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1228章邪魔王出世,白帝的秘密(一更)熱推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她的谁?也敢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的,”童子不服气的说道。
“一具被控制的傀儡罢了,”儒袍男子站起身说道。
“傀儡?”童子一愣,“怪不得,我看她说话木讷,没有一丝感情。”
“我怕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人,”儒袍男子目光深邃,思索少许后,回道。
“邪魔出世吧。”
“可是……,一旦出世,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童子迟疑的说道。
“你要三思呀,想当初白帝……。”
“不要提白帝,”儒袍男子右手指了指苍穹,一切尽不在言中。
童子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快速点了点头。
…………
邪魔塔内,随着徐子墨又一刀落下。
哀嚎声不断的响起,一大波的妖兽全部倒在地上,四周打滚,哀嚎不断。
那獠牙男子看到这一幕,怒斥道:“一群废物。”
看着徐子墨持刀一步步走上前,他神色慌张了起来。
直接张大嘴巴,嘴里一道绿色的瀑布喷了过来。
这绿色瀑布带着腐朽的气息,然后东西但凡碰到,就会如硫酸般,直接腐烂。
徐子墨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明显獠牙男子没有想恋战,他直接转身,朝这邪魔塔的上面逃去。
前方是一座高台。
獠牙男子跳上高台,“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起,整个高台朝上空升腾而去。
“留下,”徐子墨轻喝一声。
手中的霸影掠过刀气,不断的破碎在高台上。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 起點-第1228章邪魔王出世,白帝的秘密(一更)推薦
“咣当”几声,刀气全部湮灭其中。
徐子墨目光一凝,这高台看上去也不是凡物,他一跃而起,直接跳上虚空。
双手攀岩至高台上方,高台极速向上方飞腾着。
“下去,”獠牙男子右脚一踩,想要踩在徐子墨的手上。
不过霸影一个转势,直接刀尖向上,只听“啊”的一声痛叫,那刀尖刺穿獠牙男子的右脚。
徐子墨一个翻身,从高台上翻身而起。
獠牙男子被吓了一跳,直接跳下高台,朝旁边的空地踏空而起。
一个翻身,安稳落地,疯狂朝旁边的小门内跑去。
徐子墨目光如炬,手中的霸影刺穿无尽虚空,直接朝那獠牙男子扔了过去。
这小门的面积不足一米左右,霸影杀来之事,獠牙男子根本来不及躲闪。
直接被钉杀在墙壁上。
徐子墨长袍飞扬,一步步走入小门内,一进来,视线所及的面积便开阔了起来。
獠牙男子在挣扎着,口吐鲜血,但霸影穿透他的胸膛,钉死在墙壁上。
“这是哪里?”徐子墨问道。
辽阔的大殿内,几个钢铁架的火盆在徐徐燃烧着,灯光一明一暗,不断的闪烁着。
墙壁上,被雕刻出一具具栩栩如生的图案,这些图案凹凸有致。
有神龙盘旋,有黑魔耀世,也有游离的怪物漂浮虚空中。
獠牙男子只是不断的口吐鲜血,并不说话。
徐子墨拔出霸影,獠牙男子的身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说说吧,”徐子墨问道。
然而那獠牙男子依旧不说话,只是一边看着徐子墨诡异的笑着,一边口吐鲜血。
“黑魔永生。”
他说完之后,整个人化作一团黑色的脓血,直接消失不见。
徐子墨微微皱眉,他四周看了看,最终来到了那些墙壁上雕刻的图案面前。
伸出手,在图案上摸了两下,有冰凉、也有炎热。
最终他转身离开,身影消失不见。
在徐子墨离开没过多久后,这空荡荡的虚空中,之前的脓血再次凝聚,化为人形。
獠牙男子的身影再现,直接惶恐跪在地上。
“邪魔大人!”
他低着头,身影颤抖着,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那墙壁上的雕像中,一团黑气轰动出来,屏蔽了一切。
磁性的声音响起:“谁让你把外人引到这里的?”
“我是来求救的,那家伙我们不是对手,”獠牙男子连忙解释道。
“求什么救?你死了便死了,贱命算什么命。
坏了我的复活大计,你担当的起?”黑雾中的声音回道。
“是属下该死,属下该死,”獠牙男子不断的磕着头,“砰砰砰”的撞击声响起。
大殿内的黑雾越来越浓重,眼看着就要将獠牙男子笼罩其中。
正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
破开漫漫黑雾,只见那童子手持琥珀般的水晶,站在虚空中。
“你来干什么?”黑雾中的声音压抑自己的愤怒,淡淡的问道。
“放你出去,”童子回道。
“开什么玩笑,你敢放我出去?”黑雾中的声音带着戏谑的语气,显然并不相信。
不过童子并不与他废话,手中琥珀般的水晶直接扔了过去。
那水晶穿过层层迷雾,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般,瞬间分解成无数的碎片。
“你………,”黑雾中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不可置信。
不过很快便大笑了起来。
笑声扩散整个虚空,直冲苍穹,将云层都震荡了起来。
“出来了,千百年了,一切沉浮都要在我面前臣服。”
如果从外界看,那邪魔塔的上空,如同有黑色的龙卷风袭击而过。
整个天空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邪气丛生,外界的鬼太子与姬九凝皆是分开身子,看向邪魔塔之地。
一只长长的胳膊从邪魔塔内飞了出来,席卷八荒,漫天遍野,苍穹上电闪雷鸣。
此刻不仅仅是这一座邪魔塔,四周其他三座邪魔塔皆是一样的场景。
而在最中心的地狱海中。
整个海域仿佛受到了煮沸之后,不断的沸腾着,一个个小泡泡奔腾而出。
似有什么东西要出世般。
…………
空荡荡的大殿内,童子目光收敛,正准备离开。
旁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白帝辛辛苦苦封印的邪魔王,为什么要放出去呢?”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童子准备离开的身影一滞,快速看向门口的方向。
只见徐子墨正怀中抱刀,依靠着门框而站,一脸轻笑的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童子问道。
“比你来的早,”徐子墨说道。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