苏云,兴奋莫名,笑道:“陛下果然带来了以一敌万的大军,出奇制胜!”
苏云听到她改口称呼自己为陛下,心里也很是开心,却要谦虚几句,笑道:“道友谬赞。此次能胜,诸君奋力厮杀占首功,水镜先生殚精竭虑指挥调度战场是次功。苏某若说有什么功劳,便仅仅是拖住帝丰、血魔祖师等人而已。”
仙后道:“陛下不必自谦,此战陛下已经折服天下人。”
苏云心花怒放,近乎膨胀起来,又谦虚了几句,但脸上的笑容却是藏不住的绽放开来。
天后、紫微帝君、芳逐志等人也前来参见,盛赞这场战役,苏云在众人面前依旧很是谦虚,请来裘水镜,道:“此乃水镜先生之功。”
精彩都市言情 臨淵行 txt-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
待送走众人,莹莹便看到这位陛下兴奋得走来走去,半天没有闲下来。
等到苏云平复心情,便去见邪帝,邪帝对他依旧爱答不理,苏云心知帝昭受损,潜伏起来,心中暗暗惋惜。
他此来的主要目的是见帝昭,与帝昭喝喝酒吹吹牛,总比面对邪帝这张臭脸要来得痛快。
邪帝对碧落倒是很在意,发现碧落修为提升,境界也来到原道境界,这才面色稍稍缓和,向苏云道:“既然碧落要跟着你,那么我便不强留他。你此次大破敌军,很是惊艳,做的不错。下次见你,我会杀你,因为你对我产生威胁了。”
此次大获全胜,赖于苏云这一路援军出奇制胜,让帝丰元气大损,因此邪帝也盛赞两句。
在邪帝看来,值得自己出手干掉的人,便是对其的最佳赞誉。
苏云失笑道:“我做得比你好你便要杀我?这是什么道理?我做得比你好,你应该退位让贤才是。”
邪帝瞥他一眼,淡漠道:“你不过是个狭隘的第七仙界的草莽,不知何谓大义。帝丰不适合做天帝,你也一样。”
苏云冷笑道:“铁昆仑便是这么教你的?”
邪帝心头微震,四周空气突然变得严寒无比,令人瑟瑟发抖!
他杀意四溢,苏云自知不敌,立刻笑道:“我此来是向陛下请辞的,此次决胜之后,我便回帝廷,后面的战事仰仗你们了。碧落,咱们走!”
邪帝微微皱眉。
苏云向外走去,突然停步,笑道:“还有一件事,帝丰此败之后,急需兵力,势必会调动仙廷所有仙神仙魔。再过一段时间,我将催动新造的雷池。”
邪帝心神震动,轻轻点头,道:“你想请我在雷池启动之后,前往帝廷,为你护法?”
苏云正色道:“帝丰死几百万个将士,也可以毫不心疼,但是我们死伤几百个将士,都是很大的损失。陛下也担心百姓疾苦,既然如此,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邪帝不置可否,幽幽道:“你有些急躁了。”
苏云不解。
邪帝道:“你可知道你祭起雷池的后果?帝廷中雷池祭起,削第六仙界的仙人道行,而作为报复,仙相百里渎也会祭起雷池,削第七仙界的仙人道行。从此天下无仙!所谓仙人,只剩下天君、帝君和帝级存在而已。那个时候,帝级存在争夺天下,你我便是对手了。”
苏云静静地听着,没有插嘴。
邪帝摇头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实力,凭什么争夺天下?”
苏云笑了:“我以为陛下会有高见,闻言也不过如此。这一战,我便可以与帝丰相争,虽然是占尽便宜,但也可见我的本事。陛下焉知我的本事到时候无法与你们相提并论?”
他转身离去,悠然道:“陛下,未来那一战,说不定我会做的更好!”
邪帝目光落在他的后背上,眼睛深邃,不知他在动什么心思。
“你怎么知道铁昆仑?”他低声道。
苏云走出他的宫殿,迎面见裘水镜走来,于是停步,悄声道:“水镜先生,再过几个月,时机一到,雷池洞天便将启动,到那时,天下无仙。先生留在这里,只怕没有任何益处。邪帝喜怒无常……”
熱門玄幻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推薦
裘水镜会意,道:“我会伺机脱身。”
苏云放下心来,笑着离去。
他来到前线,见过芳逐志,笑问道:“东君这几年历练,实力比天君如何?”
芳逐志身上负伤,还未曾痊愈,道:“我在战场上遭遇天君,与之一战,虽不能格杀对手,但不落下风。”
苏云轻轻点头,道:“再加把劲儿。”
芳逐志道:“陛下的印之道,结成道花了吗?”
