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314.嫉妒、迷茫與命運降臨相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听到帕斯的话,King张开双臂,转了一圈,“真身与否,站在此时此刻此地,还能够再多作计较吗?”
很有哲理,但是帕斯却并不想和King多说些什么。
“我要打败你,”帕斯说道,“为你所做下所有罪孽做一个了断!”
“哈哈哈哈……分明是为了低劣的理由,却偏偏要插上大义的旗帜,”King摇了摇头,“你只不过是不想失去唯一的栖身之所,如果不是感受到了自身即将失去一切,你会牺牲自己的安乐转而帮助人类吗?”
帕斯沉默下来,没有回答。
的确,King说的没错,如果不是突然感受到了有失去一切的恐惧,那么自己真的会站出来帮助人类吗?
但是无所谓,King并没有戳中帕斯真正虚假的一面……
“最重要的是……”King咧嘴,“你并没有怀抱着崇高的理念,你只不过是想超过一个已经失败的人。”
“闭嘴,没有心的邪恶人类,你又能明白什么!?”
“明白什么?”King依然在笑,“我只不过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与我相似者何其多啊,就像是你,也和我一样在嫉妒着那个孩子的天赋!”
“住口!”
“为什么要让我住口呢?”King张开双臂,“最让我无法理喻的行为,就是人类明明都是一样的,丑陋且不堪造就,但是却偏偏要用各种幌子去隐瞒自己的真面目,为什么就不肯坦诚相待一点呢?”
说完,King仰天狂笑起来,直到将肺里的空气全都笑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夹杂着放射物质的空气,“不过,也多亏了人类的不堪造就,才让我有机可乘,看到了吗?这个世界再度放弃了希望,他们抛弃了你然后投奔到了我的怀抱!”
“明明你才是那个最不堪造就的人类!又在这里说什么!?”帕斯抬起了决斗盘,不再和King多说,“在这里打倒你,无论这个世界上还剩下多少人!都是我们赢了!来吧!黑暗游戏!”
远处的教堂传来了悠扬的乐曲,钟声徐徐敲响,预示着一个正点的到来。
King抬起头,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神在保佑,也许是构成炸弹的某个模块出了问题,远处的教堂似乎安然无恙……
虽说安然无恙,但是主体部分已经彻底消失了,只剩下了钟塔孤零零的立在不远处。
仔细想来,playmaker和焚魂者,应该已经到达那个为他们准备的地狱了吧?
“仅仅是听了个皮毛,就以为自己有了黑暗游戏的能力吗?”King的笑容依然未变,却带上了一丝轻蔑。
在钟声中,King的声音似乎变得无比洪亮,也十分刺耳。
“那么好吧!为了让你认清差距,我就用至高的规则,来告诉你,究竟谁才是这个世界和一切的主宰!”
“DUEL!”×2
黑暗游戏的力场笼罩在全场,让整个世界都在两人的眼中黯淡了下来。
帕斯戴上了稻草人记忆中另一个世界的决斗盘,而King的手腕上亮起了一道白光的手环。
此刻的“现实”与link vrains之间的那层薄膜似乎已经被剥离了,现实与虚幻的分界点变得模糊起来。
钟声敲响十一下,然而,就在第十二声敲响之时,就像是连贯的画面突然间被剪辑出了断层一般,帕斯脸上严阵以待的表情忽然间变为了茫然,随后便是错愕。
直到第十二声钟声敲响,他才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愕然的看向了远处教堂的钟塔,又看向四周和他的决斗盘。
【LP:4000】
“生命值4000?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King抱着双臂,带着冷笑,“你似乎以为,只要脱离了我的游戏,那么就能在我的规则之外打败我对吗?但是很遗憾,现实就是现实,而你的命运,正如你现在的手卡一般一目了然。”
King指着帕斯的手卡,“从左到右依次是【均衡负载王】、【斩机除武】、【增殖的G】、【虚无空间】、【斩机加武】,”
帕斯低下头,看着手卡,目光中流露出愕然的神情。
“怎么了?先攻的归属权还没有决定,不开始这场决斗了吗?”King说道,“那么真遗憾,先攻就归我所有了,我的回合,抽卡,通常召唤【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
一张卡被King拍在了决斗盘上,手持圣锤的金发少女出现在了他的场地上。
“【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以外的一张教导卡加入手卡!我将【教导的惩罚】加入手卡!”
