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 愛下-664.鎮宮冰俑看書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走哪个?”徐大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唐铭。
唐铭阴沉着脸站在两个洞口之前左顾右盼,一时麻爪加傻眼。
想了一下,他开始旁征博引:
“老子曰:‘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史记·魏列传》:‘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既然古人以左为尊,咱们走左边那个洞口应该比较好。”
听到唐铭嘴里一顿之乎者也,王七麟顿时感到头大,这不是他的强项,他只能去看谢蛤蟆和徐大。
谢蛤蟆从容的说道:“唐大人此言差矣,古代是尊左还是尊右,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同的年代存在着不同的规定。”
“而在周、秦、汉时,老道记得老祖宗们是以‘右’为尊,故皇亲贵族称为‘右’戚,世家大族称‘右族’或‘右姓’。而且,在秦朝右尊左卑尤其表现在建筑住宅上,豪门世家必居市区之右,平民百姓则居市区之左。”
“再者,据咱们所猜测,如今咱们所在之处,乃是秦朝鸩王所铸造的地宫之内,而这位鸩王算是官场中人。古时官场上尚右,以右为尊,‘左迁’即表示贬官,这么看来也应该是右侧的洞更重要。”
见自己意见被谢蛤蟆不留情面的驳斥,唐铭感觉面子挂不住。
本来谢蛤蟆救过他一命,他对谢蛤蟆很是感激。
可是细数一下他们四人自从相见开始他便一直拖后腿,这让他心里不是滋味。
他得展示自己的存在价值,否则谢蛤蟆下次未必愿意救他。
带着这个想法他便说道:“道爷所言甚是,但您的话对不上道家的规矩。”
“《道德经》有云,‘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又云,‘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
“在其他的典籍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如《礼记·檀弓》篇记孔子有姐之丧,郑注云:‘丧尚右,右,阴也;吉尚左,左,阳也’。”
洋洋洒洒说了一大篇,唐铭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感觉确实应该走左边那洞口,就有些得意洋洋起来。
等他看谢蛤蟆,发现对方正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又有些心虚,就绞尽脑汁的想了想继续说道:
“据我说知,上古先秦人在天道观领域持有天道尚左、地道尚右的观念,这一观念与阴阳相结合就构成了堪舆学说的早期基础,形成了左阳、右阴,左阳为上、右阴为下的观念。”
“《尸子》记载:‘天左舒而起牵牛,地右辟而起毕昴’。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吗?意思就是……”
“就是说天是从左向右伸展开的,以牵牛之星为起点;地是从右向左转动的,以毕宿和昴宿为起点。天道为阳,尚左,故以左为上为尊;地道为阴,尚右,故以右为下为卑,对吗?”谢蛤蟆接口说道。
唐铭情不自禁的点头。
这说法没问题。
谢蛤蟆又接着道:“无量天尊,唐大人你说的那些话都对,但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是上古先秦人的观念,可咱们现在站在哪个朝代的东西?是秦朝!”
“不错,先秦时期,当权者认为以左为尊,但随着朝代更替,术士们的观念开始发生变化。”
“上古先秦时期在帝王心目中,崇尚天道的观念居于主导地位。而到了秦汉时期,则是崇尚地道、人道的观念发展起来。”
“秦朝堪舆名著《白虎通义·三正》有云:‘天道左旋,改正者右行,何也?改正者非改天道也,但改日月耳。日月右行,故改正者亦右行也。’唐大人,您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唐铭被说服了,他叹了口气道:“行吧,那我们走右边这个洞口,左边的洞口恐怕是通往一个不好的地方。”
他摆出愿赌服输的架势大踏步往前走,其实心里暗暗得意。
他认为自己已经展示出了学识和能力。
徐大这边则对着谢蛤蟆使劲竖大拇指,道:“提起学识,大爷一向不服人,但今天是服气道爷你了。”
谢蛤蟆毫无得意之色,反而有些担忧:“无量天尊,话说起来简单,事办起来难,总之大家小心些,或许右侧这洞穴通往一条生路,可是一定不会是青石大道,应该有危险。”
这个山洞比之前来时更小,连王七麟走在里面都转身困难,更何况徐大?
