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討論-第2043章冀州具騎,倒騰高手熱推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冀州铁价翻倍?』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可能只是价格波动的问题,但是对于斐潜和庞统来说,这个确实是军事上的问题。
好看的玄幻小說 詭三國-第2043章冀州具騎,倒騰高手閲讀
说是冀州,但是很显然是邺城左近,否则冀州也不算小,没有谁特意全冀州跑一趟调研。
冀州也有铁矿,而且产量也不算小,所以大多数时候铁的价格,基本上都保持一个稳定的价格,上下波动不大,像是这样忽然翻上去,便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铁矿出问题了,另外一个就是市面上的铁少了。
铁是战略性的资源,所以铁矿什么的,基本上也是重点关注的区域,不可能没有兵卒看守,所以出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这个年代,旷工就跟牲口差不多,即便是塌方了,大不了换个洞口继续挖……
所以,斐潜和庞统判定,冀州市场上的铁矿应该是被大规模的收购采买,才导致的价格上涨。大量买铁为了什么?当然不是为了吃,显然是为了铸造兵器。所以曹操准备爆兵了?幽州显然有些不太可能,那么曹军会攻打壶关么?
距离冀州最近的地方,无疑就是太原上党区域,而这个表里河山,地势险要,西大河而东太行,整个就像是一个包裹着坚壳的果实,轻易敲砸不开,尤其是曹操要从东南面进攻,更是困难。
历史上曹操以优势兵力打壶关张扬,也搞了大半年才敲开了硬壳。
所以整体上来说,并州太原上党一块,一直以来都是以守代攻的状态,因为从冀州要攻打壶关困难,同样的若是斐潜要从壶关出兵攻打冀州,要爬太行山,也是一样的转运困难,故而贾衢在壶关是作为防守和牵制的作用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这就有些意思了。
如果仅仅是打荆州,需要曹操做出这么大的动作么?
但是如果不是为了荆州,曹操又能负担起两面的作战么?
斐潜和庞统商议了许久,觉得不排除曹操突然头脑发昏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在没有彻底解决荆州问题之前,曹操不至于出兵和斐潜交战。
所以斐潜和庞统最后决定,在外围的这些将领提高戒备之外,继续派人去冀州刺探消息,搞清楚曹操究竟在做一些什么……
然而,斐潜再怎样推演,也想不到的是,曹操居然是用这些铁,搞出了个具装骑兵。
具装骑兵,太费铁了,当然,费铁自然就是斐潜,呃,费钱了……
当然,曹操将冀州的铁锭几乎搜刮一空,也不仅仅是为了打造兵器,还有些其他的用意。
这一日,曹操就带着冀州的一些士族大姓,以及袁熙,到了清河县城西南方向之处。
袁熙投了曹操之后,一直以来都甚少露面,结果有人就传言说袁熙也像是袁谭一样,被曹操给干掉了,还传得有声有色,像是什么毒杀啦,大卸八块啦什么的,仿佛就是亲身在现场观看了全过程一般。
所以曹操也就干脆借这样的一个机会,将袁熙拿出来在冀州士族面前晾晒一下。虽然说袁熙大体上还是略微装扮了一下,但是精气神明显差了不少,就像是霉变了一半的豆腐皮似的,即便是在太阳之下,依旧弥漫着一股腐朽陈旧的味道。
绕过了一道不算是很高的山丘,在山丘之后,便是一大块的平地。在平地上,以竹木和旗帜为栅栏,勾围出了一大块的空地,面积相当之广阔。
空地的远处,摆放着很多箭靶、木桩,成百上千一般,整整齐齐,密密匝匝,矗立着仿佛就像是一个军阵一般。而在空地的这一侧,则是更加引人注目,因为这里有一支全副武装的骑兵正在做战前准备工作。
冀州士族纷纷手搭凉篷,眺望这些骑兵,等看清楚这些骑兵的装备之后,不禁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相互递着眼色。
原来这些天,市面上的铁价这么高,就是为了这个啊……
曹操仰着头,翘着胡子,走在前方,微微眯着眼,似乎对于身后那些冀州士族豪右的动静毫不在意。
冀州士族等人啧啧出声,然后跟在曹操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袁熙则是落在最后面,似乎什么东西都提不起兴趣一样,看了几眼之后,便重新拉达下眼皮。
然而曹操却没有让袁熙闲着的意思,既然出来晒晒,就要晒个彻底,不翻个面好好搓一搓怎么成?于是乎上了点将台之后,便是立刻招呼袁熙到了身边,还伸手拉住袁熙的胳膊,一副叔叔慈祥,侄子乖巧的和睦情形。
当然若是袁熙之妻仍在,说不得曹操更是喜爱……
咳咳。
曹操如今做出这样的举措,其实也是被逼迫的。
第一个方面的原因,是如今骠骑将军稳坐关中,并有并州凉州之兵,而凉并之兵雄踞天下的,便是骑兵。这也是一直以来,让曹操异常担忧,也让冀州士族始终觉得曹操不怎么靠谱,也不太愿意在曹操身上投注的一个因素。
