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717章 踏雪尋梅(二)鑒賞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妙玉心神剧烈波动,已经不能对外界的刺激做出精准的反应。
贾宝玉见了,便再次亲了她一口,品尝了一下这世间难得的独特的清香酥柔。然后在妙玉抬起眼帘哀怨的看着他时,心安理得的将她完全拥入怀中,全身心的体会这位妙龄仙女的身娇体软。
他之所以敢这般对妙玉,并非完全孟浪冲动。
妙玉很美,非常美。
她的容貌和气质,乃是可与宝黛二人媲美的存在。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这是对她最贴切的概括。
更何况,其入园之时正是十八岁,是一个女子最光艳四射的年纪。这一点,总是还有青涩之意的黛玉等人难比。
所以,要说贾宝玉对其没有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关键在于,对贾宝玉这个通晓前世今生的人来说,他更知道,妙玉这位性格孤僻,气质高洁的“得道高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终究只是个妙龄女子,又从来没有体会过女孩家应该有的青春美好。待她见过贾家众女孩的美好快乐的生活之后,她又怎么能无动于衷?
她只是不愿意,不敢将内心的少女心思表露出来罢了。
既然佳人本身就向往凡俗,并非真正的“出家人”,贾宝玉又如何会望而却步?
而且,他明知道妙玉对他同样有意……
这倒并非他自恋,而是得到过黛玉等仙女垂青的他,有这足够的经验与眼光,能够从不多的细节,一眼看穿别的女孩对他的情意。
妙玉虽然对所有人都近乎冷冰冰的,但是对他却与别人不同。
以前在园中,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经常喝到妙玉煮的茶,只有他,才能单独听到妙玉抚琴,也只有他,才会令妙玉娇嗔含怨……
这些事加起来,足够说明妙玉对他的心意。
便是基于这般郎有情妾有意的前提,贾宝玉才会做出今日这等孟浪之事。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717章 踏雪尋梅(二)推薦
或许他对妙玉也可以像对待黛玉和宝钗等人那样,慢慢培养感情再侵占身心。
他只是觉得那样按部就班太无趣,也太麻烦。
妙玉自诩出家人,她也确实是出家人,在这等条框之下,又怎么可能与他谈情说爱?
只有这般半强迫的对待她,打破她的桎梏,强行让她从佛祖座下走出来,对她才是最好的。
因为这样,她才能将过错算到他的头上,是他盗引的她,而非她自己不守清规戒律,背叛了佛祖……
贾宝玉对自己的算计虽然有着自信,倒也怕妙玉还是过不去自己的那一关,所以一直将她拥在怀里,让她可以全心全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感受到他心里的情意。
他的手没有乱摸乱动,他怕惊起妙玉的不适而反抗。但就是这般相拥,也带给他十足的舒服享受。
妙玉也始终没有动,或许她还没有想明白过来……
贾宝玉是个男人,过了一会终究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轻轻动起了手脚。
妙玉也立马有了情动反应,就在贾宝玉思索是不是可以就地将妙玉抱起来,然后寻一风流之地,快刀斩乱麻的摘取其红丸之时,妙玉总算了有了正常的反应。
她双手轻推贾宝玉的胸口,声如蚊蝇般的道:“你松开我……”
贾宝玉便放下别的那些心思,问:“那你答应了吗?”
在贾宝玉看不见的地方,妙玉面色绯红至极,一双从来清净蔑视的杏眼中,也有着些许水意。
但她知道不能再让贾宝玉继续下去了。她挣脱开贾宝玉那令人心悸眷念的怀抱,低着头道:“我,我不知道。”
说完,飞快的撇了贾宝玉一眼,就别过头道:“我要走了……”
妙玉已生逃避之心,就要转身落荒而逃。
贾宝玉却知道现在不能让她走。
优美玄幻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717章 踏雪尋梅(二)相伴
一旦让她就这么回去,她很有可能娇羞一阵,就会慢慢被自己的多年来学习的戒律与羞耻心打败,从而否定她刚才的情动。
所以,贾宝玉拉住她的手,在她刚刚要走的时候就将她拉了回来。
妙玉自然而然的有些娇斥:“你还想做什么~!”
