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248 歸路 下相伴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九种劲力同时涌入老者伤处,其中用于进攻,加强杀伤的劲力迅速发挥效果。
力量强化,旋转穿刺,内部爆炸,冰冷寒意。四种特效纷纷冲破老者护身劲力,肆无忌惮发挥伤害。
魏合一把揪住他脖子,将其提起来。
“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有人…会为我…报仇….”老者口吐血沫,已经处于濒死状态。
魏合懒得多听,这老头也是个练脏高手,以为自己身法了得,在他面前浪,现在人也浪没了。
他随手在其身上一扯,搜出一些零零散散的杂物,然后将老头扔到一旁,转身朝着云和方向走去。
老头被重重摔在地上,体内刚刚被打入伤口的劲力一下爆炸。
噗!
他胸腹部猛然炸开,大量血肉内脏化为碎块散落,这最后的一下,彻底断了他的生机。
这是天印九伐中离炎功的劲力特效。
老者眼中神采迅速黯淡下去,失去生息。
这个奉莲教所属,横行了大半辈子的练脏顶尖高手,在外也是赫赫有名之辈,在有些城池武林里也是让足足一代人惊惧担心之对象。
可惜却无人知晓的死在这深山野岭。
不多时。
正艰难在山林中狂奔的云和,被一道黑影从身旁掠过,随即感觉后脑一疼,意识晕过去。
重伤在地,动弹不得的云湖,则被魏合另一只手提起,急速朝着万毒门驻地返回。
数日后。
三具浑身是血的尸体,被王家悬挂在宣景城外,立了三根人桩。
奉莲教左脉元老的两大弟子被杀,和两人一起的,还有一位左脉护法,鬼印左木雄,一样被杀。
三人死状惨烈。
两个流星盗直接被剥皮穿刺,浑身血红穿在城外过道边,让所有经过之人都能看到。
鬼印左木雄胸口一个大洞,内脏爆炸散开而死。
有口皆碑的小說 十方武聖-248 歸路 下讀書
王家因此一战,声名远播。
魏合则是主动选择隐藏声名,不打算出风头。
如今的他已经风头过剩,再说和王家的关系,也不宜对外宣扬。
毕竟他现在,还是府城那边的通缉犯。按道理泰安军遇到他,可是要各种追杀围捕的。
这次出手,他是为了测试一下自身实力。
交手练脏顶尖的鬼印左木雄时,他没用鲸洪决,其余附属劲力都没用,仅仅只是靠着天印九伐的护体劲力,便轻松解决对方。
中间虽然被打中几下,但对方的劲力根本连他的护身劲力都没打穿。
若是动用鲸洪决巨力,解决战斗更快。
所谓的练脏顶尖高手,如今连他的护身劲力也打不穿。
魏合直到此时,才稍微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
解决这边王家的事后,至于奉莲教和他们如何牵扯纠缠,那是他们的事了。
“门主,您的信。”
空旷校场上,魏合缓缓收功,周身环绕的劲力如旋风般,自动回到他身上,覆盖在皮肤表面。
九重劲力护体,加上铁岭衣和金悦五行功,一共十一道护体劲力,在他体表宛如十一层甲衣,厚实无比,甚至运劲时都能隐约看到一层扭曲在他身体周围。
此时一名门中弟子,将手里信件送过来。然后面带恭敬的退下。
魏合撕开信封,取出里面纸张展开。
信是灭巢盟盟主尤伏寄来的。
大意是提醒他,奉莲教左脉那边,很可能会对王家展开报复。
若有需要,灭巢盟那边可以帮他们调停。如今所有武道门派不宜内斗,大家的共同敌人应该是朝廷才对。
泰州这边的巢虽然解决了,但州尉和州牧可还在。
这两人态度暧昧。表面配合寻日柳夜完成巢的建立,但实际上似乎在利用巢,达成自己的一些目的。
从头到尾,他们掌握的泰安军,都稳如泰山,丝毫没有参与寻日柳夜和灭巢盟之间的死斗。
从这里也能看出,朝廷对泰州的掌握程度,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甚至还有可能是州尉州牧借灭巢盟的力量,剪除寻日柳夜这等密探组织,剪除朝廷在泰州的控制力量。
看完信,魏合随手挫碎扔掉。
这次奉莲教流星盗之事,虽然只是个小插曲,但奉莲教这等妖党组织,所修行的功法当真诡异危险。
只要睡过女子,就能让其死心塌地,这简直就是邪门。
从那两个流星盗招供的内容来看,这个奉莲密卷,不光他们左脉会,另外右脉,中脉,都有。
只是各有偏重。
这就是个大坑,魏合自然不愿意自己出面蹚浑水。
王家和他交好的只有王少君一人,又不是整个王家。再说他如今也不是独身一人,身后还有怀孕了的妻子和门人。
考虑问题自然必须周全一些。
“小河,还在练功?”万青青肚子微微隆起,脸上洋溢着安心和温暖。
“你叫我有事?我正和母亲学着给孩子做点东西。”
“嗯,是有些事。”魏合转过身,看向师姐。
只是看到万青青脸上的安心感,还有对未来的细细憧憬,他话语到了嘴边,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从流星盗那边的口供来看,万青青的生父那边,很可能牵扯到一个很麻烦的血脉。
