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讀書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敌袭,就在后山,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支援盟主?”
“难道我们来犬戎山,是为了看戏的吗。”
“我们武林盟屹立剑州六百年,与国同龄,何时怕了外敌,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和敌人死战。”
“没有长辈在前御敌,我们这些年轻人却贪生怕死的。”
后山的动静引来武林盟帮众,以及附属门派弟子的主意,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听说有敌袭,一个个抄家伙,热血沸腾的要去后山死斗。
对此,曹青阳早有安排,管理内务的副盟主温承弼,率领帮众封锁通往后山的必经之路。
在超凡境界的战斗里,别说是年轻人,即使是四品武者,能发挥的作用也极其有限。
曹青阳不可能让这些“蝼蚁”参与到后山的战斗里。。
而姬玄等人奇袭后山,直接针对老盟主的原因也在于此。
只要老匹夫殒落,后续的斩草除根就会变的很容易。
“副盟主,山中的老幼女眷,已经安排下山,暂留在军镇,那里有军队保护。”
温承弼听着下属的汇报,缓缓吐出一口气,神色也跟着缓和,叮嘱道:
“让镇子准备好马匹、马车,让骑兵做好准备,一旦看见山中信号示警,立刻带着女眷和老幼去剑州城,找布政使。”
下属领命而去。
这时,一名着轻甲,佩长刀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沉声道:
“副盟主,外头群情汹涌,快封不住了。
“不少人从林子、后崖等地方去了老盟主闭关地。”
温承弼沉吟片刻,淡淡道:
“不必管他们,做好安抚准备。”
曹盟主给他的任务是护送妇孺离开,并阻拦教众靠近后山。
前者不会有什么问题和阻碍,但后者难度极大,因为武林盟终究是江湖人组成的势力,尽管训练有素,但纪律方面,山上的武者不能和军镇里的军队相比。
江湖武夫的特点:桀骜、自信、只服强者(未必)。
因此,作为武林盟总部的犬戎山遭遇敌袭,桀骜的江湖武夫能忍?
他们甘心什么都不干,乖乖听话转身离开?
直接申明敌人的强大,倒是可以让绝大部分头脑过热的粗鄙武夫清醒,但这样一来,势必造成恐慌。
极有可能被潜伏在盟中的敌人谍子抓住机会,煽动恐慌,制造动乱。
然后,一些心术不正之辈再火上浇油………
对此,哪怕到了这一步,温承弼一样有对策。
…………
柳公子跟着师父,两人随着人流,来到了通往后山的林子入口。
此地人头涌动,武林盟的教众提着各式各样的兵器,群情汹涌,想去后山一探究竟,支援盟主等人。
柳公子目光一扫,看到了蓉蓉姑娘,还有万花楼其他女子,她们皱着眉头,脸色又焦急又茫然。
“蓉蓉姑娘…….”
柳公子迎了上去,与万花楼等人颔首招呼,而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怎么回事,后山是老盟主闭关的地方吧?是不是……..”
是不是老盟主遭受了袭击?是不是这便是武林盟召集我们的原因?
他没敢问出口,因为现在大家情绪都很紧绷。
蓉蓉看一眼美妇人,低声道:
“我想,这就是盟主召集我们的原因。”
旁边的万花楼女子们默然不语,不觉得奇怪,显而易见,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能轻易想通这件事。
蓉蓉的师父,美妇人沉吟道:
“无需担心,即使撇开老盟主不提,我武林盟的实力也是顶尖的,除非朝廷铁了心要剿灭武林盟,否则中原之内,不会有任何敌人。”
至于中原之外,她想不到中原外的敌人有什么理由针对武林盟。
这时,通往后山的密林里,突然窜出几个拎着刀的好汉,他们满脸惊恐,像是上山砍柴的樵夫遇见了大虫,侥幸捡回一命。
“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溜进去的!”
两名披坚执锐的甲士,怒气冲冲的喝道。
从后山回来的几名好汉,根本不理他,冲着人群,大声喊道:
“是三品,是三品境界的敌人。”
“我们武林盟招惹了三品武夫。”
“还有好多四品高手,有,有佛门的高手……..”
