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八百五十七章 御獸山歌展示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虽然行程很赶,可这搬山猿肉确实是好东西,尤其是那头王级异种的肉,这对林朔而言是难得的修炼补品,浪费了可惜。
所以林朔还是带了一百斤左右,这个天气鲜肉保存不了多久,再多就吃不完了。
狩猎队再次出发,而这儿已经是搬山猿地盘的周边地带了,再有半天路程,就到了巨兽帝国的核心地带。
而相比于王级异种的地盘,巨兽帝国核心地带范围是比较小的,也就几百平方公里。
这是因为这里的四头巨兽皇帝,有三头在休眠,而清醒着的那头也用不着自己捕食,有其他地盘的异种头目进贡给它。
所以巨兽皇帝就不需要很大的地盘来维持生态规模,够它自己遛弯散步就够了。
而且据大鹏姐说,巨兽帝国的皇帝其实挺悠闲的,各地异兽高度自治,皇帝在实力上又绝对压制,所以也不用担心政变什么的,平时没啥事儿,相当于一个富贵闲人。
所以哪怕清醒的那位皇帝,也未必就在地盘里带着,经常出国旅游,去大西洲其他地方闲逛。
尤其是最近百年轮值的这位,是四大凶兽里的混沌,神通广大又行踪莫测。
哪怕是大鹏姐这样公爵级异种,目前也不知道这位皇帝陛下身在何方,可能在家里蹲着,也可能出去浪了。
为此大鹏姐还挺不好意思的,说是进去探查一下,结果被林朔拦住了不让去。
巨兽皇帝神通广大,实力又在圣人之上,林朔觉得大鹏姐进去打探容易有去无回。
而尽管大鹏姐目前提供的情报很少,可林朔依然觉得这给狩猎队今后的行动方针提供了重大的参考。
林朔下了判断,认为自己一行人突入巨兽帝国的核心地带,此时意义不大。
一是人家混沌未必在家,二是就算在家,也未必会把林朔这股力量当回事儿,三是就算当回事儿了,战斗也是很快就结束的。
所以无论如何,都起不到减少苏念秋那边压力的效果。
而因为巨兽帝国的这片核心地带范围很小,绕过去和直接传过去,距离上差得并不多。
所以林朔决定从东边绕道,一个一个地突入沿途的王级异种地盘,吸引这些王级异种回援,猎杀这些东西,最后到南边跟苏念秋汇合。
等把这儿的王级异种全收拾了,两拨人马兵合一处将打一方,最后再跟四头凶兽决战。
当然了,如果中途混沌坐不住了,出来要跟林朔一决雌雄,那猎门总魁首也欢迎。
而这个行动方针,要是林朔在昨天白天提出,那狩猎队里的人估计一半一半,有支持的,也有不支持的。
因为苗成云和林朔联手对付一头准王级的搬山猿,这仗打得实在太难看了,猎门中生代最强的两个人,一个累到脱力一个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这才勉勉强强杀死那头搬山猿。
这样的战绩,是毫无说服力的,狩猎队接下来无论怎么走,士气都不会高。
所以林朔才把另外四头搬山猿全部交给苏冬冬一个人处理,昨晚一战是建立在情报充分的基础上的打的,那就漂亮了。
而通过这两场战斗,像阿尔忒弥斯、伦恩、唐珂德、庞威瑟这样外行人,也终于见识到了猎人的本事。
因此林朔这会儿提出要把这里所有的王级异种卷包烩,大家都觉得这事儿可行。
于是队伍出发没一会儿,阿尔忒弥斯就瘫地上了。
虽然米亚女公爵在精神上是支持这个行动方案的,无奈那一双大长腿实在是没劲儿了,跑不动。
昨晚原本是让她睡觉休息的,结果苏冬冬斩获颇丰,搞得她很兴奋,一晚上没怎么睡,白天体力这就完全不行了。
苗成云提议让林朔背着她继续赶路,林朔没同意,而是去白骆驼背上把追爷请到自己肩头。这样白骆驼背上就腾出空儿了,阿尔忒弥斯能骑上去。
这个举动,白骆驼很高兴,负担减轻太多了。而对于米亚女公爵来说,这就比较伤人了。
林朔宁可扛两千斤的追爷,也不愿意背她。
都是要颜面的人,阿尔忒弥斯有些下不来台,可也不好当场发作,于是只能暗地偷偷地报复,用念力去撞林朔的神念屏障。
炼神者之间这么做,就相当于揍人了,跟用手打的效果差不多。
而此时狩猎队里,知道阿尔忒弥斯正在揍林朔的人,也就只有苗成云一个,因为他也是炼神者,境界还在这两人之上。
于是苗校长就开始笑话林朔:“我说你什么好呢?猪八戒背媳妇这招不去学,非要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宁可背追爷也不去碰那软乎乎的身子。这下好了,肉体和精神两重受罪,你这就叫活该。”
林朔这会儿心里也不太爽,扭头回了一句:“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我才不会管呢。”苗成云笑道,“看着你这么受罪,我还挺解恨的,这就叫做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你少贫嘴。”林朔翻了翻白眼,随后正色说道,“回头进了隔壁那头王级异种的地盘,咱照方抓药,继续之前那一套。”
“之前哪一套啊?”苗成云问道。
“你继续去各种花样作死,吸引火力,我给你兜底。”林朔说道,“这样最快。”
“不是,林朔,咱好好说。”苗成云一脸哭笑不得,“我这趟被你骗过来,说是来找妈的,是不是?”
