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匹夫之志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打死呢?来来来,虽然不知可汗是否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可敦,但可汗这个兄弟本帅交定了,满饮此杯!”
吐迷度不明白自己有没有一个美貌的可敦与房俊愿不愿意与自己交朋友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见到房俊举杯,就一阵头大,拜服道:“大帅酒量恢弘,能吞尽三江、饮尽五湖,在下甘拜下风……那个啥,薛将军莫要枯坐一旁,也该敬大帅几杯才是!”
他连连向薛仁贵使眼色,恳请薛仁贵仗义援手,帮他挡一挡,他实在是顶不住了……
薛仁贵哈哈一笑,见到房俊目的已经达成,便举起酒杯,道:“大汗慷慨豪迈、一诺千金,只可惜这酒量差了点……来,末将敬大帅一杯!”
两人对饮一杯,房俊这才放下酒杯,笑眯眯的享用醇香的烤肉……
*****
今冬西域的气候极为严寒,入冬以来便大雪不断,道路上的积雪时常保持着一尺多厚,野外之地更是积雪成山,给野战带来极大的困难。
一队唐军在雪地里艰难跋涉。
房俊穿着貂裘、大氅,策马而行,已久觉得寒风刺骨,忍不住想小冰河时期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而直至明末清初方才结束的?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匹夫之志熱推
历史之上小冰河时期祸延全球,不仅仅是明末天灾频仍粮食欠收导致饥民遍地,同一时期的瑞典、挪威等地亦是灾祸不断,冰雹、暴雪、暴雨肆虐,超过一半的人口因为饥荒而死,使得人类文明进程产生了巨大的转折。
只看这连绵不绝的大雪、严寒的气候,似乎跟史书上描写明末天灾的字句也差不太多……
王方翼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身体随着战马上下颠簸,但头颅始终抬起,一双锐利的眼眸不断打量着四周,目光穿透风雪观察着远方的情况,稍有异动也瞒不过他这双眼睛。
部队行至一处山包的背风处,房俊扬起手:“停止前进,就地歇息!”
部队闻言止步,斥候马不停蹄的向着四方跑去,一些策马行到山包之上居高临下监视附近状况,以免被敌军偷袭。
其余兵卒则下马,将山包下一处地方略微清扫,便席地而坐,取下身上的干粮清水享用起来,补充体力。
这等天气之下行军最是难熬,看似跑不快,但最为消耗体力。
房俊也下马,早有亲兵自背囊之中取出一张摊子铺在雪地上,房俊做下去揉了揉腰,伸了伸腿,吐出口气。
结果亲兵递来的干粮吃了一口,王方翼也凑了过来。
房俊边吃边道:“这些时日你负责袭扰阿拉伯人,功效显著,此番战罢,必有兵部的升赏文书送抵。大唐军中百万将士,似你这般少年显功者,亦是不遑多见,前程似锦啊。有没有兴趣回去长安,在贞观书院就读几年,好好的进修一番,学一学正规的军事知识?”
精彩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匹夫之志展示
王方翼愣了一下,略微犹豫,之后在房俊惊诧的目光之中摇摇头,道:“不愿意!”
呵!
房俊当真惊了。
当今天下,谁人不知“贞观书院”这四个字的意义所在?真正学本事尚在其次,最重要是一个“天子门生”的头衔,只要有了这个,那便可自成一句“吾乃陛下之学生”,无论官场亦或军中,那就是妥妥的“帝党”,资历深厚,得到的升迁资源自然也数之不尽。
不知多少杰出的关陇子弟做梦都想进书院修习一番,镀一层金,毕业之后升官发财,却因为房俊的压制不得其门而入,怨气早已充斥着整个关中!
眼前这个黑瘦的小子,居然拒绝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奇道:“你该不会没听过‘贞观书院’的名头吧?”
