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三百九十七章 什麼是楚王啊?熱推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嬴政并不能一直都待在邯郸,作为整个秦国的君王,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在与邯郸的众人告别之后,嬴政带上了王后,公子,以及赵康准备返回咸阳,至于赵括,暂时还不能离开赵国。他还负责赵国国内的安定,至于艺和赵母,也想要留在邯郸。嬴政与他们告别之后,终于离开了赵国。
赵王成为了秦国的封君,而包括娼后在内的人也没有被处死,这算是安抚了一些赵国民众的心,这些人虽然都没有被处死,可是他们即将都要离开秦国,前往巴蜀之地,巴蜀的疆域很大,而人口却非常的少,除却几个重要城池之外,其余地区都是蛮夷。这些人被分散的丢到巴蜀之后,想要返回中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是互相想要取得联系,也非常的困难。
征服了赵国,秦国的官吏短缺问题也就更加的明显了,为了得到足够的基层官吏,秦国的不少郡县加快了对学室子弟的培训速度,秦国的学室,所教导的只是律法,可是因为秦国律法太多,故而想要学会这些律法所耗费的时间是不短的。在以前,需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个有资格参与考核的候选官吏。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现在,这个时间必须要缩短到半年,不然,官吏位置空缺的情况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想要普及律法,要让赵人接受秦人的生活方式,那就需要官吏到位,才能施行。在目前官吏不足的情况下,各地的县乡官吏只能亲自来负责各地的农耕之事务,当初那些暂时的官吏们都离开了。
他们之所以不能留在这里继续任职,是因为他们参战之前就是官吏,他们在其他地方有着自己的官职,不能留在这里。
燕国,燕丹瘫坐在上位,听着大臣颤抖着汇报邯郸的情况,荆轲并没有得手…这个消息几乎是击溃了燕丹的希望,而他已经能预料,秦王爆怒,秦国大军覆灭燕国的场景了。燕王丹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大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语就堵在喉咙,他说不出来,他只是挥了挥手,让大臣离开了。
坐在王宫内,更大的恐惧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燕丹强忍着心里的畏惧,缓缓站起身来,他有些不知所措,秦国若是进攻,自己该如何去阻挡呢?自己该派出谁来迎击呢?他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时日里,燕丹一直将自己锁在王宫内,再也不敢出来。有大臣前来劝谏,也见不到他。
这让燕国大臣感到苦恼,当燕丹的国相,一位唤作惑的燕人强行冲进王宫的时候,燕丹却是惊惧的站起身来,问道:“秦人攻来了吗?”,惑是燕丹前不久才得到的一位贤才,惑出身不高,曾给别人放牧,年长之后,他离开家乡,四处求学,终于在拜入大贤鲁仲连的门下,成为他的弟子。
在跟他云游四方,学习了不少知识后,他跟老师辞别,要返回家乡做官。
鲁仲连的其余弟子都看不起他,因为鲁仲连是不愿意出仕的,他们认为惑贪图官位,没有资格说自己是鲁仲连的弟子,鲁仲连却说道:“我曾说,最可贵的品质,是为人排患解难,却从不索取回报。如果有所取,那就是商人的勾当,我不愿做。如今燕国危难,惑返回燕国,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这样的行为,不该受到嘲笑啊!”
惑返回家乡之后,燕丹也是非常的开心,将他作为自己的国相,非常的尊敬他,在刺杀秦王的事情上,惑是坚决反对的,他认为,这样的举动对燕国没有任何的好处…况且,一国之君,不想着治理国家,让国家早些强盛起来对付敌人,却要用游侠来刺杀其他国家的君王,这实在是不该。
只是,那时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行刺上的燕丹,却没有听取惑的建议,执意要杀死秦王。
看着燕王那憔悴的脸庞,惑长叹了一声,继而说道:“秦国攻占赵国之后,没有办法完全的控制赵国,故而短期内,是不会攻打燕国的,请您放心吧。”,此刻的燕王,再也不敢不相信面前的国相,他忽然哭了起来,朝着惑的方向跪坐了下来,说道:“寡人没有听取您的建议,引来这样的祸患,请您恕罪!”
惑坐在燕丹的面前,认真的说道:“您不必如此…重要的不是忏悔,而是解决如今的困难…秦国早就有灭亡六国的想法,无论您是否派遣刺客,又无论刺客是否能成功,这都不会改变。燕国的成年男子加起来,也比不上秦国的士卒数量,在秦国面前,燕国非常的虚弱,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我建议您迁移都城,前往辽东那里,开发那里的土地,在那里修建防御工事,辽东苦寒,可以借助气候,地理来抵抗秦人…哪怕是到最危难的时候,我们也有地方可以逃离…”,惑讲起了自己的谋略,他认为,想要击败秦国,凭借人力是办不到的,只能通过气候地理这些对自己有利的自然条件来战胜强秦。
随即,惑又说道:“燕国啊,有着辽阔的土地,百姓虽然少,可是这方便您的变法啊,如今的秦国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的制度,燕国为什么不能效仿秦国呢?若是您愿意,我们可以按着秦国的律法,制定燕国律法,施行燕国的军功制度,鼓励农桑,设立夷道,在辽东之外的地区开疆扩土…”
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既然来自西边的蛮夷如此强大,那为什么不去学习他的制度呢?疑的一番话,一下子就敲醒了燕丹,不知所措的燕丹,仿佛又找到了方向,这才是最重要的。惑笑着说道:“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返回燕国吗?”,燕丹摇着头,惑认真的说道:
“我这些年来,跟随我的老师学习…每次听到燕国的消息,我总是那么的悲伤,直到我听闻,燕太子丹弑父,登基为燕王…本来,为人臣不该评论君主的长辈,但是请允许我说出自己的想法。燕王的所作所为,那是桀纣的做法,您杀死他来成为燕王,您会成为天下的公敌,而您愿意这么做,显然是为了燕国。”
“我正是敬佩您的这种志向,胆魄,所以前来投奔您,可是现在的您,却让我有些失望…”
燕丹双眼赤红,他说道:“请您恕罪,寡人再也不会犯下这样的过错,寡人绝对不会让燕国灭亡。”
惑和燕丹就开始制定变法的道路,最先,就是要找来一根木头,找木头的原因是为了建立信用,就像当初的商鞅那样,即使有人听说过这件事,也还是要这样做…整件事情,都是惑来负责的,他在重复商鞅的道路,不过,他的事情要方便的多,他不需要摸索,只要抄袭就好。
很快,燕国出台了一个与秦律一模一样的律法,随即设立学室,要求各级官吏们学习律法,培养知道律法的学子,成立秦国那样的基层制度..