“我也没骗你啊,咱就是来找妈的。”
“对,找妈的。”苗成云说道,“可你如今的意思,我觉得是不想让我活着见到妈。没你这么坑人的,我可是你亲哥,天天让我去作死啊?”
“你不是喜欢显摆嘛,我是给你展示的机会。”
“我这身能耐大家已经公认了,我还需要展示什么呀?”苗成云说道,“要不这样,咱俩换一换,这次你去作死,我给你兜底。”
林朔想了想,点头:“一人一次,倒是公平。”
“那当然了。”苗成云说道。
“不过,你要是兜不住,我就作死成功了。”
“没事儿,你要是作死成功了,你那四个孩子我会视如己出的。”苗成云笑道。
“滚蛋。”
……
狩猎队在山林间不断前行,两只林家黑凤则去前方打探情况。
巨兽帝国的核心地带,那是四凶的地盘,林朔不敢让两只鸟冒然进入,不过这里是王级异种的地盘,倒不必那么谨慎。
到了这天下午,小八率先回来了,落在了白骆驼脑袋上。
“大鹏呢?”林朔问道。
“我媳妇儿嫌我飞得慢,让我先回来了。”小八垂头丧气的,“都是黑凤,凭什么它比我快那么多啊?朔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跟它是一个品种吗?”
苗成云笑道:“小八,是不是一个品种,你这几天晚上还没试出来吗?”
“那不一定。”林小八说道,“母鸟都差不多,晚上的事儿试不出来。”
“你就是母鸟骑多了,这辈子都没在飞行上好好下过工夫,所以现在才不如人家。”林朔说道:“先不说这些了,你们在前面打探到什么了吗?”
“我回来的时候,还没发现什么,那头王级异种不在自己地盘上。”林小八说道。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林朔问道。
“嗐,东西一般,据我媳妇儿说,这是一头鹿蜀。”小八说道,“之前在神农架的时候,朔哥你不是猎过一头嘛。”
“哦,原来是鹿蜀。”林朔点点头,心想确实,神农架的时候还真猎过一头。
当时在神农天坑底部,贺永昌在前面领路,老贺那天发挥有点失常,差点阴沟翻船。幸亏苗姨娘及时发出一记“咤雷”,把那头鹿蜀给劈了。
东西确实熟悉,不过这儿是大西洲,凡事不能掉以轻心,这儿的鹿蜀应该比神农架那头厉害不少。
而苗成云一听那是鹿蜀,兴致一下就上来了,说道:“既然是鹿蜀,林朔,这次咱就不换了,我还是去前面顶着,至于你在后面帮不帮忙,那就随便,爱帮不帮,我一个人肯定能搞定。”
林朔笑了笑:“你确定?”
