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1029、找奶的艱辛歷程(求月票)鑒賞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刚才就在走廊上接电话,在这个过程中没人进卧室,陈子佩又不能自己取下纸巾,唯一的答案就是小鱼儿起身帮忙了。
不过他也是贱的离谱,明明猜到是萧容鱼做的,还故意用语言刺激和挑逗:“哎呀!闺女,谁帮你把纸巾取下来的啊,莫非是某个人美心善的仙女?”
小小憨包眨了眨眼睛,呆呆的看着入戏很深的亲爹,她也就是不会说话,不然指定要骂一句“爸爸真是神经病”。
不过任由陈汉升在这边油嘴滑舌,萧容鱼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右手握着鼠标,左手攥成拳头放在腿上,冷得像一块融不化的冰山。
“吃早饭了,出来洗手吃饭了······”
这时,外面传来梁太后叫唤的声音,陈汉升担心动作太慢被骂,于是先把吃饱喝足的闺女送回婴儿床上。
等到陈汉升离开后,萧容鱼才站起来走到卫生间,张开攥紧的左手,掌心里果然是一张纸巾。
萧容鱼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去帮着陈子佩,也许那一刻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想看着婴儿难受。
“呼~”
萧容鱼用冷水洗了洗脸,她深呼一口气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总之很快就要回国了。
回国以后,一切都还是和之前一样。
······
早饭的时候,萧容鱼很少说话,不过梁美娟会故意找些话题,让这顿饭吃得没那么冷清。
“小鱼儿~”
梁太后问道:“一会你准备做些什么呀?”
“打算去书店转一转。”
萧容鱼回答道:“我正在完善研究生的论文课题,需要买点书籍参考一下。”
“噢~”
梁美娟似有所悟,又不太确定的问着陈汉升:“你好像也是研究生吧?”
“什么叫好像,我就是实打实的研究生!”
陈汉升不满的回答一句,然后冲着朱赛雯使了个颜色,seven同学会意的说道:“萧主任,我一会也准备去书店,要不要一起呀?”
萧容鱼看了一眼朱赛雯,点了点头。
朱赛雯虽然是果壳电子的员工,但是长得清秀漂亮,性格也比较活泼,听说她还是建邺审计学院的毕业生,萧容鱼不会因为陈汉升的原因,因此讨厌果壳电子的每一个人。
聂小雨还是果壳系的呢,陈汉升脚踏两只船的事情曝光后,萧容鱼对聂小雨的态度依然没什么变化。
吃完早饭,萧容鱼和朱赛雯开车去了书店,顺便熟悉居住地周围的环境,中午也应该不会回来了;
梁美娟抱着小孙女在外面晒太阳,保姆林阿姨也在旁边陪着聊天;
陈汉升在书房里看着邮件,这个时候国内应该是深夜,不过那些高层管理熬夜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尤其果壳三代手机即将推出,果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筹划在港股上市,事情还是不少的。
所以,很多时候陈汉升一个电话就打了一个多小时,两三个电话打完就已经吃午饭了。
下午的时间过得更快,小小憨包午睡醒来后,陈汉升帮着喂一次辅食,再换一次尿不湿,还没注意太阳就慢慢的下沉了。
美国的夕阳也一样充满着哀愁,黄昏余辉染红了天角,落在地面上好像铺着一层胭脂红的光影,晚风徐徐吹来,数片落叶在脚边如同飘萍般翻滚,总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寂寥。
陈汉升坐在院子里,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涣散的在发愣。
陈子佩坐在爸爸的膝盖上,两只小短腿悬空,嘟着胖乎乎的红脸蛋,也在傻傻的发愣。
父女俩好像变成了一大一小两尊石像,从外面回来的朱赛雯看到了,她笑着感慨道:“陈董在公司的时候,总是一副精力旺盛的样子,要不是当了他的私人秘书,我都不知道大老板私底下也会发呆呢,这就是男人当爸爸以后的变化吗?”
萧容鱼和朱赛雯在一起好几个小时,两人不再那么陌生了,不过萧容鱼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她又能怎么回答,难不成要告诉朱赛雯,其实看到这一幕,自己内心也有一丝暖意流过?
所以下了车以后,萧容鱼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陈汉升和陈子佩,径直从他们身边经过。
反而小小憨包目光一直跟着这个“妈妈”,脖子也跟着萧容鱼的身影移动,萧容鱼走进屋里后,她还仰着头和爸爸轻轻“喔”了一声。
好像在疑惑,她为什么不过来亲亲自己呢?
