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二十八章 車太快閲讀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驱车自南天门下界,下方一片广袤的大陆,天门覆盖范围会有数千里偏差,因此顾佐也说不清下到了哪个位置,但不用怕,尽情的驾车遨游就是了。
宝盖香车在天庭中固然也算一景,驾车横冲直撞很是舒坦,但胜他豪华的车驾比比皆是,完全显不出来那种尊贵,只有在下界,才能尽显奢华。
向着西方又飞出去数千里之遥,估摸着距离须弥山应当不远了,顾佐让车驾缓缓落地。此处群山环绕,山边是阡陌纵横的良田,不远处显出一座大城。城外有绿树成荫,围着一座好大的湖泊。
湖上有堤,湖边有楼、有桥,烟雨蒙蒙中,柳条蹁跹。
沿着一条官道,宝盖香车从山中驶出,顺着湖边畅游,邱大波提醒:“馆主,三娘子和洛君她们,不会在人烟密集处斗法的,咱们应该往荒僻处走,至少千里之外。”
顾佐点头:“行啊大波,谁提议谁实施,你去千里之外找找,找到回来告诉我们,现在我准备游赏此湖,谁愿同行?”
赵香炉道:“我愿意!”
虢国夫人道:“要不要买一座庄园?我的金叶子足够。”
知行道人奇道:“虢国,你上天还带金叶子吗?”
邱大波道:“那个……提议一下而已……馆主可以不采纳。”
沿湖欣赏了半日细雨中空濛的湖景,邱大波忽然指着湖边一座大寺叫道:“魔道!”
知行道人叹了口气:“大波,来混沌世界几十年了,你还改不了口?这不是咱们那个大唐,佛门是合法的。”
顾佐指了指寺庙,道:“走,过去看看。”
邱大波扬鞭,催促马车停在了寺庙前,华盖宝车十分抢眼,顿时围上了不知多少民众。
顾佐抬头看那寺匾,上面写着“灵隐寺”。
哟,莫不是到了降龙尊者的祖庭了?当然,这只是顾佐打趣而已,天下叫灵隐寺的多了,怎么可能那么巧?
当下于车上道:“咱们今晚住这儿吧,把里面的僧人都赶走。”
好看的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二十八章 車太快分享
赵香炉怔了怔:“踢馆?”
顾佐指着她道:“对对对,就是踢馆。你去就好。”
莫名其妙来到一个地方,啥都不清楚,就上去踢馆?怕是有点莽?不过一想到背后的大靠山是顾佐,就啥也不怕了,馆主如今是星君,那就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借你这寺庙住一晚上,还有不乐意的?
赵香炉下了车,直接来到灵隐寺外叫阵:“里面的和尚听真,都挪个地方,我家……馆主要借住此地。”
庙门口早就出来了几个僧人,他们瞧了车驾的样式,原以为来了大金主,谁知竟然是让他们搬家,不由面面相觑,立刻飞报入内。
须臾,一群和尚自寺内蜂拥而出,为首的合十道:“老衲慧远,忝为本寺住持,不知几位施主从何而来?若是想要落脚,寺中也有歇息之处。”
顾佐的灵域早就感知到了,不愧是佛法昌盛的西牛贺洲,这住持竟然是个相当于炼虚级别的高僧。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二十八章 車太快熱推
赵香炉感受到了对方深厚的法力,不禁后退了一步,她只是元婴修为,面对炼虚级别的高僧,这是正常反应。但一想到身后的顾佐,胆气又壮了回来,笑道:“慧远住持,你这寺庙借我家馆主住两日,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多有女眷,怕是不太方便。”
慧远看了看车上的顾佐,只觉两匹拉车的马神骏非常,车驾也极其华美,却看不出顾佐是什么路子,但车前车后、包括上来这位女施主的修为都明显不如自己。
既然如此……好话已经说了,好意也释放了,对方还是不领情的话,那就没什么可说的,当下道:“恐怕要教几位施主失望了,此乃佛门圣地,不是几位可以肆意妄为之处。”
赵香炉看了一眼顾佐,顾佐点头:“踢馆啊,踢!”
赵香炉抱拳:“得罪了!”长腿高抬,虚空点向寺前的牌匾,要将那牌匾踢下来。
住持慧远大袖挥动,一股醇厚的法力发出……发出……发了一半,发不出去了。
哐啷声中,牌匾被赵香炉踢了下来。旁边的首座也是个有修为的,无法理解住持为何不拦阻,过去就要抢夺,却被那住持拦了下来。
“住持!”一群和尚悲愤无比,且莫名其妙。
住持慧远惊疑着望向顾佐,半晌之后道:“贵客需要借住多久?”
顾佐笑而不答,赵香炉道:“住到我们离开为止。”
住持慧远沉默片刻,道:“还请将牌匾赐还。”
赵香炉扔了过去:“速速打点行李,迁离此处,一刻时。”
一刻时后,慧远带着上百名僧人离开灵隐寺,将寺庙让了出来,首座直至现在依旧莫名其妙,问:“住持,就这么走了?”
慧远回望灵隐寺,道:“走,去金山寺!”
偌大一个灵隐寺,顿时空空如也,此寺位于城边闹市处,围观百姓极多,都震惊不已,围在旁边议论纷纷。
顾佐也不去管他们,抬头看着空空的挂匾处,想了想,吩咐赵香炉:“找块牌子挂上,这里改名通道观。”
堂堂灵隐寺,就这么被陌生人占据了,此事顿时轰传出去,连城中官衙的人都来了,还带着一帮衙役弓手。这种小麻烦如果也要顾佐操心,那这几个金童玉女也就当得太失败了,不多时,便被知行道人全部打发了——邱大波不愿出手,认为太陋。
纷纷扰扰中渡过了来到此地的第一天,当夜幕降临时,金童玉女们齐齐来到寺中的主殿处,顾佐正在清理佛龛,将上面的佛像搬下来,腾出中间的位置,放了个蒲团上去,然后坐到蒲团上,左右打量一番,问他们:“怎么样?”
赵香炉道:“挺好……馆主,有个事情得跟您报知,咱们好像来错地方了。”
顾佐惊讶道:“怎么了?什么意思?”
赵香炉道:“咱们来的是西牛贺洲。”
顾佐点头:“对啊,没错啊。”
邱大波嫌赵香炉说话太慢,抢先道:“在南天门的时候,宁不为说,三娘子和洛君是在东胜神洲和赤杖真人斗法。”
顾佐眨了眨眼:“是这么说的么?你们没听错?”
四人都道:“的确这么说的。”
顾佐怒了:“既然错了,下界时为何不提醒我?”
四人异口同声:“车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