自从来到这个世上,魏合还从未听闻,有什么特殊血脉流传的说法。
但万青青身上居然有,这就代表,其父亲的出身,极可能很特殊。
思绪迅速在脑海中闪烁,魏合终究没有说出口,打算等孩子出生后再说,以免现在影响万青青心情。
他话语一转。
“前天采到了一份很珍贵的云溪蜂巢,对你和孩子都有大补,我想着今天带你去尝尝。”
“那种补品,肯定又是九影叔叔帮着在处理吧?”万青青也是知道了九影的存在,有些嗔怪道。
“你明知道叔叔身体不好,还让他忙,也不体谅一下人家。”
“没事,九影本身就喜欢做这些研究,我也是投其所好,顺带找点好处。”魏合笑道。
“唉哟。”忽然万青青轻轻叫了声,捂着肚子。
“怎么了?!”魏合赶紧将她扶住。
“宝宝在踢我。”万青青忍痛笑道。
魏合轻轻蹲下,将耳朵贴在万青青肚子上。
他仔细听着。
噗通,噗通,噗通。
万青青的心跳脉搏声中,还有另一个微弱的心跳,正在相伴跟随,一起跳动。
他抬起头,看着万青青白皙的俏脸。
从这个角度,从下往上看去,能够清晰看到她眼中的温柔。
那种仿佛能将一切坚强化为柔和的笑容,让他心中不由得一暖。
“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万青青笑道。
“都喜欢。”魏合轻轻用手抚摸着她的肚子。
“我在问你是男是女,又没问你喜不喜欢。”万青青无语。
魏合没说话,只是微笑。
一阵山风吹来,有些凉意。
他站起身,用万青青宽大的大氅将其裹住,不再去想鳞阴之血的事。
流星盗供出了鳞阴之血的利用方式,但那是以万青青一身修为不再寸进为代价,是一种只为了满足自身的损人利己之法。
“你说,我们能一直这么安宁下去么?”万青青问。
“能。”魏合回答。
就算不能,我也会让它能。
他在心中补上一句。
“从今日起,我们就隐居在这里,不出去了。”他轻声道。
“嗯!”万青青用力点头。
“对了,还要找个时间回一趟云州。”魏合忽然道,“我姐还在那边,有些放心不下。”
他如今锻骨大成,正在以蚕丝劲苦修练脏,顶多几年时间,就能踏入练脏。
他不打算自行突破,而是准备以破境珠,模拟出最好的条件,完美进入练脏。
如今他根骨已成,不再是下。外面也大仇得报,妻子也怀了孩子,他不再是如以前那般的随波逐流之人。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好,我们到时候一起去。”万青青点头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等这边局势稳定了来。”魏合道。
香取教李童率军攻破了泰州的一座小城,如今正以其为据点,一点点朝着其余区域蚕食扩张。
泰安军多次与其交战,始终没办法将其驱赶离开。
而从其他各州来往的商队带来的消息,还有王家那边官面上陆驿传来的情报来看。
各州情况都有些不妙了。
大元十九州中,至少有一大半都陷入乱军战火之中,其中有的是香取教乱军,有的直接是州尉自行叛乱,行诸侯之事。
云州那边,似乎也有些危险,虽然飞业城并非府城,但为防万一,魏合还是打算回去一趟。
一方面接回二姐,另一方面再度调查下父母大姐的下落。
如今实力今非昔比,有些事再去做,就轻松许多了。
而万毒门这边,有实力提升了的谢燕和萧清鱼两位练脏坐镇,再加上王少君从旁暗中协助,问题不大。
“对了,最近林远嚷着想去府城看望姐姐。你说….”万青青小声道。
“派两个人保护他去一趟,顺便把林潇潇也接过来算了。外面局势越来越乱,林潇潇一个弱女子在外,终究多有不便。”魏合道。
“我也这么想,等那林潇潇过来,干脆你也一并娶了好了。”万青青笑道。
“你想什么呢。”魏合无言以对。“她只是普通人。我怕半夜翻个身都能把人压死。”
他现在身高两米五,体重超三百斤。全身肌肉骨骼密度极高。晚上睡觉翻身,还真有可能把林潇潇那般弱女子压死。
三百斤的重物一下倒过来,一般人骨头怕是都得被压碎。
万青青闻言,抿嘴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就这么定了,过阵子,我去周边收拾下,做些准备。然后便可以去云州了。”
如今乱世,魏合担心自己离开后,万毒门可能会遇到麻烦。
毕竟他一路杀过来,结仇的人太多。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周边的所有隐患,先解决掉。
所谓隐患,无非就是宣景周家游家,香取教,以及奉莲教。
寻日柳夜那边自顾不暇,被灭巢盟搞得损失惨重。
泰安军和香取教李童对峙,各自分不开身,压根不会理会万毒门这种小角色。
只要他们隐瞒好消息,不要让人知道他不在门中,快去快回,安全就没多大问题。
毕竟,若是寻常成名高手,还会不时的有挑战者找上门。
但他魏合,却没人敢出手挑战,因为死在他手下的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