“那当然。”苗成云说道,“鹿蜀这东西我们苗家人太熟悉了,当年云贵高原这东西可不少,苗家记载很详细,这东西唱歌好听,我也正好跟它斗一斗。”
林朔一听这话,想起苗姨娘的那一嗓子,整个人寒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说道:“你要是唱歌,那咱就不换了。”
“嘿,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苗成云不解道,“我唱歌真的好听,我爹评价过,跟雪萍姑姑当年几乎一模一样,嗓子那个脆生啊……”
“得了吧,你唱歌我虽然没听过,可苗姨娘唱歌我听过。”林朔说道,“我当时全身直冒虚汗,差点没昏过去。”
“那不一样。”苗成云说道,“苗家人的歌有两种唱法,你当时听到的,那应该是雪萍姑姑在用阳八卦里的‘音合之术’,以声音催动八卦之力,那肯定不好听了。
以前雪萍姑姑经常在山上练习这种八卦音合,所以她这方面的恶名也就传出去了。
可她要是用苗家的另外一种唱法,那就好听了。”
“哦,还有这个讲究呢?”林朔奇怪道,“我没听说过。”
“嗐,那是因为你爹当年跟苗姨娘好过,然后你爹又娶了咱娘,所以在你面前,他不会详细说雪萍姑姑的事儿。”苗成云说道,“所以苗家人这门绝技,他就没告诉你。”
“我爹其实说得挺详细的……”林朔嘀咕了一句。
“那你爹有没有告诉你,他是当时是怎么喜欢上雪萍姑姑的?”苗成云问道。
“那倒是没说。”
優秀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 txt-第八百五十七章 御獸山歌閲讀
“节骨眼就在这儿了。”苗成云说道,“据我爹说,是因为当时两人被一对狰困在山洞里,眼看是凶多吉少,然后雪萍姑姑给他唱了一段咱苗家的山歌,你爹又给雪萍姑姑还了一段霸王别姬的京剧唱腔,两人这才勾搭上了。”
“什么叫勾搭……”林朔埋怨道。
“这不是快见着咱娘了嘛,我是以咱娘的立场说的。”苗成云笑了笑,继续道,“苗家人的山歌,不光是好听,而且还有门道,就是上古时期从鹿蜀那儿学来的,有御兽的效果。
苗家人跟章家人不一样,其实不懂兽语,可是会御兽术,门道就在这里了,模仿鹿蜀的音调去御兽。
现在苗家家主的有两样身份信物,一个是济世鞭,另一个就是御兽笛。
御兽笛的声音,能做到跟鹿蜀一模一样,因此御兽效果最强。
而最近几百年,苗家传人里不用御兽笛,光凭一副肉嗓子能唱到那种效果的,我爹都得靠边站,就雪萍姑姑和我两个人,这叫嗓音天赋。”
苗成云这番话,倒是把狩猎队成员的兴致全吊出来了。
“小苗。”杨宝昆说道,“那你唱一句我们听听。”
苗成云摇了摇头:“我现在是婆罗苗的家主,不再是云贵苗的一员。
而御兽山歌,这是云贵苗的家主绝技,象征着家主身份,其他苗家猎人就算会,也不能轻易展示。
雪萍姑姑就是如此,她会,但她现在一般不开这个嗓,要唱也只唱八卦音合。
她都如此,我这个另立门户的就更不合适了。
当然了,凡事有例外。
这能够耐平时展示起来不太方便,可如果实战必须要用到,那是没关系的。”
“既然实战没关系,你怎么不早用啊?”魏行山问道,“既然你能御兽,那我们这趟活儿不是轻松多了?”
“那得看东西的级别。”苗成云说道,“那些比鹿蜀强的,凭什么听鹿蜀的呀?而比鹿蜀弱的,我不唱歌也能轻松搞定,那我还有必要去犯这个苗家家主忌讳吗?”
“哦。”魏行山点点头。
“对了。”苗成云又说道,“一会儿我对上鹿蜀的时候,这个机会你们好歹珍惜一下。
云贵苗想再出这么一把好嗓子,也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儿了。
而婆罗苗这边,这个能耐我没打算传下去,毕竟这是本家的家主身份象征,我这分家不能传。
所以回头我这一嗓子,很难得,算是近代苗家山歌的绝唱。”
“说得好像挺厉害,那一会儿你跟鹿蜀对着唱山歌,这胜负怎么算?”林朔问道,“让我们当评委,给你们俩打分啊?”
“什么呀,你动动脑子,谁说我是要跟它比个高低了。”苗成云一脸嫌弃,“我这是人嗓子,唱得再好那也是山寨版的。
它是原版的,甚至可能是大西洲加强版的,我怎么可能唱得过它。
鹿蜀这是吃素的东西,它不吃肉不捕猎,凭什么就成了这里的王级异种,就是以为它能御兽,以歌御兽这是它的统治手段。
我只要到它地盘上一开嗓,它会觉得自己地盘上有同类在抢它统治权,所以它肯定会回来,
我唱山歌,这是诱敌手段,明白了吗?”
“哦。”林朔点点头,“这我就放心了,还以为你真要跟它比比歌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