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mkf爱不释手的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討論-第一百九十八章 謝薇動了殺念展示-a5w09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谢薇握着方向盘,整张脸都扭曲的不行。
阴狠的目光落在了被她丢在车窗柜上的平安符,越看越眼熟,她好像在她哥哥那里也见到同样款式的平安符。
她小时候还质问过为什么她没有,她母亲耐心解释道,这是特意找大师开过光的平安符,她跟哥哥都都一个,但是她的那个在她出生不久后丢了。
而那个德高望重的大师她出生后不久,圆寂了。
谢薇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白念看到这个平安符,而且里面纸片上的生辰八字居然跟她的一模一样。
想到从医院那里得到的信息,谢薇眼底闪过一抹毒光。
白念那卑微的贱狗,绝对不能留。
她猛地一踩油门,停在了一栋老旧的小区内,带上帽子,带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上了楼。
打开了昏暗的房间。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白念听到老旧的门发出的吱呀声, 被血迹沾染的脸颊愣愣看向谢薇朝自己一步步走进。
“白念,我本来只想是想折辱你一番,却没想到你自己要往死路上撞,你这条命我留不得。”谢薇狠狠的看向那那张血迹斑斑的脸,闪过杀意。
白念动了动麻木的手指,苍白的唇瓣裂开无数小伤口,嗓音喑哑得不行,“把平安符还给我…..”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东西,那是我的!”谢薇猛地抓起她的头发,发狠,“白念你才是那个小偷,偷走了平安符,你居然还有脸要回去!可真是一个贱人!”
白念痛觉似乎已经麻木了,空洞又绝望的眼睛直勾勾看向谢薇,带着唯一的信仰固执的重复道,“平安符还给我……”
“找死!”谢薇狠狠的甩开白念,阴恻恻打开了自己提上来的塑料袋。
竟然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水果刀。
锋利刀刃将谢薇那张狰狞又丑陋的脸,照的无比清晰。
“你说我要是一刀下去,你会不会死?”谢薇将冰冷的刀刃抵在白念的脖颈处,“放心,你要是死了,没有人会知道的,我听说从小把你养大老婆子死了,你不是很爱你的外婆吗,我送你去见她好不好。”
阴恻恻声音在白念耳边响起。
白念麻木的重复着,“平安符还给我。”
“贱人!”谢薇一巴掌甩在白念的脸上,“不是你的东西被我惦记,这辈子都只配当一条卑微狗,休想野鸡变凤凰!”
“平安符是我的,是我父母给我的…..”白念深色的瞳孔死死盯着谢薇,“还给我。”
“我呸,谁不是你是个小野种,根本无父无母!”谢薇愤怒的吼道,眼底杀意渐浓。
她绝对不会允许白念这贱人破坏她的生活。
谢家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是她的,这个平安符是白念偷走的!
I谢薇盯着白念那张脸,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讨厌她,因为那张脸太碍眼了,尤其是安双眼睛,无数让她想起自己的哥哥。
凭什么!
她不配。
谢薇握着匕首的手用力,目光落在那双空洞又固执的眼睛上,而后高高举起。
贱人你去死吧!
砰!
一声巨响。
接着人影一闪,谢薇还未看清人,手里的匕首被人踢落。
发出清脆的哐当声。
“白念!”
言舒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白念时,气的浑身发抖。
“言舒你这贱人!”谢薇看到来人是言舒后,猛然扑过去。
妖魔之代理人
她对言舒实质性的恨意比白念还有多。
“薇儿!”
谢薇身子一僵,瞳孔睁大,难以置信看着门口的两个人,“母亲,哥哥你们怎么会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谢钰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满目狰狞的人,居然会是她的妹妹。
那个乖巧跟在自己身后喊着哥哥的妹妹,什么时候变得如同魔鬼。
不,比魔鬼还有可怕。
那地上躺着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她怎么能这么歹毒。
谢母更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她们谢家到底造了什么孽, 才会让薇儿变成这样。
“白念,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你一定要坚持,不能死!”言舒看着白念的惨样,内心愤怒被无限放大。
但是她知道现在首要的目的,是去医院。
“路成蹊过来帮我!”
夫郎别闹
路成蹊走了过去,但看到白念那张不满伤痕的脸时,心惊又愤怒。
看到言舒的白念,眼底迸发出了一丝希望,她手指僵硬又麻木看向言舒,“平安符,我的平安符。”
“什么平安符,先去医院。”言舒架着白念就准备走。
但白念固执,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外婆给我的,平安符…..在谢薇…..手里…..”
平安符?
言舒想到了某个可能,将白念交给路成蹊,“帮我扶着。”
而后朝谢薇走去,一手扭住了她的胳膊,“把白念的平安符给我。”
谢薇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看向谢钰,“什么平安符,我没有拿,你这个贱人放开我,哥,哥,救我!”
言舒冷冷看向谢钰,“看到了吗,这就是你那位好妹妹。”
而后不顾谢薇的挣扎,直接搜身。
“言舒你这贱人,你放开我,你这是犯法!是犯法!”谢薇死命的挣扎。
不能让言舒找到那个平安符, 不然一切都完了。
她猛然看向谢钰,“哥,我是你最疼爱的妹妹,你让她放开我,我可以跟你们解释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是言舒这贱人先害我,你问妈,是言舒这贱人先打我,我只是想要报复回去,白念只是替她承担了而已。
哥,你不是说会永远保护我吗,你不是说过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哥,你让她住手!”
谢钰眼底一片痛色。
这真的是他从小疼爱的妹妹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妈妈,我是你的女儿啊,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救救我!”谢薇见自家哥哥无动于衷,转头看向谢母。
眼底一片惊慌。
她绝对不能让言舒这贱人找到平安符。
言舒听到谢薇这声音聒噪的很,正好看到地板上躺着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抓起就塞谢薇嘴里。
谢薇满脸屈辱,那眼神恨不得当场杀了言舒。
言舒冷笑一声,“谢薇,我知道你在怕什么,那平安符应该是跟你的身世有关吧。”
谢薇眼睛瞪得贼大,心底更是掀起了巨大波澜。
言舒这贱人知道了什么?她怎么可能知道?
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
“找到了。”言舒从她大衣的内衬里找到了一个破烂不肯的平安符,她走到白念面前,“是这个吗?”
白念点头,空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泪光,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要去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