徐大哼哧哼哧往里挤,心态有些崩:“这怎么整的?当时挖山洞的都是耗子吗?要是人的话,那他们个头未免也太小了吧?”
谢蛤蟆说道:“洞穴不是耗子挖的,也未必是人挖的。”
王七麟做好了低头闷气走一路的准备,结果他想错了,走出大概百来步,山洞中一股寒气迎面扑来,四壁陡然开阔。
通道拓展,恍若长长的洞穴。
其中通道下的石路右侧出现宽过一丈的冰渠,这冰渠上方雾气蒙蒙,雪白的水汽凝而不散。
而在这水渠里面,有一块块的坚冰整齐排列着,这些冰块大小一致,差不多是七尺之高两尺之宽。
其内部则冰封着一具具裸尸,这些冰尸都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低头闭眼嘴巴大张,个个面无表情,仿佛石雕般亘古长存,无生无死。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664.鎮宮冰俑分享
突然之间看到这么些冰块,而且冰块里面还冻着尸体,王七麟真是大开眼界。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討論-664.鎮宮冰俑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妖魔哪裡走 txt-664.鎮宮冰俑推薦
“这是些什么东西?”徐大张大嘴巴问道。
唐铭倒吸着凉气道:“这是镇宫冰俑!咱们真的是在一座地宫里头!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竟然用燮胄守卫用镇宫冰俑看护?”
谢蛤蟆沉声道:“不管这是谁的手笔,咱们都快要到地宫的主殿了。”
王七麟问道:“镇宫冰俑是给主殿看护所用?”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討論-664.鎮宮冰俑展示
谢蛤蟆点点头。
唐铭阴沉着脸说道:“行了,可以确定了,这地宫还真应该是秦朝时期的玩意儿。”
以俑殉葬这一习俗从商朝开始兴起,到秦汉达到顶峰。
根据前汉的诸多典籍记述,秦朝始皇帝一统九州后就开始筹建自己陵墓,为了能在阴间称王称霸和戍守阴宫,他在墓地里陪葬了两种人俑,一种叫做兵马俑,另一种就是他们目前看到的镇宫冰俑。
在传说中,不管兵马俑还是镇宫冰俑都是以活人为本做成,兵马俑什么样子他们没见过,可这冰俑名副其实的是活人做成。
谢蛤蟆告诉他们说,兵马俑是以泥陶烧制后包裹活人为人俑,与燮胄相仿,只是没那么霸道。
可是镇宫冰俑里面的不是死尸,而是以秘药煨成的人尸,它们都还活着,只是在秘药调节下,它们处于极低温度的时候便会陷入沉睡。
等到条件允许它们是可以醒来的,当然,醒来之后,它们也就不算是人了。
看着诸多镇宫冰俑,四人慢慢靠近到了一起。
这东西很不好对付,他们又要准备一场硬仗!
结果现实让他们颇为吃惊,诸多冰俑没有融化,里面的俑人也没有杀出来。
它们像是亘古冰封的寒尸,闭着眼睛静静的被封在了冰块中。
徐大低声问道:“七爷,这什么情况?怎么搞?”
王七麟轻轻说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它们并没有要动手的迹象。”
这话说的有点太满,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那个,可能跟燮胄一样,得等到人走过一半它们才会出击。”
听他这么说,徐大很生气:“它娘的,这些妖魔鬼怪也懂兵法?还知道半渡而击的道理?”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按理说不该如此,你们且小心,老道去看看情况。”
他一个起伏跳到了一座镇宫冰俑跟前,捏了一张符箓拍在了冰面上。
符箓上有微微的火光闪耀,随即没入了镇宫冰俑之中。
火熱小說 妖魔哪裡走 ptt-664.鎮宮冰俑熱推
里头的俑人毫无反应。
谢蛤蟆见此说话声音大了一些,他说道:“好了,不必担忧,它们已经——嗯,已经死掉了。”
徐大问道:“它们本来不就是死人吗?”