不少冀州土著暗地里都有这样的考量,当年袁老板在世的时候,都挡不住骠骑骑兵,现在换了曹老板,怕是也一样挡不住啊……毕竟曹老板之前在许县之下吃的亏,才过去了没多久,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
为了安定冀州士族心思,也为了增强自身对抗斐潜骑兵的力量,曹操几乎是砸锅卖铁一般,搞出了这一批的具装骑兵。
在豫州的铁,要就近给那些准备进攻荆州的兵卒,自然不可能抽调到冀州来,而想要在短时间内打造出大量的铠甲和装备,自然就引起了冀州市面上的铁锭短缺。
当不远之处的人马汇集于一处,看起来场面自然是非常盛大,不过么,曹操也不会告诉这些冀州土著,眼前的这三四千人并非全部都是具装骑兵,其中至少四分之三是辅助人员,真正的具装骑兵其实只有六七百人而已。
为了打造这些具装骑兵人马的战甲,就几乎收尽了冀州市面上的铁锭,即便是曹操想要再扩大规模,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了。很多事情,就是想起来的时候容易,做起来的时候困难。一只具装骑兵部队,不光是甲的问题,还有人和马,都是问题……
所幸,眼下看起来,总算是有些像个样子了。
这些具装骑兵虽然没有象后世那种遍身铁甲,穿得跟个罐头似的板甲结构,但是也算具备了当下较为强悍的防护力的铠甲,首先就是骑兵全数更换了铁质兜鍪,要知道之前曹军骑兵当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跟胡人骑兵差不多,头上只是用着皮弁而已,甚至有些人还以巾帻裹头,即便是将领,也常常这么干。
皮弁巾帻虽然轻便透气,但是防御力么,也就是聊胜于无罢了,自然无法跟铁质兜鍪相提并论。
其次,就是从原本的两当铠全数都换成了带有护颈、护臂和护裙的加强版札甲。两当铠是当下大汉最为常见的铠甲,制作和穿着都很方便,是由两片身甲遮护胸背,于肩上、肋侧以皮条扎束,穿脱都比较方便。但是两当铠也有很大的不足之处,比如脖颈、胳膊和两肋,以及腰腿等地方,几乎就是裸露在外的,如此一来若是被割砍扎刺到这些区域,很容易使得兵卒受伤,战斗不能,这当然也是前一段时间曹军骑兵和骠骑骑兵交手之后得来的惨痛教训。
现在改进的札甲,防护能力就好得多了,铁兜鍪和两侧高耸的护颈可以防护脆弱的头部和脖子,加装的肩头护甲可以挡住手大臂,身甲下面是两片长长的甲裙,可以遮蔽住整条大腿和大半条小腿,再下面则是皮靴。
至于坐骑,全数都是特意挑选出来的高头大马,否则根本扛不起那么沉重的骑兵,然后用毛毡覆盖其身,只露出四条腿来,一般的流矢就基本上射不伤马腹了。
此外,在马的正面,还有面帘、鸡项和荡胸,皆以皮制,并缀铁钉。
最为重要的,所有这些战马,都打上了金属蹄铁。
当然,可以这么说,铠甲和马蹄铁等等的改进,其实也是曹操跟着斐潜学的,只不过曹操定然不肯承认这一点。
这怎么能说是盗版?你个骠骑有版权么?
从对手当中学习成长,向来就是曹操擅长的事情……
曹操等人登上点将台的时候,那些具装骑兵的扈从正在辅助骑士着甲,同时整理战马的铠装,最后帮助骑兵上马。当然这些扈从的装备就相对简陋了一些,基本上就只有皮弁和皮身甲而已。
但是没有人关注到那些扈从,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具装骑兵所吸引了……
『这全身铠甲,怕是不轻罢?』
『怎么看也要上百斤?』
『壮哉!勇士也!』
曹操听着身后那些嘁嘁喳喳的声响,脸上虽然没有多什么笑意,但是眼眸之中原本的凝重倒是轻松了不少。
再看那些具装骑兵列出阵型,然后左手挽缰,控御坐骑,右手马槊呈四十五度角斜举向上,前后三排,相隔各三十步,排列出整齐的队列的时候,当先一人高高举起了马槊,朗声大喝:『启禀司空,皆已备齐!』
曹操一摆衣袖,『出战!』
轰隆隆的战鼓声响起,起初的时候并不是太急切,具装骑兵也缓步向前,随后沉重的马蹄声也跟着鼓声渐渐加速,最终激昂起来,无数的泥点和尘土在马蹄下翻飞,长长的马槊闪耀着冰冷的寒芒,战马铁蹄落地,声音几乎要盖过了鼓声,即便是曹操等人站在点将台上,似乎也能感觉到脚下的木台在不停的颤抖着……
转瞬之间,第一排具装骑兵已然冲近了『敌阵』,百支马槊刺处,当面的标靶、木桩纷纷被捅倒,激扬起大片的烟尘来,在曹操身后的冀州地方士族豪右各个伸着脖子看着,见此情形便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一时间倒是气氛十足。
第二列第三列的具装骑兵冲了过去,很快便彻底突破了『敌阵』,原本摆放整齐的那些稻草桩和目标靶,几乎都成了一片稀烂,等这些具装骑兵都通过了那片区域,便只剩下了一片的狼藉……
观看完演习,曹操便转头问袁熙:『此骑战力,卿以为如何啊?』
袁熙不禁微微打个哆嗦,随即低头拱手说道:『强悍非常,当得万军!』