混蛋,刚刚居然敢那般对本仙子!
贾宝玉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这株梅花,我能折了吗?”
妙语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那见证了她刚才羞耻之举的梅花,一时竟生恨意,恨不得快快将她两根摧毁……
“你爱折就折,你自己家的,关我什么事……”
妙玉还有些不忿。
又有些羞耻。
她听到穿报贾宝玉来折梅花,立马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明为制止贾宝玉的“辣手摧花”之举,并声明主权,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就是只有如此才能名正言顺的见到他!
至于一见面就斥责,不过是胡搅蛮缠,引贾宝玉注意罢了。
贾宝玉自然不会在意妙玉现在的态度,他双手举起妙玉光滑美丽的手掌贴在下颚,笑道:“我想和你一起折。”
妙玉顿时羞赧无比。
她一个恋爱基础为零的仙子,如何能是贾宝玉的对手。
虽觉得不对,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她悄悄看了一下四周。栊翠庵加上自己一共才三四个人,这会儿她们该都在屋里烤火……
“嗯~”
妙玉羞涩的点点头,却没有任何举动。
便是如此,贾宝玉也十分满意了。妙玉的反应,让贾宝玉知道,这妮子对他的心意,可能都不是简单的喜欢那么简单了……
贾宝玉自然不会知道,他已经做了无数次佳人梦中的主角,此时他这般温柔的对她,无形中契合了佳人的幻想,故而人家才无法拒绝。
牵着妙玉的一只手,重新来到梅花树下,妙玉也惊诧于这支梅花的绮丽,忙合着贾宝玉想要将其折下。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717章 踏雪尋梅(二)鑒賞
但是他们都小看了梅花枝条的坚韧,二人合力,一时也难以取下。
妙玉便道:“我回去让丫头们拿剪刀来吧。”
用那修剪枝条的大剪子,一下就能剪断。
贾宝玉却道:“无妨,咱们先别处去看看……”
说着,贾宝玉伸手拂去之前树枝晃动而落在妙玉头上的积雪,然后解下自己的斗篷给她披上。
妙玉脸蛋又酡红起来。
此刻妙玉,完全不似佛家弟子,而是一个在情郎面前娇羞无比的闺阁少女。
贾宝玉见之,情不自禁的就想要再吻吻她的唇瓣。
妙玉悍然一惊,赶忙躲开。
精品玄幻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717章 踏雪尋梅(二)
之前是她被贾宝玉的举动弄得失了心智,此时神志清醒,自然不敢再让贾宝玉轻薄她。
贾宝玉见其被惊吓,也不急于片刻,故而温润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牵着她的手,往其他树下走去……
……
芦雪庵,李纨等人早已准备好了插花的瓶子,却是许久不见贾宝玉回来。
众人不免抱怨贾宝玉折花需要这么久,别是出了什么差池了吧。
“难道妙玉连宝哥哥的面子也不给,不让他折梅花不成?”
这是湘云的猜测。
其他人都觉得不大可能,但是贾宝玉又确实去的要就,李纨就要派人去寻。
正与迎春下棋的黛玉头也不抬的道:“我劝你们不用派人去,人家这会儿说不定正在佛堂前煮茶论道,你们这些俗人过去,岂不坏了人家的兴致?”
黛玉的话,令好些人都暗笑起来。
却也觉得黛玉的话有理,便就耐心等待起来。
又是好半晌,终于见到贾宝玉回来。
大家原本还想要询问一番贾宝玉此去的经过,却第一时间看见贾宝玉手中那株梅花。
“好漂亮的梅花!”
探春等人全部被梅花的姿态所吸引,将其夺了过去,便全部围着梅花去了。
只有黛玉不理那梅花,上得前来,伸手给贾宝玉弹去身上的雪沫和杂尘,又给他系好领口的带子,责怪道:“怎么出去一趟,连斗篷都歪了?”