苏云面色阴沉,径自走开,后面传来芳逐志的笑声。
突然苏云转身,剑光纵横捭阖,围绕芳逐志上下飞舞,芳逐志立刻止住笑声,面色如土。
苏云收剑,转身离去。
芳逐志冷汗津津,只觉自己在苏云的剑道下一招都走不过去,便会被击杀,于是收了骄纵之心。
苏云又去见仙后、天后,告诉二人雷池一事,天后、仙后心中凛然,各做准备。
苏云又来到冥都的大军,来见左松岩。
此次借来冥都大军,左松岩和白泽居首功,他们二人深入冥都,冥都十六尊圣王性格各不相同,派系也不相同,有的拥护冥都大帝,有的拥护帝倏,有的拥护帝混沌。如何劝说他们出兵,是个难题。
左松岩和白泽不辞辛苦,往来于冥都各层之间,一个个劝说,或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或者赌斗,或者搬出帝混沌、帝倏与苏云的感情,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终于说服冥都十六尊圣王相助。
而冥都大帝对外宣布“旧伤复发”,对他们的举动不闻不问,自己只管躲在坟墓里“疗伤”。
此次的十圣王率领冥都魔神杀入战场,虽是裘水镜调度,抓住战机,而指挥作战的人却是左松岩。
这个矮个子男人是战场上的雄狮,作战风格极为刚猛霸道。
仙廷阵营能够这么快便溃败,与他的指挥有着莫大关系。
“左仆射,我此次离开,不久后雷池便将爆发。雷池爆发时,你将冥都大军送还。”
苏云顿了顿,郑重其事,嘱咐道:“冥都大军还给冥都大帝之后,你亲自告诉冥都大帝,帝倏已死,要他当心。倘若冥都有异变,他抵挡不住,便向我求援。作为把兄弟,我一定会倾尽所能相帮!”
左松岩心中凛然,连忙称是,用心记下。
苏云安排妥当,这才让莹莹驾驭五色船,依旧载着帝廷数百位将士,离开勾陈洞天,经天府、钟山,赶往帝廷。
他率领千余尊帝廷将士出征,此时与他一起回来的,不过数百,其他人战死沙场。
待五色船行至天府洞天时,只见天府洞天经历了仙廷诸仙降临和邪帝攻打之后,变得满目疮痍,各大福地变迁,不复现从前的欣欣向荣景象。
苏云心中暗叹,待接近钟山洞天时,天府才渐渐繁华,靠近钟山的地方,依旧有商贸往来,他略略宽心。
“邪帝说帝丰只顾着第六仙界,此言大谬,帝丰的心中,只有自己的权势。他又说我心中只有第六仙界,这也是小觑了我。我心系众生,不论第七还是第六仙界。”
苏云心中默默道:“不过,邪帝说的没错,相比那些帝级存在,我的修为实力还是太微弱,很难与他们抗衡。”
五色船来到钟山洞天边缘,莹莹累了,停下五色船歇息。
苏云下船,欣赏仙山福地的景致,这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苏圣皇好雅致。”
苏云转身看去,只见仙相百里渎不知何时来到这里,与他不过数步之遥。
苏云心中凛然,微笑道:“帝忽道兄从何而来?”
百里渎笑道:“帝廷。我此去帝廷,是专门看一看阁下雷池的进度,顺带从柴仙子那里学一些本事。帝廷的进度太快,让我也不禁有一种危机感,不得不前来偷师。”
苏云脸色微变,顿时担心帝廷的安危。
百里渎笑道:“苏圣皇无需担心。我是去偷师的,不会对其他人下手。这点气量,我还是有的。”
苏云稍稍放心,笑道:“道兄有温峤相助,难道至今还未炼成雷池?”
百里渎叹道:“温峤懒惰,我也不知他炼的是好是坏,所以要去一趟帝廷。让我不解的是,苏圣皇既然知道我的来历,为何没有向帝丰告密,将我拆穿?倘若你告诉帝丰,我便是帝忽的血肉化身,等待着你们自相残杀露出败相,以帝丰多疑的性格,肯定会有所猜忌。”
苏云面带笑容,道:“我与帝丰是敌人、对手,我的话,他会听吗?”
百里渎摇头道:“即便他不会听,你也应该提起这件事,离间我与帝丰的关系。你却只字不提,这就让我疑惑了。”
苏云满面笑容,并不说话。
“你既然不肯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那么我便斗胆说出我的猜测。”
百里渎不紧不慢道:“你想保住世人的性命,想让我制造出雷池,把战争锁定在强者之间。你知道帝丰已经看到了道境的第十重天,你在想,无论谁突破道境第十重天,帝混沌都会因此而续命。所以,你需要一场强者之间的战争,你需要强者在厮杀中磨砺自我。至于突破到道境十重天的人是谁,并不重要。”
苏云并不回答。
百里渎继续道:“你不需要与帝丰化解恩怨,不需要与帝丰有同一个对手,你需要的是制造混乱,制造针对帝丰、邪帝、天后、仙后等存在的压迫感,迫使他们突破原来的境界。对吗,哀帝?”
他不需要苏云回答他的问题,径自道:“然而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错的,你始终无法改变你的结局,改变所有人的结局。事到头来,你依旧是哀帝。你无法改变既定的未来。因为!”
百里渎笑道:“对于你来说是未来,对于仙道宇宙之外的轮回圣王来说,一切都是过去。过去已定,无法更改。”
“你会成为哀帝,而你的坟墓边,埋葬着你曾用拥有的一切。”
他转身飞去,声音远远传来:“你我将同时启动雷池,为你的未来奏响末日的序曲!你不得不为之,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挖掘坟墓!”
————今天早上门铃声响起,宅猪去开门,收到了点娘寄来的生日蛋糕,心里顿时很暖。感谢老板给我过生日,我一定会努力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