曹操显然很满意袁熙配合的态度,又是转头问冀州的这些士族豪右,然后这些冀州士族豪右也纷纷表示看了曹操的这具装骑兵的演武,便更有信心了,一片顶五片什么的,爬床上梯翻墙什么都不带喘气的……
曹操又招手叫来了几名具装骑兵,然后让这些冀州士族豪右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一番,以确定这些战马和战甲不是用什么竹木刷漆糊弄的东西,最后才笑呵呵的送走了这些人。
看着袁熙和冀州士族豪右等人渐渐远去,曹操的笑容才一点点的收了起来,转头看向了曹休,说道:『如何?』
外行看个热闹,内行才知道门道。
曹休掀开了兜鍪,只见头顶上的热汗滚滚而落,原本在兜鍪内的垫子,都已经是湿透了,『人皆重甲,马亦着铠,作战之时,唯有一冲之力,不可久战……更有一骑之费,不下百卒……』
曹操微微叹了口气,『文烈之意,是言此靡费乎?若是真能以千破万,倒也值得……』
曹休默然不言。
曹操也看着远方,没有继续说什么。
当然具装骑兵的劣势还不仅仅是这些,如果不是从骠骑将军那边偷学来了马蹄铁,就这么跑上一次演戏,那些破碎的木桩木板,说不得就要坏了好些马蹄!再加上如今天下马场被骠骑将军几乎全数控制,曹操想要获得可以承载具装的战马,不仅要付出更多更昂贵的价格,同时还不能确保战马更替的储备,一旦出现战事损耗,补都没地方补!
这些问题,使得眼前的具装骑兵,实战的价值不能说没有,但是不像是普通兵卒一样可以随便用。而不能随便安心使用的部队,即便是战斗力再强,又能说有多少价值?
曹操拍了拍曹休的胳膊,说道:『此等具装骑兵,便由文烈好生统领……』
曹休应下,然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明公不带这些骑兵去荆州么……』
曹操闻言只是呵呵笑笑,摆了摆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曹休退了半步,不再复言。
曹操将这些骑兵放在清河训练,一方面是因为清河之地相对来说比较平坦,适宜进行骑兵的训练,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清河之地原先也是对于曹氏接替了袁绍的统治,最为不服气的区域,有这么一只『壕』强的骑兵,对于这些冀州土著而言,自然是一种强大的威慑力。
至于荆州之地么,荆州北半部分还算是平坦,可以用骑,但是若是过了南郡,水网密布沼泽颇多,若是走骑兵不仅是路线单一,并且受地形限制很厉害,所以还不如普通步卒灵活。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些花了大价钱的具装骑兵,现在其实只能算是个样子货色,真要现在拉上战场,恐怕很快就会被拆穿了,万一折损了,曹操还真没有本钱来重建,简单来说,就是曹操现在的经济已经是债台高筑,摇摇欲坠。
扫荡了冀州的铁锭,曹操自然也不可能全数给现钱,很多还是欠账。为什么这么干?想想当年秦始皇收兵刃铸金人,再看看曹操当下在冀州的局面……
从某个方面来说,曹操收冀州市面上的铁锭,将其价格推向高点,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具装骑兵,实际上还有一个隐秘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得冀州土著想要反抗曹操的成本增加,增加到这些人有些负担不起的程度。
然后在某些时候,曹操还可以分批次的放出一些铁锭,一方面维护这个相对高昂的市场,一方面赚取一些差价……
这,也是曹操跟斐潜学来的。毕竟当下战马的价格,已经是高到了让曹操每购买一只,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曹操谋划荆州,其中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补充经济上的亏空。
若是曹操在后世,定然就是各大银行的黑名单上的常住人口。因为曹操基本上都是在负债经营,基本上都是在拆东墙补西墙的。
当年进兖州,兵力是找袁绍借的,然后卷了兖州的人力物力财力,收了青州,欠下一屁股的债没得还,便是又卷了徐州,打得陶谦嗷嗷乱叫,眼见着债台摇摇欲坠,结果正好袁术搞出一个僭越的戏码,曹操便是一拍大腿,再次找士族世家借贷打袁术……
借的钱,总归是要还的。
打仗也是要花销的。
曹操于是乎就像套用信用卡的高手,在不停的付出手续费,在扩大了自己的资产的同时,也使得自己欠的账越来越多。只不过很遗憾的是,曹操这些年,除了获得了大量土地,可以收取原本的赋税项目之外,并没有创造出什么具体的新型产业,生产出什么新的产品来获取经济来源增长……
若是没有人对比,曹操这种模式,其实也不算是有什么问题,可问题若是和关中的骠骑将军斐潜一比较,那就让曹操不禁会有些感叹和头疼。
然而让曹操没想到的是,他的头疼,其实现在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