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千秋不死人 起點-第七百二十三章 齊魯侯讀書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一时间天下哗然,整个大商卷起了浩然风波,九州内外大地升腾起一道道紧张的肃然气氛。
翼洲侯府
翼洲侯静静的看着身前案几上文书,眼神中露出一抹凝重,随即摇了摇头:“杀人诛心,莫过于此。”
在翼洲侯身前,周鲲与周鹏悄然站立,此时兄弟二人低着头,谁都不肯说话。
“手心手背都是肉,俗话说得好:兄弟一心,其利断金。自古以来,都是长子继承家业,然后次子、三子辅佐,此乃祖宗定下的法。可虞七到好,竟然玩出了一个推恩令,直接废了祖宗的礼法。”
翼洲侯扫过自家身前的两个儿子,眼神一时间飘忽不定,目光中充满了无奈。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
你叫他怎么办?
这可都是自己的亲儿子,本来遵循祖宗礼法,大儿子周鲲继承家业,继承翼洲侯的一切名号,此乃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但现在除了推恩令,周鲲很显然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不单单是周鲲,自家那其余九个偏房,也都起了别样心思。
眼前亲兄弟二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那九个偏房?一个处理不好,兄弟阋墙就在眼下。
最关键的是,那些旁系支脉原本只能选择支持大公子,那些与周鲲交恶、或者是与周鲲关系不好的支脉,本来都是心惊胆颤,一旦日后周鲲登临大宝,岂会有自己好果子吃?
但是现在当朝太宰忽然下了法令,那可就有意思了,大家有了别的选择,谁还捧你大公子的臭脚?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千秋不死人 ptt-第七百二十三章 齊魯侯
大公子周鲲平日里性格高傲,因为其乃是钦定的家主,所以性情高傲,得罪了不少旁系。
旁系虽然是旁系,但在整个周家,也依旧有庞大的势力。
须知翼洲侯才有兄弟几个?能治理好整个翼洲吗?靠的不还是那些旁系。
旁脉的力量联合起来,足以与主家一较高下。甚至于所有的资源,近乎于都在旁脉手中,只不过旁脉不管是那一支,都比不上主家罢了。
而且整个家族的底蕴都在主家手中掌握着,所以那些支脉也不敢胡来,更不敢违逆了主家的意志。
但现在大家可以选择站队,能做的文章可是太多了。
“你兄弟二人如何看?”翼洲侯看向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以往他都是觉得自己人丁不旺,现在却是有些悔恨自己儿子生的太多了。
但生都已经生出来了,总不能全都掐死吧?
“不过是一些小道消息罢了,不足为凭,父亲多虑了。”周鹏低垂眼眉,当年得虞七先天神水洗练筋骨,现如今周鹏也已经见神,并且在见神的境界上走了不少距离。
至少于周鲲相比,当大家岁月无限年长,武道修为无限攀高,年龄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
至少周鲲与周鹏十年的差距,已经缩小的微乎其微。
见神境界的修为走到顶峰,再想突破可谓难上加难。等大家都突破到见神境界,并且卡在见神的境界,到那时双方修为将会无限的被拉平。
岁来带来的只是细微感悟,历史年轮的差距罢了。
“不错,虚妄之言罢了,不知哪里来的胡言乱语。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可从未听人说次子、三子分家产、分爵位的。”周鹏跟着道了句。
此时场中气氛颇有些怪异,翼洲侯看着自家两个儿子,眼神里多了几分微妙。
流言?
无风不起浪,真的只是流言吗?
