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遼東之虎-第八百七十七章看書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果然,又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李枭收到了拿破仑兵败俄罗斯的消息。所部官兵被莫斯科的严寒搞得毫无战斗力,最后被库图佐夫击败。
六十万人的大溃败,曾经不可一世的繆拉第一骑兵军全军覆灭。
法兰西经此一战,再也逞不起霸主的威风。从欧陆第一强国,沦落成被人踩的路人甲。连比利时那样的弹丸之地,也敢拈一拈虎须。
可以想见,第六次反法同盟会在英国的鼓动下迅速成型。然后,大军会迅速击败元气大伤的法军。
欧洲的那些贵族们,从来没有人为拿破仑一家为贵族。至今在英国,仍旧蔑称拿破仑为科西嘉矮子,又或者是科西嘉怪物。
对于遥远的欧洲,李枭没时间管。现在他有头疼的事情要处理!
李浩把人给打了,孙承宗老头亲自来找李枭麻烦,要把李浩找出来当面道歉。
把孙之洁打了都没这么严重的后果,不过这位还真的有资格让老孙出马。
“宋王虽然不检点,可却是实实在在是思宗皇帝的亲生骨肉。你家四弟打断了宋王两条腿,难道说不给天下臣子一个交代么?”
老孙手捻着胡须,气哼哼的质问李枭。
不就是一个破王爷么?虽说朱由检的儿子尊贵些,可也算是个破落户。大明别的不多,就是王爷奇多。
单字王双字王,加在一起足足有二十七个之多。朱元璋的子孙,更是生得遍地都是,足足有好几百万。
崇祯年间,这些家伙光领粮食不干活儿,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蛀虫。朱由检国库那么空虚,好不容易横征暴敛点银子,还得筹措大批银两给自己的这些亲戚。
可以说,朱家的这些王爷们就是大明的一大毒瘤。
李枭理解孙承宗,作为朱家的忠实小弟。孙先生为朱家服务了几十年,对于朱家的感情还是有的。
现在前任老大的儿子,被人打断了双腿,基于道义自然要出头来找李家麻烦。可问题是……,李枭认为朱慈烺这王八蛋该打。如果是自己在的话,这货只会伤的更重。
“孙先生,您知道的,李浩自从腿断了之后,走路就是一瘸一拐的。当着瘸子别说短话,这货在全聚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老四李瘸子。
孙先生,如果我在那里,他现在骨头都凉了。还能哭嚎着跑到您府上告状?”别人或许会在乎藩王,可李枭毫不在乎。
大明二十七个藩王,多是不能再多了。少那么一两个还是喜闻乐见的事情,老百姓最关心的是工资涨没涨,奖金发多少钱。谁会在乎王爷会不会少了那么一两个!
“可他毕竟是哀宗皇帝的儿子,按照礼制他是有资格继承大统的。在士人眼中,他的地位非常高。”
“继承大统?孙先生,您说这话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让他继承大统,您问问那些百战的将士答应不答应,您问问工厂里的工人答应不答应,您再问问直隶,山西,辽东,山东,河南的农民们答应不答应?
他敢说继承大统登基当皇帝,今天晚上就会有无数人去拆了他的宋王府。一个十几岁的娃娃什么都不懂,就说当皇帝。还以为真是他们老朱家说了算?”
李枭提起朱家极度的蔑视!
这源于李枭最近翻看了大内的一些密档,跟外朝那些歌功颂德的马屁史官记载的完全是两回事儿。
拿出正史跟密档相应对照,你就会懂得什么叫外表很天真,内心很暴力。大明皇朝的那些皇帝是个什么玩意儿,李枭太清楚了。
神宗皇帝朱翊钧,整天迷信炼丹。居然采处子精血让道士提炼,弄得一群宫女晚上居然想要勒死皇帝。
还有更加迷信玄学的嘉靖,在京城修建顶级私人会所豹房的正德帝朱厚照,没事儿嗑药的娶自己保姆的朱见深,至于热衷于斗蛐蛐事业的朱瞻基,跟前几位一比就算得上是有道明君。
就这么一群王八蛋,祸害了大明二百多年。把本来应该欣欣向荣的大明王朝,直接变成了饿殍遍地,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不断遭受官员们盘剥之地。
到了天启、崇祯这两朝就更加的不堪。
好歹人家朱翊钧还搞了了个三大征,打败了凶恶的倭国人。打败了阴险的杨应龙,打败了桀骜不驯的哱拜。
外扬国威击败了凶残的敌人,内安社稷保证了国家领土完整。
这最后这两位,一个任用太监搞权利斗争,结果闹得在东北连努尔哈赤几万人都打不过。另外一个更惨,权力斗争搞得倒是如火如荼,可百姓们的日子更是水深火热。
武不能安邦,文不能治国。这些朱家的王八蛋,应该都送去填坟。
孙承宗听到李枭这么说,立刻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难道说你要做朱温?”
