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推薦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杀意动时裂沙川,尘波起处昏世界!
却说众魔头被陈、纪二人的言辞一激,胸中的憋闷之气立时再难抑制,心机最深的屈常庚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喝一声“动手!”,之后一把掀开沙丘,御起手中的森冷寒刃便当先劈斩了下去!
见他如此,早已杀心澎湃的另外五个魔头那还不齐齐动手?霎时宝光凛冽煞气穿云,更有凝形的魔魂道念喷薄而出,宛若一条条太古凶龙一般,径往陈景云与纪烟岚所在的矮丘袭去,那场面,说是灭世景象也不为过!
纪烟岚的脸上全是笑意,眼中却已布满冰霜,一步踏前,手中的画影龙雀便直直地斩了出去,周身上下更是叠起层层宝光,根本不将别的攻击放在眼里,而是把心剑道意牢牢地锁在了屈常庚身上。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愛下-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分享
伤其十指哪如断其一指?看来纪剑尊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既然只能从旁掠阵,兴致了了的陈观主便懒得起身,眉心处弧光一现,惊云刃就已经悬在了头顶,看样子竟是只打算防御周身之外的丈许方圆。
灵聪兽眼中凶芒毕露,肋下双翅一亮正要扑击而起,却被不良主人捏着脖子给按了下来,“呜呜”叫着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挣脱不开。
白猿最是狡猾,心知自己若被那些攻势的余威波及定会立时化作齑粉,于是赶紧躲在了陈景云身后,哪里还有一点平日里好勇斗狠的样子?
心剑修成神意壮,画影万里任游荡。一朝离了灵台窍,星月藏形明光放!
却说纪烟岚一剑斩出,天地尽皆失色,剑芒中似乎透着无尽的畅快之意,电光火石之间便斩在了正身宝合一突袭而来的屈常庚身上!
“轰!”的一声灵光四散,屈常庚身形稍滞,旋即再次气机暴涨,顿足间竟将虚空踏出了一道长长的裂隙,而后借着力道再次合身而上。
一剑阻住了屈常庚的当先一击,纪烟岚借势旋身再斩,“叮、叮叮!”几声之后,又把数件临身的灵宝磕飞,口中一声清啸,复将画影龙雀指向了屈常庚。
此时另外三道凝形道念已经撞在了纪烟岚的护身宝光之上,涟漪四荡之际,纪烟岚的天灵处忽地跃出一柄蕴着玄光的凝形剑影,所用正是陈景云新创的那式“玄光破”!
陈观主亲创杀招自是威力无穷,旦见那道剑影只左右一扫,就把对方的凝形道念全数隔开,吞吐间复又狠狠一戳,那尊仍要上前撕咬的丑陋魔首就被戳出了一个大窟窿。
大能境修士之间的争斗岂是寻常修士斗法可比?场中的这些变化只在刹那之间,直到纪烟岚与屈常庚缠斗在了一起,远处才传来了亢辙因为神魂受创而发出的痛呼声。
笔下生花的小說 道人賦 ptt-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
“此女神魂念剑已成,诸位道友多加小心!”
众魔此前并未料到纪烟岚居然拥有如此神异的凝形念剑,此时见她居然凭借一己之力挡下了诸般攻击,且还能与已经将烈魔真身修至大成境界的屈常庚近身相抗,不由尽皆心下凛然。
虽然心中都对剑道大能的一身战力吃惊不小,众魔的攻势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种种杀招秘术好似不需要耗费灵力一般,尽往纪烟岚身上招呼!
有口皆碑的小說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推薦
待发现陈景云依旧只守着身外一丈方圆,并没有替纪烟岚御敌的意思之后,包括屈常庚在内的六个魔头立时有了猜测,都以为前次大祭之时陈景云为了保护道侣,以至于承受了圣魔真灵的大半攻击。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六魔无不心下暗喜,诸般攻势也越发凌厉起来,禹忘生更是一边御使灵宝,一边阴恻恻地道:
“两位道友莫要误会,吾等之前就一直想与双尊切磋,怎奈魔皇陛下下了严令,不得已,只能在此等候。”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推薦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七十一節 揮劍斬邪魔鑒賞
嘴里说的是“切磋”,但是禹忘生道念所御的八件灵宝却已经结成了一座赤阳杀阵,直把方圆数十里的沙丘都融成了猩红的金水,更将绝域荒漠中本就极为稀薄的天地灵气尽数隔绝在外。
对于禹忘生的屁话陈景云自是充耳不闻,见纪烟岚在六个魔头的围攻之下依旧未露败相,只得坐在那里继续喝着闷酒,不过一缕造化道念却已经映照在了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的赤乘子此时已是大汗淋漓,就连执着魔皇族至宝“问幽镜”的双手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别的魔头不知内情,他却在钰阙魔皇那里提前知晓了陈景云与纪烟岚其实并未受伤的消息。
“一个纪烟岚就已经可以在六位本族大能手下支撑这么久,若是闲云子再出手时,屈常庚他们还有活路吗?即便可以逃得性命,恐怕也会个个带伤。”
心中如此想着,赤乘子连忙以秘法催动怀中的传讯玉蝉,把方才所见传给了钰阙魔皇,他自己则已经做好了前去相救的准备,毕竟他的修为还在诸魔之上。
少顷,传讯玉蝉有了一丝灵韵波动,赤乘子以道念观之,内中正是钰阙魔皇传来的消息,嘱他只有在发现陈景云起了杀心时才可以现身阻止。
这一下倒叫赤乘子犯了难,“问幽镜”中虽然看的仔细,可是闲云子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饮酒观战,自己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动杀念?
此时再看纪烟岚与六魔这边,经过了半炷香的激烈对战,纪烟岚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虽久经杀阵心剑无回,不过到底还是底蕴不足。
六魔毕竟成名多年,经过了半炷香的远、近、扰、疲,一番配合攻伐之下,终究还是被六个魔头占据了上风。
诸魔眼见着陈景云此时依旧不曾出手,皆不由更加笃定自己之前的猜测,心中皆道一句:“圣魔庇佑,今日合该此二人殒命当场!”
“纪剑尊莫要再逞强了!闲云道友的伤势咱们心知肚明,本尊敬你剑道修为当世无双,你只需将手上的纳戒留下,我等便任由双尊离开如何?”
一直与纪烟岚近战的屈常庚说话之时中气十足,显见犹有余力,其余魔头闻言无不心中暗赞,知道他这是在磨灭纪烟岚的拼死之心,此女实在凶悍异常,她若亡命一击时,说不得就会拉上一个垫背的。
修行至今,纪烟岚从未经历过这种强度的激战,此时虽然灵力不继、也无余暇吞服丹药,但是一招一式依旧狠厉无铸,手中的画影龙雀时而轻灵、时而刚猛,心剑道念虽有疲势,但却依旧能够免力支应。
此时闻听屈常庚之言,纪烟岚不由怒极而笑,她的那式“人间之剑”已经到了爆发边缘,只需一个契机,便可挥剑斩邪魔,此时借着胸中怒意,一抬手,就把画影龙雀给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