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37章大聖的境界劃分閲讀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看到这一幕,楚狂人目光微凝,右手剑意凌然,一召唤,那魔头在嘶吼着,疯道剑直接穿过魔头回到了楚狂人的手中。
楚狂人脸色越发阴沉,他知道再这么打下去,就算整个白帝城被毁了,两人也绝不出胜负。
“就此罢手如何?”楚狂人开口,率先说道。
“为何要罢手,战便战的痛快些顾虑太多,只会影响你拔剑的速度,”赤刃牛魔不满的回道。
“好,既然如此,我也数万年没有出手,陪你战一场又如何,”楚狂人转过头,看向楚飞雄吩咐道。
“带领所有楚家之人,后退百里外,战斗没结束前,谁也不许回来。”
他手中的疯道剑在颤抖着,似乎也是渴望战斗。
两人周身的圣威同时冲天而起,割开了半边的苍穹,分庭对抗着。
眼看着紧要关头,两人突然转过头,一同看向北边的方向。
在那里,苍穹正在被一抹抹的血色给吞噬,血色蔓延而来,正是白帝城的方向。
“果然来了,”楚狂人喃喃自语了一声。
“带着所有人走,”他转头看向楚飞雄大喊着。
随即一个人踏空,只身面对着无边血狱苍穹,“不知邪魔王来我白帝城,有何事?”
“原来是你,当初白帝的小跟班,”血色苍穹中,有声音大笑道。
一转眼,血色苍穹已经吞噬了整个白帝城,速度十分的快。
在那血色苍穹中,一切威势皆是汇聚于虚空的一道身影中。
他身穿血袍,身后是无边无际的血海,血色披风随着微风飘荡着。
“往事不再提,邪魔王所来为何事?”楚狂人继续问道。
“找一个人,”邪魔王笑道。
“找人可以,但能否别波及我们楚家之人,”楚狂人说道。
“小跟班,我做事,何时需要你指手画脚的,”邪魔王笑道。
“你以为这是伐天之日,白帝巅峰时期嘛。”
“那很抱歉,断然不能让你过我这一关,”楚狂人说道。
“哟,两名大圣,真是有趣,”邪魔王看了看楚狂人,又看了身后的赤刃牛魔一眼,笑道。
“这复活以来,第一次活动活动手脚,也算是有点意思。”
“跟你背后的主子说说,联手,”楚狂人看向赤刃牛魔,问道。
“那就联手,”赤刃牛魔爽朗的大笑道。
楚狂人一举剑,剑意肆虐苍穹,直接朝邪魔王杀了过去。
而赤刃牛魔同时顶着牛角,杀了过来。
邪魔王面色平静,看着杀过来的两人,他张开双掌,只见掌心有血色气流在涌动着。
气流越来越多,最终形成了两道血色漩涡。
当两人杀来之时,血色漩涡向前,直接将两人吞噬了进去。
邪魔王在大笑着,两道漩涡不断的旋转着,整个虚空都被搅动了起来。
疯狂的大笑声响彻苍穹。
“一刀断罪,刹那永恒,”
随着充满锋芒的剑意与轻喝声传来,漩涡瞬间被瓦解。
剑意轰鸣,直接斩在邪魔王的脖子上。
然而邪魔王的脖子就如同流动的鲜血般,剑意根本无法伤害。
就如同一道落下的瀑布,是无法用任何兵器斩断的。
“这是………御魂血魔体,”远处观战的徐子墨看到这一幕,自语了一声。
此神体正是十大神体之一。
这神体无法用任何的实物攻击去伤害,准确来说,只有神魂系的攻击才能伤害到他。
“这就麻烦了,”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
苍穹上,就连楚狂人也是稍微愣了一下。
“你如何拥有这体质的?”
他记得,那时候白帝封印之时,邪魔王未有如此体质。
“我会蠢到什么都告诉你们吗?”邪魔王冷笑道。
他一挥手,无边血海再次涌动。
那血海中,有无数尸骨从其中爬了出来,又瞬间被淹没。
尸骨的哀嚎声不断,白骨与血肉熬成了那一锅的血海。
血海所过之处,连虚空都吞噬,一切都湮灭其中。
赤刃牛魔怒吼一声,他俨然不惧,直接淌入血海内,身躯混杂着血海,魔气笼罩自身。
“魔主天下,”随着滚滚魔气弥漫苍穹,只见赤刃牛魔的身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茂密的牛毛此刻都如同钢铁般,漆黑的身躯上多了无数条纵横的熔浆。
而头顶的牛角,更是长了能有十几公分,他的身躯显得更加的厚重。
一步踏空时,几乎没有用任何的力量,就已经震动苍穹,压迫刚十足。
赤刃牛魔一步步朝邪魔王走去,“轰隆隆”的脚步声响彻天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邪魔王微微皱眉,手中血海萦绕,不过当这些血海落在赤刃牛魔的身体上时,竟然没有丝毫影响。
血海能融任何物,却唯独对着牛魔没有伤害。
邪魔王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转头看了看楚狂人,此刻的楚狂人闭目持剑,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先解决你,再解决他,”邪魔王淡淡说道。
“血祭苍穹,”邪魔王一招手,只见他的一条胳膊断裂,与身体分开。
那胳膊上,粘稠又无尽的鲜血全部滚滚流了下来。
颇有些血漫苍穹的震撼感。
那一条胳膊竟然涌动九天玄雷降世,天地降下无比道韵。
……………
“主上,他在祭天,”拜蒙看到这一幕,在旁边对徐子墨说道。
“这邪魔王的实力看上去挺强的,”徐子墨点头说道。
“主上可知道大圣境界的划分?”拜蒙又问道。
“说说看,”徐子墨问道。
他虽然如今距离大圣还远,但是总有一天要接触的。
“大圣与大帝相同,也是同属五个境界,”只听拜蒙讲解道。
“无上、混元、永恒、造化以及圣王。”
“那邪魔王是何等境界?”徐子墨问道。
“看他如今的威势,混元一体,灵肉合一,估计只怕是混元了。”
拜蒙说道:“老牛跟他一样,都是混元,至于那楚狂人,我倒是有些看不透。”
“看不透?”徐子墨诧异的说道。
“我最开始看时,他的境界只有无上,但此刻,随着他刚刚的酝酿。
境界的攀升有些不可思议,”拜蒙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