“不管她,口是心非の女人!”
陈汉升微微眯着眼,他就不相信了,面对这么可爱的小小憨包,萧容鱼迟早有一天会绷不住的!
······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小小鱼儿,只是她的外公外婆仍然不服输,老萧和吕玉清都相信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奶妈,并且坚持到萧容鱼回国。
所以美国这边由傍晚步入暮色的时候,国内那边正是灿烂的朝阳,老萧和吕玉清也行动了起来,而且是双管齐下。
萧宏伟回了港城,因为他还没有内退,本职工作的任务也比较多,另外也要继续在老家那边利用关系寻找愿意提供奶源的年轻妈妈。
吕玉清就拉着边诗诗,一起去建邺各个大医院的妇产科咨询。
至于陈兆军,这个“能力下降”的前区府办公室主任,干脆就让他在家带孩子吧!
萧宏伟两口子本来都怀疑老陈是“出工不出力”,他就是想看到陈子衿和沈幼楚的羁绊加深,所以找奶妈时才故意不用心。
不过,当吕玉清和边诗诗亲自到达现场以后,面对妇产科室走廊黑压压的一群女人,吕玉清才撇撇嘴说道:“没想到还真是误会老陈了,也的确是不容易。”
想想这样一幅画面:一个50岁的老头,在这里挨个询问“打扰一下,请问你有多余的奶吗?”,他没被医院保安抓起来,都算是老陈比较机智了。
所以这事还得女人应付,吕玉清和边诗诗出马以后,很快就和这些孕妇、准孕妇、年轻妈妈熟络起来,当然这也是吕玉清气质出众,而且一看家里就比较有钱。
边诗诗相貌甜美,嘴巴“吧嗒吧嗒”也比较能说,女人们也都比较八卦,开始都以为这是母亲陪着女儿过来做孕检的。
可是等到吕玉清把真实目的讲出来,所有人眼神一下警惕起来,大部分女人都摆摆手表示不愿意当其他孩子的奶妈,还有少部分干脆直接离开了座位,她们直接把吕玉清当成骗子了。
虽然鉴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目前还没有人报警,但是这种这种排斥感已经很明显了。
“吕姨,这样不行的。”
边诗诗建议道:“我们还是要找到医院里的熟人,请她们牵线搭桥才可以。”
“建邺的熟人比较少啊,目前只有一个。”
吕玉清有些迟疑:“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帮忙。”
吕玉清口中的“熟人”就是省人民医院妇产科的高教授,当初萧容鱼怀孕以后,陈汉升特意请到了她定时上门体检。
当然这个诊金也很高,高教授每次离开的时候,陈汉升都要塞上一个厚厚的信封。
其实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年收入也是很高的,也许高教授看上的并不是这点钱,而是和陈汉升这样一个成功商人的关系。
现在吕玉清要找奶妈,那就是和陈汉升对着干了,高教授还愿意帮忙吗?
“那也总得试试啊。”
边诗诗噘着嘴说道:“总比咱俩在这边瞎折腾强啊。”
“行!那就试试!”
于是吕玉清和边诗诗又来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高教授当然记得萧妈妈了,非常热情的接待了她们。
不过,当高教授听到了吕玉清的诉求以后,她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医生,没有办法进行私底下的奶源介绍,这是违反妇产科医生职业道德的行为,而且产生经济利益的时候,这种行为还触犯了相关规章制度。
高教授解释完毕,她就匆匆赶往下一台手术了,徒留心有不甘的吕玉清。
“什么叫违反职业道德,什么叫触犯规章制度。”
火熱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1029、找奶的艱辛歷程(求月票)讀書
吕玉清冷声说道:“她去年收红包的时候,怎么不见有这个思想觉悟呢,这肯定是陈汉升打过招呼了,她只是不敢得罪资本而已。”
不过吕玉清不忿归不忿,但是她拿人家根本没有办法,吕玉清在港城是市供电局的副局长,丈夫又是公安局的领导,属于既有钱又有权的家庭,办事非常的便捷。
可是在建邺这种省会城市,吕玉清几乎没有影响力,她和一个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区别。
“喂~”
吕玉清心里有些委屈,打给了老萧诉说委屈,好在萧局长那边效率还不错,他表示又通过关系找到了一个年轻孕妇,下班后准备过去看一看。
“她是做什么的?漂亮吗?年纪多大······”
吕玉清刚要甩出一连串的问题,突然想起了昨天魏红艳的教训,还有今天经历的艰辛过程,马上改口道:“有奶就好,有奶就好,你赶快送过来吧。”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