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吃軟飯 起點-第963章 富在深山人不斷!鑒賞

我真不想吃軟飯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吃軟飯我真不想吃软饭
甭管韩朝在外面多么风光。
甚至他的风流事迹,韩家坝人也是知情。
总是上新闻,韩家坝虽然比不得外面的世界精彩。
可是最起码年轻人都还是玩手机的。
整个炎国也就出了这么一个韩朝。
而且还是韩家坝的根,韩家坝人对韩朝自然都会关注。
韩家坝现在在整个小树镇发展都算先进的。
这里面韩朝的贡献不小。
韩家坝人对于这点从不否认。
可是韩朝虽然有了孩子。
但是他整儿八经在韩家坝拜堂成亲的妻子还真没有。
韩家坝的规矩,男人结婚,在老家办结婚酒席,在韩家祠堂,对着祖宗牌位拜天地、拜祖宗、那才是正儿八经。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外面直接领了证,也不搞这套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韩朝到底是没有结婚。
这让过来整理孝单的道士也有些为难了。
韩朝有两个孩子,大家是知道的。
可是这两个孩子上不上孝单这也是一个问题。
韩家坝的规矩,老人去世,需要请道士在祠堂做法超度亡灵。
孝单就是老人脚下的孝子贤孙。
按照道理来说,潘菊就一个儿子,还有几个女儿,这孝单也不复杂。
可是韩朝个人比较复杂。
而且韩朝又是大名人大财主,又不能强用规矩。
夏玥和柳青依已经带着孩子在路上了。
江西她们因为有身孕的缘故,不宜过来。
郝金花已经提前跟他们俩说明了情况,韩家坝的规矩,孕妇是不用披麻戴孝的。
因为孕妇是两条性命,怕老人承受不住。
所以江雪她们也只好留在虞城。
关于孝单的事情,韩家坝的几个老人找韩朝问了问意见。
韩朝的意见很简单,孩子是他韩朝的,那就是韩家坝的根。
至于姓什么不重要。
难道就因为他和夏玥的儿子姓夏,就可以不上孝单么?
韩朝的话很简单,不是自己有意要破坏规矩。
但是有些规矩,随着社会的发展,就应该改一改。
最后几个老人,也是没再言语。
很多年轻人都表示赞同韩朝的话语,其实这些事哪里还需要那么老传统。
所以最后这件事,大家只好妥协。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是韩朝的话语。
虽然韩朝在家乡呆的时间不长,规矩懂得也不多。
但是韩朝的名声在外,很多事情,大家也必须要给面子。
关于孝单这件事,最后定了下来,那就是韩朝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韩久华家的院子很大,可以容纳很多人。
韩家坝这会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他家院子里坐着喝茶,等着安排事情。
按照韩家坝的规矩,会有人上街去买菜,会有人去祠堂搭建灵堂布置,会有人去山上堪舆墓地。
而这个时候,白事家的主人是不需要忙活这些的,他们只需要为老人守孝即可。
比如跪在老人的床前,烧纸,然后给前来悼念的亲戚朋友还礼。
比如老人被装棺送入祠堂超度的时候,需要一直在棺木面前跪着。
总之这是一个一直跪着的事情。
当然主要还是孝子要一直跪着,其他人会稍微好一点。
假如孝子年迈了或身体不适,那么孝孙可以代替父亲去跪着。
当天晚上,柳青依和夏玥也是带着孩子来到了韩家坝。
柳青依这是第二次来韩家坝,上一次来的时候,她像是一个被人观摩的仙女。
那时候韩朝家还是老房子。
如今的韩家坝,不光韩朝家的房子气派,周边也是有一些不错的房子。
时光是个好东西。
夏玥没有那么多感慨,和狗男人好了也不少时间了,这是她第一次来他长大的地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就是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生出了这么样的男人么?
至于两个小家伙,这是他们第一次以韩家的子嗣进入韩家坝人的眼中。
两个小家伙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也是稍微有些怯生。
不过当他看见爸爸戴着白布在头上,而且脸上有些庄重的时候,也是突然不那么皮了。
郝金华给夏玥和柳青依也是一人给了一块白布,然后闷在头上。
虽然没有结婚证,但是她们难道就不是她儿媳妇了?
再说了,她们戴上这些,韩家坝人谁敢说闲话了?
两个小家伙是潘菊的曾孙辈,按照韩家坝的规矩,那就需要戴上红色的布。
因为从古自今,单反能够四世同堂,其实这白事,又叫白喜了。
能够四世同堂,那也就意味着老人是长寿的了。
既然是长寿,那么过世,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悲伤可言。
所以曾孙辈戴孝是红色的布头做为帽子。
两个小家伙,本来就继承了父母亲的优良基因,从小又教育得好,养得好。
在人群中,和其他小孩比起来,那还真是特别出众。
韩家坝人也是私下聊天开玩笑说这韩家坝的龙脉之气全部被韩久华一家给吸走了。
韩久华因为之前一直在伺候母亲,所以休息也少。
最近他也确实累了。
所以韩朝回来之后,基本上很多事情都是韩朝在代替。
尽管韩久华说不需要,但是韩朝还是直接代替下来了。
如今他们父子的关系,基本上是韩朝说了算。
韩朝能够做到这一点。
韩家坝人也是暗自竖大拇指。
白事基本上孝子都是苦差事,下跪多不说,而且折腾特别多。
农村里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替父亲干这些。
但是韩朝别看他是个大老板,但是到了韩家坝,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后生。
做起事来,还真是半点不含糊。
虽然说在孝单一事上,他确实有些霸道,非要改规矩,但是横竖事他自家事情,也不能太过强求。
一夜过去,韩朝直接熬了一个通宵。
第二日韩家坝的豪车越来越多,无他。
得知韩朝的奶奶过世,韩朝的很多生意往来上的朋友,都会借着这个机会,来悼念一番。
韩朝一来没办个结婚酒,二来孩子出世也没办过什么满月酒,但是别人的一些事情,他可没少出份子钱。
炎国讲究一个礼尚往来,这次韩朝奶奶过世,大家可不得把这个人情给还了。
再说了,他们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钟灵毓秀之地生出了这么个人才!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韩朝如今的身份摆在那里,不管多远,很多大佬都会亲自过来。
因为这样才能显得自己有诚意。
所谓穷在闹事无人问,富在深山人不断,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