这小子被家族放弃,丢在着鸟不拉屎的西域靠着自己的能力发展,大抵是没听过“贞观书院”的名头,也不知其中之关键,故而才会毫不珍惜这等天降横福……
孰料王方翼道:“自然是听过了,军中年轻一辈,都以进入书院为荣。”
房俊愈发好奇了,喝了一口清水,问道:“那你为何不愿?须知本帅挂着书院司业的职位,说句狂妄的话语,在书院里那也是说一不二,本帅举荐的人一旦进入书院,便成为重点栽培的学生,不仅能够学到最好的知识,毕业之后更是前程似锦。”
如今长安城内的年青俊彦,哪一个不是想法设法的想要一封房俊的举荐信,得以进入书院?
这小子放着唾手可得的好处居然不要……
王方翼啃了一口手中的肉干,沉默半晌,方才缓缓道:“一个书院学子的名头有甚用处?若想升官进爵,那也得等到毕业之后,还要努力个十年八年才行,我等不及。”
顿了一顿,不用房俊询问,他便自己解释道:“家父去世甚早,唯有寡母拉扯吾与几个弟妹,族中长辈嫌弃母亲有‘克夫’之厄,将吾一家数口扫地出门,不闻不问。吾前来西域当兵,便是因为西域颇多战事,几乎每天都会打仗,立功的机会也多。吾只想赶紧升官,朝廷赐下永业田,也能安顿母亲与弟弟妹妹。”
房俊沉默一下,明白了王方翼的心思。
书院学子固然金贵,但是想要将这份整治资源兑现,却需要至少十年八年的时间,还得运气足够好。
但是王方翼却等不了那么多年,也或许他能等,但是他的母亲与弟弟妹妹等不了……
“此番你率军袭扰敌营,屡立功勋,待到兵部文书下达,多少也得是一个旅帅,这还不够?”
“那怎么能够?”
王方翼直了直腰,将手中肉干狠狠咬了一口,又灌了一口清水,大声道:“吾辈身在西域血战敌酋,拍头颅洒热血,所为还不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吾是个被家族遗弃之人,光宗耀祖无所谓,那些祖宗大抵也看不上我,但是吾必须加官进爵,才能让母亲与有荣焉,才能让妹妹嫁个好人家,才能弟弟有个好前程!区区一个旅帅,如何能够?不怕大帅笑话,吾之志向,起码是一军之偏将!”
周围兵卒都听到王方翼的话语,纷纷大声喝采。
秦汉之际,武功最盛。国家对于军功之奖励极为丰厚,使得获得战功者不仅仅高官显爵,社会地位更是崇高。大唐延续了秦汉的武功策略,使得大唐男儿尽皆追求武勋,以武勋为至高无上之荣耀,使得武风日盛,国势强横。
不识字没关系,只要一口刀、一匹马,边关烽烟燃起之时呼啸而聚,跨上战马卫国戍边,便能以匹夫之勇搏一个富贵前程!
故而汉唐儿郎,各个血勇,岂有半个矫揉做作之辈?
敷粉插花没问题,可若是哪个“弱质纤纤”“杨柳细腰”,必遭嘲笑,世所不容……
一国之强横,自是由此根基而来。
若举国皆是那等“娘炮”之辈,只能等到番邦胡族寇边而入之时痛哭流涕屈膝事贼,那还顾得了护住自己的父母妻儿?
房俊亦是心中激荡,雪花飘在脸上一片沁凉,却不能熄灭他心中的火热,随着一众兵卒的喝彩,他亦振臂高呼:“那就让本帅率领汝等驱除鞑虏、建功立业,而后加官进爵、封妻荫子!”
“喏!”
“吾等誓死追随大帅!”
“大帅威武!”
……
山包之下,数百兵卒振臂高呼,震得漫天风雪席卷激荡。
对于这些打字不识一个的兵卒,说什么家国天下都是扯淡,谁听得懂,谁又耐烦去弄懂?
简简单单一个“加官进爵”“封妻荫子”,比什么口号都实惠管用!
房俊将干粮清水收好,起身跃上马背,招呼麾下兵卒:“赶紧出发,日落之前抵达交河城!”
“喏!”
兵卒纷纷翻身上马,风雪之中加紧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