秦人是非常开心的,统一三晋,一直都是老秦人的目标,在这一年里,秦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最强大的敌人赵国,也是迅速的败给了秦国,秦国变得更加强盛。仅剩的齐国,楚国,燕国的表现却不大相同,燕国全力的忙着变法,完全不理会磨刀霍霍的强敌。齐王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点压力。
他找来后胜,商谈这件事,秦国扩张太快,如今三晋灭亡,接下来秦国不会选择攻打自己吧?
后胜拍打着胸口向齐王保证,请您放心吧,秦国与齐国是多年的盟友,绝对不会这样的。
齐王没有什么主见,在后胜的劝说下,他也压住了心中的不安,继续享受。至于后胜,则是再一次看着秦国送来的钱财,笑呵呵的与使者告别。在楚国,情况正好相反,楚国的贵族都感觉到了压力,他们虽然愚蠢,虽然也厌恶黄歇干涉中原战争的做法,可是听到秦国灭亡了强大的赵国,他们还是有些害怕。
秦国与楚国之间,必定有一场大战,楚国贵族心知肚明。
楚国的贵族都很奇怪,他们虽然更多还是在意本身的利益,可是这些人也很清楚,自己的利益是跟楚国捆绑在一起的,若是楚国也像赵国那样灭亡,他们就将失去一切。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那么的厌恶黄歇,却还是愿意派出私兵来参与战争的缘故了。他们不能看着楚国灭亡。
可是让他们感到担忧的是,令尹李园与秦国的关系实在是太亲密了。
李园甚至派人去祝贺秦王覆灭赵国,在得知燕国行刺秦王后,李园还公开的训斥燕王的行为,完全就是狗对主人的态度,这让楚国的贵族有些不满,虽说你给了我们足够的权力,也让我们能随意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可是你作为楚国的代表,不能像狗一样去讨好秦国啊!
齐国与楚国的关系很差,而秦国灭掉了赵国后,最有可能的目标就是楚国…你说燕国?燕国他不配。
楚国贵族纷纷前往寿春,来拜见李园,希望李园能强硬的对待秦人,做好战争的准备,拉拢齐国…只是,李园完全不在意这些话,他只是微笑着答应众人,实际上,他什么都不做。楚国贵族有些懵,他们让李园准备战争,实际上就是想将一些权力交给李园,让他能整合楚国,增加国力。
可是李园不要啊。
楚国贵族忽然开始怀念春申君…这就很诡异了,当初的春申君不断的跟他们争夺权力,想要弄死他们,他们与春申君斗了几十年,到春申君身死,换上了这个什么都不管,任由贵族发展自己势力的令尹的时候,贵族们却开始想着归还一些权力,让令尹负责。只是,李园才不想要做这些事情呢。
楚国贵族们也是头痛,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楚国的令尹总是如此极端?不是想着要弄死他们,就是想着要弄死楚国??
李园我行我素的做法,也激怒了一些激进派的楚国贵族,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有二十多位贵族来到寿春,不是为了拜见李园,而是为了拜见楚王悍。这些人想要让楚王亲自执政,楚王总不可能也像李园这样的消极治政吧?只是,一向和气的李园,却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
你们要权力,我可以给,但是你们要夺走我的位置,那就别怪我了。
李园原先就将楚王的军队交给了自己的几个亲戚,在贵族们不断提议要让楚王登基之后,愤怒的李园终于发兵,称这些贵族谋反,随即,楚国境内发生了内战,秦国自然是喜闻乐见,吕不韦急忙偷偷给李园送去一些战争物资,来帮助李园…李园的军队很快就击败了那几个想要让楚王亲政的贵族,随即,他将这些贵族的地盘分发给了其他贵族。
打一批,拉一批,李园可谓是政斗的高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年轻气盛的公子负刍,却有些忍不下去了。他很早就有杀死李园的想法,可是因为楚王的身体不好,他一直都在等,等着楚王病逝,他就可以正当的成为楚王,可是看到如今的情况,负刍却是将自己的门客们都召集了过来,对他们说道:“李园把持朝政,孩视大王,我身为考烈王的儿子,应当为国家杀死这个恶贼!”
有门客劝说道:“楚王身体不佳…您又是长子…”
“不,今天我明白了两件事,因为这两件事,我必须要动手杀死李园。”
“第一件事,秦国灭亡了赵国,接下来他肯定要攻打楚国,或许楚王还没有病逝,楚国就要灭亡了。”
“第二件事,那位王宫里的弟弟,他是名正言顺的王,他想要亲政,李园就派人杀死了他的心腹…楚王这个位置,根本不重要,哪怕我顺利登基,李园照样还是能将他关在宫内,空有王位,没有实权,那不是楚王。手里握着最大的权力,即使没有楚王的称号,那也是楚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