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撿漏-第4527章 4663 終極奧義閲讀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袁延涛确实是一个不世出的天工和俊杰。
他,的本事,的的确确只在金锋之下,而远在Michael大长老之上。
这本事,不仅仅只是天工,还有算计。
Michael大长老那点小小的算计在袁天狗和诺曼跟前,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天壤云泥,连渣渣都算不上。
在这一盘大旗里,Michael大长老和老荫庇这样的算计者,太不够看了。
眼界,就注定了他们的格局。思想,就限制他们的想象。
转眼间就被自己教出来的徒弟打了脸,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Michael大长老依旧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沉寂沉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袁延涛冷酷的看着自己老师,无情的将两根号角金杠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
“你以为,你只是拼错了号角金杠吗?”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撿漏 金元寶本尊-第4527章 4663 終極奧義推薦
突地这话从袁天狗嘴里冒将出来,Michael大长老急速抬头,惊骇万状。
“什么?”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大水货!”
“活了一百二十多年的大水比!”
袁延涛手腕一翻,两根号角金杠在双手中舞动生风,直接将要上来抢夺金杠的Michael大长老打退回去。
两截金杠在袁天狗手里变成了直升机的螺旋桨,风声呼呼,漫卷全场。此时的袁天狗如同刚从老君炉里跳出来的弼马温,金箍棒舞得震动南天门,惊破凌霄殿。
威风凛凛,威不可当。
嗖!
暮地间,袁天狗手一顿。
第一根号角金杠穿回约柜金环,第二根金杠在手里现出原形。
“你想学?我教你啊!”
“老师!”
“看仔细。我,只做一次!”
嘴缝里冒出这段话来,袁延涛的声音变得异常亢奋,连脸都红了。
手持号角金杠,袁天狗给了Michael大长老一个永生难忘的眼神,左手一抄。
一块纂刻着符文的圣箍跃然在手。
一双眼睛直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老师,左手将这块圣箍套进金杠最中央的部位。
“金锋已经说了,约柜只是承载物,真正的秘密在天使号角。”
“而天使号角的秘密,就在于这十节圣箍。”
嘴里朗朗侃侃,手里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
同样的残影闪现,众人只感觉袁天狗的手只是动了那么两下,等到再看第二眼的时候,所有人都鼓大眼睛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圣台上,已是空无一物。
而在袁天狗的手里,五节圣箍已经全部拼装完成。
这样的手速,几乎就是金锋最后时光的翻版。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拿着重新组装好的号角金杠,袁延涛口鼻冒出腾腾热气,那是体力严重消耗的表现。
“圣箍只是纽带,他可以转动。当圣箍转动时候,符文图案也会跟着转动。”
轻轻的,袁延涛握住号角金杠,另外一只手逮着第一节圣箍转动起来。
“五节圣箍分为五个不同的符文。答案,就在这符文之中。”
“每一组符文都对应着上帝传授给圣人的一个仪式。”
说到这里,袁天狗已经收手。
“嗖钢——”
一声创世清音响彻小屋,穿金裂云直上九霄,响彻寰宇。
精品小說 撿漏 愛下-第4527章 4663 終極奧義相伴
第二根号角金杠穿过两根金环,和第一根金杠完美的并列在一起。
非常不錯小說 撿漏笔趣-第4527章 4663 終極奧義展示
“包括天国降临!”
袁延涛拍拍手,拿起大雪茄送进嘴里,傲然转身昂首冷漠叫道。
“这……才是,约柜的……”
“终极奥义!
听到这话,众人豁然开朗恍然大悟。
Michael大长老五雷轰顶,整个人被打得浑身炸毛,神魂炸裂。
看着两根号角金杠,看着号角金杠的上的圣箍,Michael大长老足足三分钟都没回过气来。
两根号角金杠,十节号角圣箍组成的图案如导弹般刺进Michael大长老的眼里,将Michael大长老炸得神魂尽丧。
袁延涛拼的是对的!
自己不仅连号角金杠都拼接错了,就连那五节圣箍都拼错了。
自己穷其一生研究各种各样的学识,做到了学尽天下,发明创造出无数推动人类进步的科技,但自己,却是败在了自己学生手下。
自己真的是一个水货。能有现在的成就,无非就是靠着自己活得足够的久而已。
玩阴招耍算计,自己不如金锋,就连自己最得意的学识,也比不过自己教出来的门徒。
这一刻Michael大长老,径自生起一种最深的疲惫。
这人间,真不值得自己再留下来。
自己活了一百二十多岁,都活到狗身上了。
天旋地转间,Michael大长老抖抖索索往后退往后退,一直退到Leo跟前,直挺挺的就倒下去。
比起刚才开启神之国度的失败,Michael大长老现在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丧失殆尽。
不过区区数分钟时间,Michael大长老整个人又老了一大截。
他的头发径自全白了!
堪比妙龄女子的胶原蛋白的脸也变得臃肿,眼袋也严重下垂。
这世间最痛苦的打击,莫过于自己独步天下的最长处在别人的眼里,一无是处。
这个打击,让Michael大长老几乎丧失了所有的信心!
相比Michael大长老的颜面尽失和羞愤欲死,罗亚族长一伙人则是欢天喜地喜不自胜。
几支金烛台和十二分支的长老们衣袍无风自动,一个比一个抖得厉害。
哪怕为奴为仆,哪怕给曾经的仇人下跪磕头,那,都不叫事。
比起神之国度的开启,这些羞辱根本算不了什么。
新组装拼接好的金约柜就摆在代表着至圣所的金丝圣幔之下,静静的散发出夺人心魄的灿烂金芒。
这一出出的大戏,从一开始就在翻转。翻转了又翻转,翻转了再翻转。直到此时此刻,终于尘埃落定,落下帷幕。
袁天狗嘴里依旧叼着金箔圈的大雪茄,静静的看着自己拼接好的旷世杰作。
左眼瞳孔中,是横尸龙四怀中的金锋。右眼眼瞳中,是生不如死道心尽毁养育自己的恩师。
“收破烂的,我终于打败你了!”
“不怕你是五百年一出的旷古天骄!”
“Michael老师,我也把你打败了!”
“你活了一百多年,都他妈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个世界,不比谁狂谁霸谁凶谁残,比的是谁,笑到最后,比的是谁,撑到最后。”
“这就是命!”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我的世界。”
站在约柜身畔,袁延涛又拿起了牧羊人权杖。
这一刻,袁延涛仿佛变成了当年劈开红海的圣人。这一刻,袁天狗只感觉自己站在了这个星球之上。
在自己身边的那条历史长河中,流淌过无数惊才绝艳名垂青史的枭雄狂杰。
中外古今,历朝历代的英雄们就在自己的眼前流过。
这些人,没有一个比得上自己。
死的英雄从来都不叫英雄,只有活着的,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站在那星球之上,看着死去的金锋,看着臣服的圣罗家族,看着垂头丧气的Michael大长老,这一生所受的所有的羞辱在这一刻尽数报复了回来。
长长深吸一口气,袁天狗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舒爽和惬意,犹若造物主。
手里的雪茄扔在地上,冷冷叫了一句。
“血!”
第四头公牛和第三头公羊随即宰杀,在最快的时间里牛羊血送到袁延涛跟前。
拼接好号角金杠,再排列好十节圣箍的图案,余下的祭祀就变得简单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