一张卡从决斗手环飞出,落到了King的手中。
King展示了一下手中的陷阱卡,随后将其盖在了后场上,又反手将另一张卡拍在了场地上。
“我将一张卡盖放,然后发动场地魔法卡,【王战的舞台】!”
流光溢彩的白色光芒在脚下流动着,形成了一座巨大的舞台,光芒勾勒出北欧神话中尤克特拉希尔树的形象,随后消失于虚无。
“我就这样结束回合,”King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着帕斯,“好了,现在轮到你的回合了!”
帕斯看着卡组的最上方,瞪得大大的眼睛中满是犹豫和疑惑。
“怎么了?不抽卡了吗?”King看向帕斯的身后,倒计时的数字正跳动着,时间正流向对帕斯不利的一方。
“等到计时结束了,这场决斗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我的回合,抽卡!”哪怕心中还有疑惑,但是战斗还要继续,更何况,接下来不可能……
当卡面转到自己这边的那一刻,帕斯的眼睛猛然间瞪大,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怎么会……”
“【斩机超阶乘】,”King冷冷的笑了笑,“这是你现在抽到的卡,我说的没错吧?”
帕斯猛地抬起头,同样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了King。
King说的没错,帕斯现在手中拿着的,就是【斩机超阶乘】这张斩机的陷阱卡。
“你以为,自己的力量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吗?”King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儿子,你只是一个仿冒品而已……”
“这就是……你的技能吗!?”帕斯攥紧了拳头,几乎将牙齿咬碎。
逃不掉了,这一次……这场决斗不!这场战斗,对自己而言已经结束了!就连技能都无法使用的结束了。
但就算是如此,我也会尽自己最后一点力量,给母亲获胜的可能!
“这就是你的技能吗?King!?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以为我会给你联络的时间吗?”King看向了帕斯的决斗盘,联络的按钮正在开启,只是因为黑暗游戏的力量一直都无法传输出去,“真是遗憾,知道我的技能的,只有你我,任何记录都无法保留下我的能力……”
说完,King抬起手,“【王战的舞台】效果发动!这张卡在场上发动期间,对手从卡组将卡加入手卡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只【王战】怪兽特殊召唤!”
“手卡中【增殖的G】效果发动!将这张卡从手卡送去墓地,这个回合,每一次对手将怪兽特殊召唤,我就能从卡组抽一张卡!”
“没用的!没用的!”King狂笑着,“我将卡组中的【轰界王战·哈尔王】特殊召唤!”
流光溢彩的舞台闪烁着白色的梦幻般的光芒,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再度随着King的召唤而出现在两人脚下。
其中一个象征着王国的光环中,忽然间化作了漆黑的暗,随后一名身披盔甲,全身散发着黑暗色调的魔法师出现在King的场地上。
兜帽盖住了那个人的真面目,只留下一对斗篷下红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帕斯。
“【增殖的G】的效果……”
“接下来,根据【增殖的G】的效果!”King比帕斯更早开口,如同嘲讽一般高傲的俯视着帕斯,下达了宿命的预言,“你会抽到的卡是【墓穴的指名者】!”
“切……”帕斯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抽出卡组最上方的那张卡,在看到那张卡的一瞬间,眼角狠狠的挑了挑。
“很优秀的一张卡,不是吗?”King在看笑话,“但是这场决斗,你是用不上这张卡的!接着【王战的舞台】再度发动!”
脚下,闪烁着流光溢彩的世界树再度浮现。
无数的光点飘向了天空,落到了King的身边。
“对手的回合王战的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在自己场上将【王战团队衍生物】(光/天使,4星,攻/守1500)尽可能多的特殊召唤!我的场上还剩下三格空位,因此可以召唤三只衍生物!出来吧!【王战团队衍生物】们!”
光芒凝聚成一个个小小的世界树虚影,落到了King场上剩下的格子中。
紧接着,帕斯决斗盘上卡组位置的光芒再度亮起,提示可以抽卡了。
然而帕斯并没有着急抽卡,而是看向了King。
“接下来才是你真正的深渊,”果然,King开口了,“那张卡是将你打入深渊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你抽到的,是这场决斗中第二张【增殖的G】!”
“!!!!”
帕斯猛地看向了自己的卡组,宛如难以置信的宿命一般,他将手缓缓的按在了决斗盘上,随后,轻轻的抽出了最上方的卡。
“抽卡……”
将卡面翻到自己这边时,帕斯的眼神彻底陷入了绝望。
“我不相信!”帕斯摇着头,“哪怕是给我绝望,我也绝对不会承认我会就这样输掉这场决斗!”
