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柯學驗屍官 txt-第454章 實力不容小覷分享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在将调查死者社会关系、寻找犯罪嫌疑人的任务交给搜查一课之后,林新一便回过头来,着手对案发现场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勘察。
现场往往会有凶手在不经意间遗留下的痕迹,这是他自己意识不到,也无法销毁的。
林新一希望自己能发现这样真正可靠的证据。
而不是完全把希望寄托在那虚无飘渺的运气,祈祷凶手恰好被警方堵在了商场里,没机会处理自己身上的痕迹。
就这样,时间没过去多久…
搜查一课的警员们便兴冲冲地回到了他面前:
“林管理官,我们找到您要的嫌疑人了!”
“这么快?”林新一停下手头的现场勘察工作,神情有些讶异:
调查社会关系听着容易,其实是一项非常困难、复杂、且费时费力的工作。
毕竟这又不是种玩什么游戏,不可能一点开NPC的“角色关系”页面,就能看到他的好友、他的仇敌是谁。
想捋清楚一个人的社会关系,警方往往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一线走访、调查,甚至是像居委会大妈一样找群众拉家常。
所以当林新一把这个任务交给搜查一课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担心,他们能不能赶在商场封锁解除之前找出嫌疑人来了。
现在搜查一课倒是很快就把任务完成了,但却又快得让人不放心了。
“林管理官,你放心吧!”
前来汇报的警员笑道:
“这次算是个意外之喜。”
“我们只是在数据库里查了一下死者蓝泽多惠小姐的档案,就发现她的档案里有车祸致人死亡的纪录。”
“原来蓝泽多惠小姐曾在一起车祸事故里撞死过一个10岁的孩子。”
“那个孩子的父亲名为定金芳雄。”
“他现在就在这家商场做着保安的工作!”
先前目暮警部听到车库里有人呼救,就安排了手下警员联系商场保安,协助警方封锁现场。
所以当他们查到“定金芳雄”这个名字之后…
他们中很快就有人发现,自己联系上的那个商场保安,名字就叫定金芳雄。
“而那位定金芳雄先生,还就是负责这地下车库进出入安保的门卫!”
“现在他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随时可以接受调查!”
蓝泽多惠是撞死定金芳雄儿子的凶手,定金芳雄自然会对她心怀怨恨。
而他又正好是这家商场地下车库的保安,对这案发现场的环境无比熟悉。
既有作案动机,又有条件。
这显然就是警方要找的头号嫌疑人。
“那好。”
林新一也来了精神:
“快把那位定金先生带过来吧!”
很快,警员们押着那位定金芳雄先生来到现场。
他穿着一身朴素的保安制服,面容看着沧桑老迈,眼神也平静得如同一滩死水,完全没有光彩。
而被警察这样如临大敌地对待,定金芳雄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他没有表现出正常人被警方怀疑时的惊慌,只是沉默着瞟了那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一眼。
然后转过头来,神色平静地与林新一对视起来:
“你是这些警察的头头?”
“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新一没有回答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他只是眉头一挑,问道:“你不紧张?”
“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紧张?”
“一般人都该紧张。”
“我不是一般人。”
“我是我死去孩子的父亲。”他又不解气地瞥了蓝泽多惠的尸体一眼:“看到这个女人遭了报应,我只会觉得开心。”
“不,你并不开心。”林新一能看得出这个男人眼底的愤恨:“看来复仇并没有让你得到解脱。”
“…….”
定金芳雄不说话了。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而与此同时,他的态度也已然很明确地摆了出来:
警方想怀疑就怀疑吧。
反正他是不会主动承认的。
“你还想狡辩吗?”林新一悄然加重了语气:
“蓝泽多惠的死亡时间,到现在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而你,定金芳雄先生,在20分钟前,就被搜查一课的警官们找上门来,要你协助调查。”
“从那时开始,你就一直处于警方的视野之下,根本没机会做什么小动作。”
“也就是说…”
“从你杀害蓝泽多惠小姐开始,到被目暮警部的部下找到之前,你最多只有不超过10分钟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目暮警部率队在附近埋伏,又因为听到呼救声而突然对商场进行封锁,这些对你来说,都是完全无法预料的意外。”
“恐怕你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警方会这么快找上门来吧?”
“在这短短10分钟时间里,你真的能把,或者说能想到要尽快把凶器、血衣这些证据处理干净吗?”
林新一目光如炬地望了过来。
可定金芳雄的表情仍旧没有变化。
现在众人将怀疑的目光死死地钉在他的身上,他的嫌疑几乎是已经洗不清了。
所以他干脆不留一点掩饰:
“警方说话不是得讲证据么?”
“既然警官你提到了什么凶器、血衣,那就请把它们找出来吧。”
“哦,对了…”
定金芳雄很有要反客为主的意思:
“就算真的找到了什么凶器和血衣。”
“你们又怎么能证明,这些东西就是我的呢?”
“这…”林新一眉头一皱:
的确,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因为柯南和毛利大叔闹出的意外,凶手在作案后没多久就被警方堵在了现场。
凶手的确没时间仔细处理物证。
但他却有时间丢弃物证:
除非这家伙傻到把凶器和血衣藏到自己办公室,否则警方就算在这商场里找到了凶手遗弃的物证,也没法证明他就是凶手。
毕竟,凶器和血衣上又没写名字,怎么能证明就是定金芳雄丢的。
如果他行凶时戴了手套,那凶器上就不会有他的指纹。
衣服上或许能找到他身上的皮屑,但这一点却不能保证绝对成功。
因为皮屑是从皮肤上掉下来的,所以不难理解,只有秋衣、内裤、衬衫等和皮肤直接接触的贴身衣物,才容易沾染到皮肤脱落的皮屑。
而今天天气寒冷,凶手作案时肯定穿着外套。
如果是外套的话,一般只有袖口、衣领这种有机会和皮肤发生摩擦的部位,才能顺利地检出皮屑。
如果他穿的再是那种挨不着脖子的无领外套,然后再用手套垫着腕口,不让袖口和腕部皮肤接触,那…
想从那件外套上找到凶手遗留的皮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只能祈祷凶手发质不好,多掉点头皮屑和头发到外套上。
而相比于外套,最有希望成为证据的还是手套。
因为手套肯定会和皮肤直接接触,内侧很容易就能找到凶手遗留下的皮屑和毛发。
但问题是:
手套里面能找到凶手的皮屑,外面却不一定沾到了死者的血。
只要定金芳雄小心一点把手套和凶器、血衣分开丢弃,那即便警方找到了这只手套,也没法证明戴过这手套的他是杀人凶手。
“这家伙…”
林新一看了看定金芳雄那平静如水的脸。
定金芳雄能表现得如此镇定、自信,显然是对他心中担心的那些破绽,都有所了解和准备。
看来这家伙平时没少读书看报,对鉴识课和科搜研的那些科学鉴定手段都极为了解。
估计至少有二十集《今日说法》的功力。
还兼修一季以上的《科搜研之女》。
实力不容小觑啊。
“情况有些麻烦了。”
林新一眉头微蹙,但神情仍旧自然。
因为越是这种情势不利的时候,警方就越不能在犯罪嫌疑人面前露怯。
他始终保持着那种镇定自若,不为所动的姿态。
但定金芳雄却并没有被吓到。
他的神态还是那般平静:
“警官,既然你们都把我押到这里。”
“那请拿出你们所说的证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