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劍卒過河笔趣-第1140章 隱忍【爲1500票加更】推薦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在这里和三位美人聊天打屁,虚与委蛇,他很擅长这个,言谈风趣,幽默诙谐,但这表面上的随和,和方才吃人时的狠辣一经对比,就更让人不寒而栗!
她们有点冤枉娄小乙了,但是娄小乙也不会解释。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1140章 隱忍【爲1500票加更】鑒賞
在大粽子中观察良久,对少垣神奇的液汞之身他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的飞剑中所含道境当然不是丛戎可比,但他怀疑哪怕是自己要强大得多的道境深度也无法对少垣造成本质性的伤害,因为不针对!
那名法修还是还很有两把刷子的,面对混沌道境的根脚,只有归一道境才能做到完美针对,四两拨千斤,像他精通的命运,五行,杀戮,功德,太虚,星辰,都很难做到速胜,需要磨一段时间,比一比各自在道境上的深度!
对一个习惯于暗袭的修士来说,娄小乙不怀疑这家伙会在见势不妙时逃之夭夭,在草海风暴中,神识不能及远,跟踪距离大受影响,少垣只要起意脱离,他是无法跟上的!
需要一个一击致命,让他逃无可逃的方法!
娄小乙把计划放在了诱使这家伙使用他无所不能的至强状态-液汞状态上!
这符合修士的修行战斗理念,最强处,也可能就是最弱处!
丛戎一直围绕大粽子躲闪,就是故意暴露遁闪特点,让少垣抓住机会液汞近身,到时躲在草粽中的娄小乙就能从旁出手,一劳永逸!
意外的是,少垣的液态攻击不走寻常路,没有绕远逮丛戎,而是直接穿草粽!更意外的是,少垣的完全液汞状态下好像就少了点灵智,不能准确的分辨目标真伪,只要是活物它就往上糊,结果猝不及防的被糊了个正着!
想偷袭人结果反被人所偷袭!也不知道这是纯粹的偶然?还是少垣已经看出了点什么,直接对隐藏在草粽中的潜伏者下手?
反正是已经糊在了脸上,接下来就是必然的精神力振荡!
娄小乙不怕精神振荡,他自信在元婴这个层次,没人能比他的精神力量更强大!从筑基就开始的积累,到小宇宙的再造,强撼无匹,精淬凝炼!
但他不想用这种方法来战斗,因为哪怕打败了对方,以液汞状态之诡异,也不知道掌握了主动权的少垣会不会有主动脱离的本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同时他也意识到,与其在道境上和这个家伙争胜,就不如趁他处于液汞精神状态时,在精神上吞掉它!
这是个大胆疯狂的想法,但他出道至今,从来也不缺在战斗时的疯狂!
于是干脆不做抵抗,反而雀宫一吸,把这团液汞吸进了雀神空间!顿时,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两团精神力量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少垣的实力在精神液汞状态处于最强,但同样的原因,正因为在精神状态时最强,他也失去了其它的手段,而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精神力量上,对绝大部分修士来说,这样的赌注没人能赢他,但他碰到了娄小乙!
这种精神层次的较量简单而直接,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没有花活可想!在娄小乙的地盘上,面对娄小乙这样的变态,少垣的精神力量顷刻崩溃,一点其它的方法都用不出来!
身体没有!法术没有!底牌没有!除了精神之外,什么都没有!
于是精神一灭,烟消云散!
就像凡人对付一块石头,你有无数的办法可想,但你如果偏偏想用脑袋去撞碎石头,结果可想而知!
别人对付少垣往往因为不知其根底而饮恨当场,少垣对付这个奇怪的大粽子是同样的原因!
战斗,如果你不事先洞察就压上自己所有的赌注,你可能一百次能赢九十九次,但只要输一次,就再也没有以后!
说娄小乙吃人是不公平的,但他又确确实实的吃了人,只不过这个人是以一团能量的方式!
整个战斗过程很难用人类的道德范畴来解释,你不吞他,难道等他来震你么?
丛戎还在那里咬牙攒劲,显然,无常碎片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他既不说放弃,娄小乙当然也不会催他!
道境碎片这东西,人人都想收集全了,就像古懂收藏家们,见到什么好东西都两样冒光,但你真的能收集全么?也不过是重点放在某个方向上而已!
丛戎自以为他知道点无常大道,但他这一点距离融合无常碎片还差得远呢!
蓝玫深吸一口气,从交谈中,她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单耳隐隐约约对她们的不信任,不能怪这人多心,她们三姐妹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来看,任何一个有城府的修士都会怀疑,哪怕没有证据,所以,她们需要更主动些,更坦诚些,不能把别人都当成傻瓜。
“我们认识这个人,名叫少垣,在天择大陆可是个非常出名的角色!”
娄小乙惊讶,“哦?他也是天择的?怪道不对你们下手,只知道杀主世界的!嗯,也就我知道你们不是一同前来,换个人来想,恐怕九成会认为你们是在合谋!
师姐啊,小弟就多一句话,在芳草径,我们主世界修士虽然人多势众,但基本都是单独行动,一为道心,二为不引起界域势力之间的直接对抗!
这要是让别人怀疑你们天择大陆修士的抱团行为,群起而攻之下,我怕你们很难全身而退呢!”
蓝玫不得不解释,“师弟一直在现场见证,当知我们也很无奈,从未主动插手!少垣出手剑修时,我们也是旁观,可没趁此机会向另外一名法修动手!
师弟这是,也怀疑我们么?”
娄小乙故做大度,“我当然不会!这是起码的判断!只是以天择之大,你们几位还互相认识,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千紫一咬牙,知道不说出点猛料是不能缓和此人怀疑的心思了,有些话就只能她来说,别人是不能替代的!
“师兄不知,之所以认识都是因为小妹!在金丹时曾经和此人结为道侣!只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分道扬镳!就这样的关系,我们都一直在冷眼旁观,师兄当知我们的态度了吧?”
娄小乙肃然起敬,“原来如此!几位师姐高风亮节,小弟佩服之至!”
话是这么说,心里吐槽,这是怎么的?
没人追究就是道侣?有人追究就坍塌成前道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