谢蛤蟆说道:“不错,但它们与燮胄一样,拥有很凶残的手段。现在来看它们已经废掉了,应当是时间太久,它们体内的秘药没有药力了。”
这让他颇为感慨,沉吟道:“不是无心出世间,时光过眼等闲抛。一朝梦里看真境,万古悠然见碧霄。”
“这世上一切都是虚幻,唯有时间才是永恒。今朝不见始皇帝,也不见了他留下的手段!”
唐铭出于小心灭掉了了过岭灯,虽然按照谢蛤蟆的说法镇宫冰俑已经被废掉了,可是万事小心为上,他们还是摸黑前行为妙。
山洞里头顿时变得漆黑毫无光亮,这么说也不正确,只能说他们走的道路上毫无光亮,镇宫冰俑所在的冰渠散发着朦胧的白光,照耀着封冻在冰块里的寒尸若隐若现。
他们走过一路,镇宫冰俑们安安静静。
可是王七麟一点不敢马虎大意,他走在最前面,走的很慢并尽量去减轻脚步落地的声音。
前进之中他还要扫视周围,既要高瞻远瞩还要瞻前顾后、不仅眼观四路也得耳听八方,一时之间并不轻松。
这条通道一侧的冰渠之中全是镇宫冰俑,看着就邪气,谁也不愿意在这地方多待。
他们行进的很快,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走过了通道。
就在走出通道的时候,王七麟的视野陡然空旷起来:一座恢弘的山洞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山洞的周围也是能发出微弱灰白光芒的熔岩石,也就是鸿蒙石,故而山洞的布景勉强能看清楚。
只见这山洞宽阔高大,左右不见山壁,山顶吊着些各色各样的石头,这些石头形状不一有的像钟摆有的像吊灯还有些像野禽山兽。
一样的是不管像什么,这些石头上都没有雕刻的痕迹,也就是说它们的形状是天然形成的,绝对的鬼斧神工。
山洞很大很深,简直是一片全新的地下小世界。
至于山洞里有什么他没有看清,鸿蒙岩散发的光芒太模糊了,而且大多限于山顶和山壁四周,山洞地面却一片黑暗。
这样虽然说鸿蒙岩驱散了一部分黑暗,但山洞整体还是灰蒙蒙阴森森的,而且里面飘荡着灰雾。
雾气很古怪,有些地方浓郁有些地方稀薄,其浓郁之处与稀薄之处互相交融、时时摇曳,于是雾气便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这山洞里头是能够飘荡的。
受到雾气阻碍,王七麟极尽目力也只看到一片鬼鬼崇崇的阴影。
他看不清这座大山洞里头到底具体有什么。
谢蛤蟆的目力要比他更出众,他凝神远眺,道:“里面好像有一片楼,太远了、太黑暗了,看不清。”
徐大伸手捅了捅两人的后腰,说道:“你们先别顾着眺望远方,先看看眼下,你们看咱面前这上头,上面有冥文呀,写的是什么?”
王七麟后退几步抬头看去,果然发现他们上头的通道顶上有巨大的冥文。
谢蛤蟆看了一眼后说道:“长生俎宫!”
王七麟便问道:“这上面写的是长生俎宫?那这是不是这座……”
“什么?这里是长生俎宫?”唐铭震惊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他又立马问谢蛤蟆道:“道爷你刚才说这里头有楼房是吗?那是什么样的楼?你仔细看看,这楼的形状是不是像个大鼎?”
