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逍遙戰神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策劃讀書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逍遥战神
王辰的反应也算是迅速,在人面鸟飞过去的时候,他身体已经来到南玉儿旁边。
人面鸟直接冲向香炉那里。
原本香庐那边站立的正是南玉儿,王辰则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扯开。
南玉儿的反应力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后,就一点一点的下降。
如果不是这种事情发生,他可能永远都不会感知到。
“我刚刚想要躲避,可是根本来不及,我发现我的能量好像在减少你的能量,怎么样?”南玉儿在知道这个问题之后,第一时间看向王辰。
听到南玉儿的问话,王辰摇摇头。
他并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只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而且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人面鸟飞过来的时候,王辰还闻到一种奇怪的香味。
那种香气很特别,并不是常见的。
“我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力量上的变化,我只是觉得你有点倒霉,你没有发现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是关乎于你的吗?你是不是被这个地方看中了?”
王辰这句话并不是在调侃,而是真心实意的认为。
毕竟南玉儿出现的地方就是寺庙之中,而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他有关。
听到王辰的感叹,南玉儿愣住。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一直想要从这里出去,没准从这里出去,我就能够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出去可是比登天还难。
如果王辰是自己的话,没准还可以尝试一下,可是现在加上南玉儿……
只要一想到他的运气,就觉得头疼。
“没事,我们总能出去的,现在这些事情不过就是一点意外,只要再尝试一下,没准真的可以找到出口。”
王辰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一阵机械发动的声音,随后两人转过头就发现端坐在神位上的佛陀,竟然慢慢活动身体站起来了。
看着这些东西,王辰心中感慨。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这个道理果然没错,和眼前这个南玉儿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连运气都会被传染倒霉。
不过无论怎么样,现在还是需要解决眼下的问题。
一阵乒乓作响之后,王辰看着周围的碎块儿。
幸亏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用泥土建造的,如果是钢铁,还真是有点问题。
人氣都市小說 逍遙戰神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策劃熱推
“这里也不是什么久留之地,还是快点离开。”
刚刚走出这个房间,王辰就意识到那里可能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
于是王辰返回,又将那个屋子里的火把拿起来。
南玉儿看着王辰的操作,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注意到南玉儿的目光,王辰微微挑眉。
“有些时候我们还是需要就地取材一下,毕竟如果不就地取材,我们可能就要一直都在黑暗当中行走,前方的路程漫长,你总不能让咱们在黑暗当中前进吧?”
这句话倒是说的冠冕堂皇,不过也无法否认王辰的私心。
说实话,王辰并不喜欢黑暗降临的感觉。
特别是在这种密闭的空间之内,黑暗降临会让力量大大压缩,而且也会让人束手束脚。
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松一点。
南玉儿深深的看王辰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当两个人在黑暗当中行走的时候,外面已经迎来白天。
邓心看着门外的村长,并不打算开门。
“由于台风要降临的原因,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会出现一些差错,所以我昨天联系我的同事,让他们连夜准备器材,明天会送到。”
“今天我们需要在房间内休整一下,才可以继续行程。”
邓心不开门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王辰在天亮的时候都没有回来。
连南护孤都匆匆赶回,王辰却仍旧没有消息。
门外的村长听到邓心这句话,有些奇怪。
不过也幸亏他没有多想,随便说一句之后便转身离开。
在村长转身离开的时候,正好遇到清雅。
“我过来送饭。”清雅害羞地笑一笑。
村长看着清雅,眼神中划过一抹深思。
他先是冲清雅点点头,然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原本他是想要借着清雅进入房门的机会,看看院子里面,可是邓心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行动的时间。
清雅进入院落之后,邓心就迅速将门落锁。
村长被吃一个闭门羹之后,便摇摇头回去。
反正这些人都已经是瓮中之鳖,让他们潇洒几天也不是不可以。
进入门内的清雅,神情有些严肃。
“王辰还没有回来吗?”
邓心听到清雅的话,转头责怪的看像南护孤。
南护孤摇摇头:“不用担心,清雅是咱们这边的。”
虽然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邓心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
“我家老大说要去村口寺庙看一看,结果白天都没有回来,原本他说他等到天亮的时候就回来。”
邓心有些担心,从即将天亮的时候他就在给王辰打电话,可一直都没有打通。
电话那边一直显示的都是不在服务区。
听到邓心的话,清雅的表情更加严肃。
“当时他要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村口寺庙里的水可深,就连我都不敢轻易踏足那里,很有可能会出现危险的。”
邓心当然也知道那里危险,但是王辰执意要去,他也没有办法阻拦,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他坚强的后盾。
就在清雅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邓心的电脑忽然发出叮铃一声。
原来是坦克处理的消息,终于到达这里。
昨天夜里邓心也了解过这个村子的信息,但是在今天他让坦克做一个彻底的总和。
打开村子资料之后,邓心的表情越发凝重。
火熱玄幻小說 逍遙戰神 花都公子-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策劃讀書
“为什么我过来的时候没人告诉我,这个村子信奉邪教?”
南护孤对邪教的这个定义还不是很理解,她有些茫然。
而丁小雨听到邪教这两个字的时候,则是下意识的作出防备状。
邪教在某种情况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教徒。
有些疯狂的教徒可能会做出自杀的举动,以往丁小雨处理的案件基本上都是因为这些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