“三品”两个字,像是丢入湖泊的巨石,让本就不安分的人群瞬间炸锅,嘈杂声宛如掀起的巨浪。
柳公子清晰的看见,身边的师父脸色狂变,看见眼前的蓉蓉姑娘睁大美眸,看见美妇人脸庞僵硬,看见周围的人露出了极度惊恐和茫然的表情。
“为什么三品武夫要对付我们武林盟?”
“难怪突然间召集所有帮派,难怪曹盟主要下赤旗令。”
“这,这……..我说气机波动为何如此恐怖,快逃吧,晚了的话,我们都会死。”
“逃什么逃,去后山看看,要是能观战,死也值了。”
场面有些失控,怕事者提出逃离犬戎山,免得被波及。好事者则热血沸腾,把生死置之不顾。
有悲观者,已经开始传播武林盟大难临头的言论,并奔走相告。
当然,也有不信的,听了这番言论后,想要进后山一探究竟,开始冲涌“关卡”,与守卫发生了肢体冲突。
“诸位安静!”
温承弼带着一队人马赶来,下属们在人群里开辟出一条道路,好让副盟主通过。
“且听我一言。”
身为副盟主,温承弼有足够的威望压制混乱,人群稍稍安静下来,一道道目光聚焦在副盟主身上。
“不久前,曹盟主得到许银锣的通知,武林盟将迎来大敌,敌人是巫神教和佛门的人。至于敌袭的原因,尚且不明。
“曹盟主得到消息后,便立刻召集各大帮派的兄弟,共御大敌。此事不曾公布,是为了避免恐慌。
“请诸位放心,有老盟主、许银锣和曹盟主在,此处危机不过尔尔。”
温承弼的这番话很有技巧,没有一味的隐瞒和否认,这反而会加剧恐慌和导致教众不信任。
然后,抬出了许七安出来。
自从京城斩昏君的风波后,许七安的声望宛如烈火烹油,在民间,在江湖,几乎被神化了。
称他是应运而生,拯救大奉的救星。
元景帝自沉迷修道后,声望日渐下滑,昏君形象深入人心。百姓在遭遇天灾人祸,生活艰辛时,会下意识的罪过归咎到统治者身上。
史上许多皇帝,在灾年都会下罪己诏来平息民怨,便是此理。
果然,听见许银锣也参与了此事,惶恐的情绪一下子减弱许多。
不少人如释重负,脸色明显有所好转。
相比起活在传说中的老盟主,许银锣是真实的、形象正面的存在,能让人安心。
温承弼继续道:
“三品层次的战斗,非常人能观望,后山已成禁地,诸位莫要靠近,速速散去。等事件平息再回来。”
当场,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离开,有的是回去收拾金银细软,逃离犬戎山,免得受到波及。
但温承弼很清楚,有很大一群人,会偷偷从别处溜到后山。
想完全杜绝是不可能的,他刚才那番话的作用是,让修为低的教众知难而退,就算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的长辈也会拦着。
………
“师父,我,我想去看看。”
柳公子双眼冒光,又激动又兴奋又畏惧。
中年剑客看他一眼,淡淡道:
“你想死我不拦着,正好这把剑将来传给我亲生儿子。
“要去后山可以,先把墨阁的弟子们带到山下去。”
媳妇都没有的人,也配谈儿子……..柳公子心里腹诽一句,看见蓉蓉姑娘眼里也有亮光,似是恐惧,又像是激动。
超凡战斗对江湖人来说,吸引力太致命了。
安排好墨阁的弟子后,柳公子随着师父,从侧峰绕路去后山,沿途遇到许多有相同目的的武者。
要么是仗着艺高人胆大,独自前往,要么是师父带徒弟的组合。
中年剑客沉声道:
“南峰的崖顶可以看到后山,距离又远,还算安全,但为师不知三品的战力究竟如何,因此你要时刻待在我身边,不得乱跑,一有情况,我便带着离开。”
他对自己的轻功还是很自信的。
柳公子正要应答,忽然看见天空一道金光落下,朝着后山方向砸去。
那些赶往南峰观战的武者,也纷纷抬头,注意到了那道金光。
……….
“曹盟主!!!”
刚才有多自信,现在,杨崔雪等人就有多惊恐。
从天而降,一脚把三品的曹青阳踩进土里,佛门金刚的强大和恐怖,超出了武林盟这方的预料。
而看那名丑陋金刚轻松的姿态,似乎这只是一件小事。
原来三品也是有区别的………傅菁门等四品武者,心里油然而生这个念头。
“嗬嗬…….”