王七麟三人警惕的看向他。
他解释道:“长生俎宫是十万大山里头的一个传闻,相传这山里头有一颗长生不死药,这颗药便是珍藏在长生俎宫之中,这是许多年前,我们唐门在这山中所打探到的消息。”
王七麟和谢蛤蟆对视了一眼,两人想到了他们之前从阴阳坟地宫里头带出来的那篇残缺的鬼文,上面也提到了长生不死药。
谢蛤蟆纵身飞起往前看,说道:“前面的楼房不像大鼎,倒是像个坟,不错,中间好像是人堆起一个大坟堆来。”
听到他的描述,王七麟忍不住疑惑。
在山洞里造一座坟?
这不是古怪了么?如果想在山中搞一座墓葬,那整个山洞就可以算是陵墓了,往里安放好棺材即可,何必再在山洞里头堆一座坟?
徐大抱着燃木神刀撑着地问道:“七爷道爷,要不要下去看看?”
唐铭说道:“若这真是长生俎宫,我们当然要下去,里面有长生不死药!”
王七麟哂笑道:“神经病,这世上哪有长生不死药?人怎么可能长生不死?”
谢蛤蟆沉吟道:“无量天尊,长生不死药老道确实只听过没见过,但是若说起长生人,那老道还真是遇见过。”
王七麟问道:“是彭祖那种长生人吗?相传他活了八百岁。”
谢蛤蟆摇摇头说道:“老道不知道他活了多少岁,但是老道年轻时候走南闯北初见他时,自己仅仅二十二岁,那时候他是一副中年书生的模样。”
“前两年老道已经像如今这般垂垂老矣,可他还是一副中年书生的模样。”
王七麟好奇的问道:“他是什么人?你在哪里见到的?”
谢蛤蟆微微一笑说道:“七爷不必着急,你应当会见到他的。”
唐铭火急火燎的说道:“不管长生不死药是真是假,咱们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进去转转看吧?里面或许没有长生不死药,但或许有其他灵丹妙药呢?”
徐大和谢蛤蟆看向王七麟。
王七麟点点头。
唐铭有一句话说的对,来都来了……
这座庞大的山洞得到过修整,里头镶嵌着平整的石板,他们走的便是一条石板路。
王七麟唤出十咦率先进入黑雾之中,他想试试有没有毒。
黑雾飘荡,浓淡相宜。
随着他们往前走,穿过黑雾之后一道青铜墙壁挡在他们跟前。
这墙壁大概有一人高,外表全是斑斑驳驳的铜绿,仔细看上面还弯弯曲曲画了好些符箓咒文,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咒文的内容已经看不清了。
王七麟看到这面磅礴巨大的青铜墙壁便震惊了,他上手拍了拍,青铜墙壁发出‘砰砰’的闷响声。
里面是中空的。
但即使是中空的也很惊人,他说道:“如果这座长生俎宫确实是始皇帝时期所建造,那他们从哪里拥有了这么多青铜?竟然能在深山里头建起一座铜墙!”
谢蛤蟆说道:“七爷,老道之前已经与你说过了,你不能以现今的眼光去衡量上古时代。”
王七麟翻身上了铜墙。
铜墙宽阔,而且横截面形状很古怪,它不是像正常跟墙壁那样,上头是开阔整齐的墙头,它的墙头两边线条走向不是直线,是有着规律性转折的短线条。
他再往里面看,黑雾萦绕中,里头还是巨大的青铜器,但不是青铜墙壁了,而是一口口的青铜棺!
看着里面有序分布的青铜棺,王七麟陡然明白了自己脚下踩的是什么!
压根不是什么青铜墙,这是诸多青铜棺在首尾相连!
他们脚下踩着的是青铜棺!
棺材都是头宽脚窄,诸多青铜棺头碰头、脚碰脚,它们拼接严密,所以从上头去看,才会看到两侧线条是波折的。
但王七麟心里接着浮现出一个疑问:“不对呀,如果咱们看到的是一堆青铜棺材,那棺材彼此相连,它们又不是四方盒子,从侧面看怎么会看到一面平整的墙壁?应该看到的是有序起伏的波浪面!”
没有回答。
他身边静默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