贾宝玉笑道:“梅花枝条太大,我废了一番功夫才折下来,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这可是我看了几十树梅花,才最终选定的。”
黛玉细细瞅他一眼,终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便道:“不过梅花罢了,也值得你费那么大的功夫。瞧你,手都冻僵了,过去暖暖吧。”
黛玉的娇声软语,令贾宝玉十分受用,要不是顾及现场人太多,定要将其揽在怀里好疼爱一番的。
纵然如此,他还是瞧瞧在黛玉的手里画了一个圈,然后在黛玉的横眉警告中,走到边上的火炉边烤火去了。
……
梅花有了,雪景也是现成的,接下来,自然便是继续比试第二局第三局。
不过第二局梅花诗刚刚写完,还没来得及一一评判,贾宝玉就又被叫了出去。
是茗烟派人进来,说有事要禀报。
贾宝玉知道,若非重要的正事,茗烟不会专程叫人进来打搅他,因此只能对众人表示歉意。
黛玉等人虽然不太高兴,到底知道贾宝玉的事才最重要,也就只能放他离开。
袭人和麝月几个暗中查访平儿金镯子被盗一事,苦无头绪,终究不敢一直隐瞒,在贾宝玉刚出芦雪庵的时候,跟上去将实情说来。
见贾宝玉面色果然不高兴起来,麝月还有些惴惴不安。
不过好在随即就听贾宝玉道:“也不算什么大事,等我回来再说。对了,把坠儿那丫头先看起来。”
麝月一愣,忙问:“二爷怀疑是坠儿干的?”
贾宝玉摇摇头,并不言语。
仍旧带着陆诗雨出去了。
路上,陆诗雨问道:“坠儿是不是就是那个下颚骨尖尖的,梳着齐刘海,只十二三岁的丫头?”
贾宝玉点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陆诗雨确定了心中猜想,面色复杂的看着贾宝玉,沉默不语。
她要是记得不错,事发当时贾宝玉分明在隔壁房内,和他的姐妹们吟诗作对……
那他究竟是如何确定偷盗者其人的?
“你这么看着我作甚?”
贾宝玉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陆诗雨,忽附耳道:“怎么,你又痒了不成?”
陆诗雨面色大红起来,没好气的白了贾宝玉一眼,忽然也娇声媚笑起来:“是呢,奴家确实痒了,王爷能给奴家止痒么?”
陆诗雨一边娇笑,心里想的却是,这个男人必定还有她都不知道的秘密。又或者,他当真是天生的王者,有仙神眷顾,否则,在他的身上的很多事都是说不通的。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值得追随。
贾宝玉还以为陆诗雨是真的发骚了,嘿嘿一笑道:“等会回来,本王再找个地方好好疼你。”
“好啊,属下等着……”陆诗雨娇然一笑,然后便摆正了神态,退后一步,恢复了高冷之态。
贾宝玉笑了笑,抬腿往前走去。
他是不知道陆诗雨的想法,他要是知道,定然会庆幸陆诗雨是这个时代的人,她要是后世的无神论者,只怕就会升起把他解剖了想法。
……
见了茗烟之后,已经接近午时,贾宝玉猜测芦雪庵那边差不多也散了,便回道怡红院。
“二爷,果然是坠儿干的!”
麝月一下子跑到贾宝玉的跟前,十分惊诧拜服的道。
连袭人也是这般。
麝月得了贾宝玉的吩咐,当即回去就和袭人商议,然后把坠儿给锁了起来。
一番逼问,那坠儿也非什么狡猾之辈,很容易就被查问出来。
贾宝玉脸色微黑。
他先前还在想,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变了,或许镯子不是坠儿偷的也不一定。毕竟他觉得,他没有亏待过院里任何一个人,赏银也偶尔惠及底下的小丫鬟们。
他想着,要是坠儿不再盗窃,倒也没必要因前世之过,对她令加责备。
看来,还是他错了。
……
“姑娘们,饶了她这一回吧……”
怡红院宽敞的后院中,坠儿其母抱着坠儿跪在院子里,苦苦哀求。
上面的袭人几个都有些不忍,但是一想到这是贾宝玉的意思,也只能强忍着说道:“二爷吩咐了,坠儿盗窃,杖责十五。”
随着她的话,几个早有准备的婆子便上前赶开坠儿母,将差不多被吓得晕厥的坠儿按在地上,便用那扁担去打。
小小丫头,这么经得住这样的架势,那是吓得哭天抢地的,好不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