这是虞七的刀,虞七想要砍杀天下权贵的刀,想要诛杀天下权贵的刀。
翼洲侯瞪大眼睛,抬起头看向远方,目光里露出一抹思索:“虞七的大刀很快就要斩下来了,天下各大诸侯若不想坐以待毙,唯有拼死反抗,至少不能叫虞七变法成功。”
“只不过这推恩令乃是一把诛心的刀,专门诛杀天下世家的刀。叫你反抗不得,甚至于你若是反抗,只怕身边的亲儿子也要暗中与你做对。而唯一的阻止方法就是在推恩令尚未开始之前,就将其阻止了。”翼洲侯深吸一口气,想要阻止推恩令,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就是当朝天子重新掌权,将虞七给压制下去。毕竟大商天子代表的是天下正统。第二,就是虞七自世上消失。
“想要除去虞七,何其之难?”翼洲侯打发了自家的两个儿子,心中万千念头流转:“怎么办?还需推出一个出头鸟。”
“齐鲁侯手下有三十万火鸦军,更有神器日月经轮,据说乃太古时期妖帝的宝物。齐鲁侯虽然不在四大诸侯之列,但却也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尤其那日月经轮,就算当年天帝也要忌惮三分。齐鲁侯乃当年大夏三大世家之一。如今虽然商代夏兴,但齐鲁家族却依旧耸立于天地之间,依旧万古长存,可谓是铁打的世家。”
翼洲侯一双眼睛里露出沉思之色:“齐鲁世家比当年的逐鹿大战更久远,更注重世家传承,若这推恩令真的推行开来,只怕齐鲁世家要炸了。”
大家族,尤其这种岁月悠久的古族,其内血脉交织更是繁多。
“都有麻烦了。”翼洲侯嘀咕了一句:“不过与这种古老世家比起来,我这算什么?不过是小麻烦罢了。”
就在此时,忽然门外有仆役走来:“大老爷,齐鲁世家有仆役递来请帖,请大老爷于三日后赴宴。”
“来了吗?果然是先沉不住气了。”翼洲侯听了仆役的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抬起头看向远方:“果然是有趣的很。”
三日后,齐鲁大地,齐鲁侯庄园内,宾客云集权贵无数。
齐鲁侯并不姓齐,但也绝不姓齐鲁。齐鲁侯姓姜,据说乃上古血脉,体内流淌着先天神兽的血统。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千秋不死人討論-第七百二十三章 齊魯侯看書
之所以用齐鲁作为封号,那是因为姜家世世代代生存在齐鲁大地,从未有人知道姜家究竟在这片大地传承了多少代,只是自打人族开始流传文明之时,任凭神州风云变幻,姜家却稳若那传说中的不周山。
齐鲁侯当代的家主并不年轻,而是一个看起来足足有五十多岁的汉子,此时正站在场中,一双眼睛扫过庄园内的满堂宾客,眉心处皱起的眉头,似乎都能夹死苍蝇。
齐鲁侯苦啊,他活了两百多岁,膝下子孙大小八十有六,一旦真的实行那劳什子推恩令,只怕整个齐鲁家族分崩离析只在刹那间。
越是久远的大家族,就越会重视传统。
“诸位。”齐鲁侯开口,声音里充满了凝重,眼神里满是严肃。
“何以教我?”齐鲁侯开口。
众人不曾开口,而是俱都陷入了沉默。
“大商人王无道,强行霸占我等妻女,更设置炮烙之刑,虿盆等惨无人道的刑罚来折磨天下的百姓。简直是天怒人怨,我等受此暴君之苦久矣。”见众人不曾开口,齐鲁侯自顾自的道:“今大商竟然想要灭绝我世家根基,诸公何以教我?”
“当清君侧,伐子辛。只是……却无领头之人。”一位诸侯王站出来迎合了一句。
翼洲侯不着痕迹的看了那诸侯王一眼,心中已经知晓,此人投靠了齐鲁世家,暗中提起戒备之心。
“就算有了领头之人,咱们胜算也不大。须知那虞七神通广大,一身法力天下少有。在者如今一纸推恩令,叫我等人心惶惶,各大世家内部已经不稳,出现了诸多声音。只怕尚未起兵,其内便已经开始起哄,化作一团散沙了。”南伯候不紧不慢道道了句:“是以,老夫只能提供一部分物资,至于说其余的,却无能为力。”东伯侯叹了一口气:“那虞七神通本事尔等又不是不知道,想要将其降服,堪称难如登天。现如今我等外忧内患,如何抵抗虞七?”
“当年大商尚且能将大夏取而代之,更何况是如今大商式微,被奸人把持,与当年何其相似,与我等今日局势何其相似?”齐鲁侯目光灼灼的道了句。
一边西伯侯闻言嗤之以鼻,心中暗道:“当年把持大夏的尹喜,与如今的虞七有可比性吗?”
他已经看出了齐鲁世家心思,想要做那出头之鸟,做大争之世的先锋,占据人王果位,把持足够优势。
随即轻轻一笑:“我等虽然内忧外患,但却也可以提供一部分大军、高手,我等愿尊奉齐鲁侯为领袖,起兵杀入上京城,斩了虞七,推翻那暴君。那暴君夺我儿女,与我之仇不共戴天,本侯恨不能将其吃肉喝血,可惜却偏偏没有那个本事。”
“不可,若起兵造反,我等儒门圣贤尚且在那虞七手中。若果真是虞七狂性大发,斩了我儒家一百零八圣贤……”一个儒道世家忍不住站了起来。
“咱们可以实行斩首之术,我姜家的日月经轮已经有万载不曾动用了,虞七虽然神通本事不凡,已经证就了人神道果,但日月经轮内有无穷道韵,还有妖帝真灵沉睡,斩杀一尊人神,不难!”齐鲁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