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二百七十一章 濃霧下的謎團讀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赵以州并非愚钝,自然看出此时气氛的怪异,他端了端身板说道:“丞相大人,隋兄呢?”
这话一出,江宴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之前不知隋辩的真实身份也罢,如今明白躺在床上的人是谁,江宴自然不会再让两人走的如此之近。
玄乙自是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上前一步说道:“赵大人借一步说话。”
现在谢长鱼的状况未知,虽然江宴见过一些唐门之术,但并非完全懂得,此时多一人便多一份累赘。
赵以州看了眼江宴,转身跟随玄乙走到后廊。
“赵大人,隋大人那里出现了一些状况,需要您先留在此地。”
听着话定是出了一些事情,赵以州搓了搓手,看向屋内。
玄乙挡在他的身前说道。
“玄墨会留在此地保护你的安全,赵大人放心。”
赵以州离开之后,江宴便走回屋中,看着床上的人,她的脸色已经惨白,看来这禁制的伤害不小。
那玄衣男子的身份果然不简单,居然会使用唐门禁术,不过月引的和月流的事情还需多些观察,如今耽误之际便是救治谢长鱼。
昏迷之后,谢长鱼的意识有过瞬间的清醒,但是身上丝毫没有力气,只是动了动手指没有醒过来。
“大人,赵大人答应留在这里。”玄乙在门口说道。
“嗯,准备马车,我们回桐城。”
眼前不能前行,最近的路便是回去,江宴将谢长鱼抱起走出阁楼。
看着玄墨在外面忙活,玄乙只能露出同情的眼神,本来还在叨念尽快离开这鬼地方,现在赵大人留下来之后,他只能暂时留驻。
玄乙驾马车离开,看着飞扬的尘土,楼上的赵以州和楼下的玄墨均是一脸的忧伤。
带着月流离开的玄衣男子,回到准备好的旅店住下。
这里的酒家已经遇害,谁能想到唐门中人居然会做出这些事情,百里外无人靠近。
月流失血过多,面色惨白如纸,其他受伤的唐门子弟在楼下疗伤。
玄衣男子看着月流的脸,手中发力将自己的内力打入她的体内,随后自怀中拿出一枚丹药放入她的空中。
片刻,月流的脸上回复血色。
“咚咚咚!”
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玄衣男子没有发话自是没人敢上楼,而这声音绝不是自己人。
他警觉的竖起耳朵。
“咚咚咚!”门外再次响起三声,随即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玄衣男子用内力寻了一下声音,四周都没了声响。
许久,他转动轮椅行至门边,吱呀一声将门打开。
引入眼中的是一具男人的尸体,没有脸,双手双脚形状怪异的被扔在地上。纵然见过再多的场面,忽见这样的场景也有些惊觉。
犹豫片刻,玄衣男子推动轮椅走了出去,隔着长廊望下楼下,数十具尸体与门前尸体的形状相同。
看来就在顷刻间,这里的人全部被解决了。
“不好。”
忽然想到什么,玄衣男子急忙转动轮椅回到屋中,而床上已经空无一人,月流消失了。
整个旅店充斥着血腥味,风吹过楼堂阴森恐怖。
他捏紧自己的双手哼哼的笑了起来,伴着空档的房间回响着渗人的声音。
城镇再次泛起雾气,比之前的要浓上数倍。
正在处理活尸的玄墨看着脚下越来越模糊的影响,自觉不妙,扔下剩余的活尸跑回了空楼。
“玄墨,玄墨呀!”
在屋中看书的赵以州自然发现周围的雾气,连忙跑了出去,眼前的视线只能看清一臂远,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抖起了双腿。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平日里阿婆总是与他念叨着佛祖保佑,此时赵以州脑中只有神仙显灵。
“别念了,除了我谁还会救你。”
终于听到玄墨的声音,赵以州挥动着双手,终于摸到了他的身体。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七十一章 濃霧下的謎團鑒賞
玄墨是习武中人,视野自然比赵以州明亮许多,顾不得拿上东西,凭着记忆,两人漫步前行。
玄乙的马车行驶的很快,在雾气蔓延整个城镇之前,就已驶向回桐城的乡路。
谢长鱼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被江宴捕捉到。
他已经封闭了她的气脉,不可能会在昏迷的状态下自己打通,强烈的第六感袭上心头,江宴掀开车帘望向外面。
果然,远处的城镇已经迷蒙一片。
“停车!”
玄乙自顾驾马,听到声音紧急勒住马绳。
“主子?”他回身望了一眼,余光瞥见远处的浓雾。
“是活尸镇?!”玄乙与玄墨均在里面没有出来,此时征兆定不是祥事。
纵身下马准备走到车窗边,只是一步,车体瞬间炸裂,江宴与谢长鱼飞了出来,对立站在路边。
“大人小心!”玄乙飞身上前,挡住了谢长鱼的快剑。
几番交涉,玄乙不及谢长鱼的剑影,肩膀处受了一剑。
江宴抽出腰间的软剑,它久未出鞘,一是没有遇到值得拔剑的对手,二是月央剑出鞘必见血。
“她已经被控制了。”将玄乙喝退,江宴迎了上去。
虽意志模糊,但是月央剑的剑身刺有龙纹,只划破谢长鱼的颈边便露出刺眼的金光。
谢长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体内翻腾的血液似是被剑上的龙纹召唤一般,脑中浮现的均是自己前世的场景。
月央剑,是谢长虞的贴身宝物。
见她停顿,玄乙捉住时机,几步上前再次封住她的气脉,江宴翻手将剑柄靠近她的眉心,谢长鱼终于扔掉手中宝剑,再次晕厥。
“大人?”玄乙不知此时应该作何,只能看着身旁的江宴。
“此处凶险诡异,尽快回桐城。”
虽知玄墨与赵以州还在活尸镇,但此时顾已顾不得两人安危如何,谢长鱼的禁制不解除,他们均有生命危险。
“是你吗?”江宴看着地上的谢长鱼,用绳子将她捆绑了起来。
在完全恢复意识之前,他已经不打算将绳子解开了。
江宴知道,月央剑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刚刚与谢长鱼的对视中,他看到了她眼中的精光,是对月央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