曹青阳喉咙里,发出破风箱般的声音,正如刚死去的苍龙。
修罗金刚的一脚,让他五脏六腑受到巨大损伤,断裂的胸骨刺穿心脏。
如果不是许七安的精血效力还在,他刚才已经死在这一脚之下。
“中原武林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现一位超凡,你的天资很不错。”
修罗金刚低头,俯视曹青阳,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他的天资,说道:
“若是肯皈依佛门,本座亲自收你为弟子,教你金刚神功。五年之内,你可入三品,成为佛门护法金刚。受西域万万人香火。”
曹青阳血丝遍布的眼球,死死盯着他,不说话。
“我佛慈悲,但本座并非禅师,责任是护教杀贼,不受佛门戒律限制。”
修罗金刚加重力度,只听“咔擦”一声,又有胸骨断裂。
曹青阳眼前一黑,喉中喷出大量的血水,胸口的血液染红了修罗金刚没有穿鞋子的、暗金色的大脚。
修罗金刚淡淡道:
“修行不易,曹施主莫要自误。这一身道行,常人几辈子都修不来。”
曹青阳艰难的转动脖子,转动眼球,看向了后方的石门。
修罗金刚“哦”了一声,随之扫一眼石门:
“佛门不会强人所难,你既心有挂碍,贫僧便替你除了俗世中的牵挂。”
他收回大脚,不再看曹青阳,缓步走向石门。
………..
“盟主!”
武林盟众人惊叫出声,望着修罗金刚的目光,惊怒中夹杂着憋屈。
这位佛门护法金刚,竟要当着老盟主闭关的地方,当着他们的面,把武林盟的盟主度入空门?
狂妄!
可就算如此,他们除了心里狂怒,实际行动上不敢做出任何有效抵抗。
因为结局会是度凡金刚轻描淡写一巴掌,直接把武林盟的四品武者拍成肉沫。
这种螳臂当车,纯粹找死的行为,让最桀骜的傅菁门都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
另一边,快步登上南峰的柳公子等人,成群结队的聚在崖顶,登高望远,从后山石壁处的情况映入眼帘。
“那是曹……..曹盟主?”
精品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討論-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
柳公子把眼睛眯到极致,隐约看见一位身高巨大,宛如铁塔般的暗金色身影,脚下踩着一人。
那人满脸鲜血,依稀是盟主曹青阳。
他的目力还没强到这种地步,立刻求证般的看向身边的师父,看向其他武者。
柳公子从他们眼里,看见了惶恐和不安。
真的是曹盟主……..柳公子没在出身,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嘴,任由震惊和恐慌的表情在脸上发酵。
“许银锣呢?”
突然,有个女子声音尖锐的叫了一声。
“不是说许银锣也参与了吗,为什么只有我武林盟的人,许银锣为什么不在?”
这是万花楼的女子,清秀的脸庞微微发白。
断臂的白虎摇摇头,笑道:
“佛门这强行度人的毛病,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
“若是曹青阳真的皈依佛门,他会不会转头报复我们?”
柳红棉更在意这个。
“不会。”
乞欢丹香摇头,说道:
“皈依佛门,要先听经三日,三日之后,便是十恶不赦之徒,心里也只念着佛门的好,忠诚的很。
“呵呵,佛门管这叫四大皆空。”
这时,净缘淡淡道:“度凡师叔出场,想来足以让许七安现身。”
另一边,修罗金刚已经靠近石门,他脚步沉稳有力,每一步都在地面留下一个脚印。
仿佛是无法阻拦的巨人。
但铁塔般的身影距离石门不足一丈时,忽地清光腾起,一道白衣身影挡在金刚和石门前。
此人身高普通,相貌普通,气质普通,就如同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你一不留神,他就混入人群里再也找不出来。
“布……..”
孙玄机看着远处的曹青阳,似乎想要解释。
曹青阳喉结滚动一下,艰难道:
“我明白了,不用解释………”
这个男人是唯一不需要开口,曹青阳就能理解的人。
………….
PS:推一本书:《我的云养女友》简介:云养猫,云养狗,你试过云养一个女朋友吗?
PS:今天状态还行,我去码下一章。但肯定很晚更新,不建议大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