King的目光中带着施舍一般的怜悯。
“没用的,你逃不掉,”King抬起手,“【轰界王战·哈尔王】的效果发动!”
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魔法师抬起手中的权杖,对准了帕斯。
“一回合一次,对手在抽卡阶段以外,将卡从卡组加入手卡的场合才能发动,对手必须选择自身场上、手卡一只怪兽卡送去墓地!”
权杖封锁了帕斯的周围,只有满足条件才能打开。
帕斯颤抖的手轻轻的拿起了那张【增殖的G】,伴随着漆黑的漩涡,那张卡被送去了墓地。
“真是遗憾,如果能留到下个回合的话,也许能抑制住我的展开也说不定。”King笑着说道。
帕斯咬牙,就算明明知道King在戏弄自己,他也无法对此作出任何应对,决斗依然要继续:“通常召唤手卡中的【均衡负载王】!”
肩扛着大剑的电子界族战士挡在了帕斯面前。
已经是第多少次出来了?
已经数不清了!
“均衡负载王的效果发动!通过支付1000点生命值,这个回合除了通常召唤以外能将一只电子界族怪兽通常召唤!”
【帕斯LP:4000→3000】
“没用的!【轰界王战·哈尔王】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对手的魔法、陷阱、怪兽的效果发动时,将自己场上的两只【王战】或是魔法师族怪兽解放,让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
“我将两只【王战团队衍生物】解放!让【均衡负载王】发动无效!”
两只王战团队衍生物化作两道光束,涌入了轰界王战的权杖中,一道爆裂的黑色光芒自权杖中发出,刺向了均衡负载王。
光芒贯穿了均衡负载王的身体,同时将均衡负载王身上的光芒熄灭。
“你逃不掉的,你的每个战略战术,都被我记录下来了!”King说道,“比起计算机和AI更加精准!因为我是人类!”
“……”
完蛋了,斩机命脉被人抓到了,斩机是缺乏特招手段的卡组,需要用均衡负载王来辅助,搭配电子界的杂技才能达成两卡展开的卡组。
因为斩机的展开,至少需要两只怪兽在场。
现在,自己的通招怪兽被无效并被破坏,而且场上一只怪兽都没有,这样一来,加武只能选择对方场上的怪兽提升攻击力并且特殊召唤。
但就算如此,自己的场上也只有一只怪兽……
如此了解自己的死穴,并且能够一举掐死自己的所有生路,就像是曾经决斗过很多次一样……
果然是这样吗?
如果他的“技能”真的是这种的话,那么赢不了!
无论是我还是playmaker他们!都赢不了这种家伙!
——你们赢不了的,能战胜他的,只有我。
所以,那家伙才会说这种话吗?!
一种不甘的情绪在心中蔓延,但就算是如此,帕斯也在寻找着机会,一个能将讯息传达给playmaker他们的机会。
你们赢不了的,去救回……不,把那家伙从懒觉中叫起来!这个世界才有机会胜利……
“我盖上两张卡!回合结束!”帕斯将手卡中的两张卡盖在了场上之后,宣言了回合结束,然而,他的心中同时泛起一阵阵不安。
“没辙了吗?这就是你,最后的汉诺骑士的末路!”King狂笑着,“都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帕斯的眼角跳了跳,果然,连左轮都栽在这家伙手里了吗?
“我的回合!”King将手指按在了决斗盘上,“抽卡!”
“技能发动!”在King抽卡的这一刻,帕斯下达了使用技能的宣言,“决斗中只能发动一次,将这个回合跳到结束阶段!”
“【世界】!!”
“没用的!没用的!!无论多少次都一样!无论你使用了什么技能都一样!”
回合的转盘缓缓运作着,回合结束,重新来到了帕斯的回合。
然而这一次,轮到King使用技能了,“技能发动……”
世界从帕斯的眼中崩坏,钟塔上的指针停止了转动,在轰鸣的震动声中,地面与天空撕裂,光芒消失了,如同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绝望未来。
耳边再度传来了钟声,当帕斯意识到这是King的能力时,他已经无法再做出任何举动了。
“命运降临,”King的声音悠扬的从远方璀璨的黑暗中传来,“上天注定的命运谁都无法逃离,就如同你们,无法逃离我为你们安排的命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