“我做朱温干什么?大明现在就很好,用不着有大的改变。一个国家的模式有着强烈的惯性,一旦发生剧烈改变,就会产生复杂的变革。
有些变革咱们预测得出来,可有些咱们预测不出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是一个拥有两亿多人口的国度,管理难度之大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朱家人在士人心目当众地位尊崇,十年前您说这话还可以。可十年过去了,各地学校里面走出来的孩子们已经进入到工作岗位里面。
读孔孟圣贤之道的那些人,正在逐渐淡出官场。因为国家已经不需要他们,很多时候他们反而是阻挡国家进步的力量。
十年前,您嘴里的那些士林人物在地方上还有一些影响力。可您到乡下去看看,他们一辈子读四书五经,精研八股文得来的知识,已经远远不足以管理地方。
现在基层小吏,好多已经是初中毕业。最不济的地方,也得是个小学毕业才成。
您真当朝廷这十年来,花掉山一样高的银币是白花的?学校的诞生,正从根本上撅断了由士人垄断的晋升之路。”
“我们的祖先用儒家思想管理了这个国家千年之久,刚刚你也说国家的政策会有惯性。我问问你,千年来的惯性有多大,你贸然改变就不怕国家会陷入动荡之中?”
孙承宗直勾勾的盯着李枭,一字一句的诘问。
“我没有说要改变儒家思想,而是要让儒家思想做出顺应时代的转变。儒家思想就好像一艘巨轮,我只是想让他改变航向,而不是想让他继续航行下去触礁。
儒家思想的确管理了我们整个国家千年,可正如同所有的思想一样,儒家思想也有弊端。我们要逐步补足这些弊端,让我们的民族变得更加伟大。
千年儒家思想武装了我们的大脑,我们还要用其他东西武装我们的双手。战士们手中有更加犀利的武器,工人们手中有更加有力的机械,农民手中有更加趁手的农具。
只有不断自我强大,我们才能永远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李枭的话字字铿锵有力。
从孙承宗的问话中李枭明白过来,朱慈烺那个蠢货何德何能能劳动孙承宗的大驾。老家伙来的真正目的,是害怕自己彻底废黜儒家思想,对华夏民族的文明做最根本的颠覆。
爱新觉罗人入驻天下,尚且知道尊崇孔孟。自己一个标准的汉家苗裔,当然不会完全推翻千年的文化积累。
自己只是尝试着,让儒家思想做出某些改变以顺应这个时代而已。
孙承宗明显松了一口气,这些年地方上的基层官员,逐渐换成现代学校毕业的学生。他们虽然政治手腕的老辣程度要逊于那些经年老吏,但他们的知识水平,却是那些自幼熟读四书五经,靠着八股文考上来的那些官员们不能比拟的。
自从去年开始,军队大批的裁军。好多军官转业到了地方上,出任各级官吏。这些人,全都是尸山血海里面趟过来的。
这些浑身散发着血腥味儿的家伙,自然是那些经年老吏都不敢正面对抗的。加上那些学校毕业生,天然的和这些人亲近。
他们自然而然的行成了同盟关系!
于是那些基层官吏们倒霉了,好多不得不辞官隐退。即便能坚持下来的,也只是在一个边缘的职位上混吃等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果说以前,李枭只是掌控了中央一级的权利。到了现在,李枭已经开始夺取地方上的领导权。而且一路势如破竹,不可阻挡!
辽军和学校,就像是两团酵母一样。每时每刻都会给李枭输送新的人才,替代那些曾经主政地方的东林士子们。
现在的士林,实际上已经彻底沉沦。他们在政治上再无发言权,也只有在那几所没有几个学生的书院里面嚎两嗓子,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
睡能生巧:娇妻快躺下
“好吧!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在李枭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孙承宗点了点头,朱慈烺的事情连提都没有提。一个看不清楚形势,只知道坐在家谱上混吃等死的一个蠢货而已。还当不得自己为他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