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維度侵蝕者 ptt-第626章 轟殺展示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现场一片寂静。
白浪走到嵌入地下的集装箱旁,心中的危险预警淡了不少,但他并不放心,于是召唤出一只‘忍刀众’靠了过去探路。
果然,沉重的集装箱被人从下方踹开,道道锋利的丝线在空气中狂掠切割,将装甲切割抽碎。
白浪抽身急退,但‘鲛肌融合’下的忍刀众却冲了上去,接着惨烈死亡,碎成一地肉块。
这时他注意到,持国天王手中的加特林被损毁,弹药箱也被遗弃。此时他的魔域急速扩张,将近在咫尺的白浪捕捉吞噬进去,接着琵琶魔音如金戈铁马的弹奏起来。
四根琴弦在空气中疯狂搅动,声波切割元素附魔。营造出异常夸张的景象,整个魔域地火水风齐动,被具象成四种元素巨浪,反复交错、碰撞、引发元素崩坏。
持国天王逐渐淡化虚化,进入不可视的升维状态。利用一波波元素洪流,在魔域中来回绞杀,将附近残存的兔兔一一毁灭,气势凶猛至极。
白浪则冷笑着迎面发起冲锋。他的外挂上线了!
此刻,浪手持一脸自信的傻芙芙,瞬息加速闪现至持国天王前方。面对围剿而来的元素洪流,他高举傻芙芙抵挡。
莎尔芙被白浪提起后背衣服,自己身体一团,凌空抱头蹲防,蜷缩起来,发动了‘绝对抱头力场’。
虽然莎尔芙没有脚踏实地,但蹲防这个‘蹲’,仅仅是施法动作。你可以蹲在地面,也可以蹲在饭桌,更可以蹲在水面。只要抱头缩团了,哪怕前滚翻,不也是蹲在时刻变幻的空气中吗?
所以莎尔芙此刻‘凌空抱头’成立,连带着白浪也被她的‘防御力场’保护起来。元素洪流纷纷撞击在无形屏障上,接着被弹开。
持国天王异常震惊,这绝不是‘邪灵’的力量!接着大力催动魔域,琵琶的杀伐之音更加急促,发出连续的裂帛声,同时加强了‘四象洪流’的杀伤。
莎尔芙的‘抱头蹲防’等级不够高,在无穷尽的绞杀中,持续消耗魔力,接着发出咔咔的碎裂声。
空间屏障中出现了裂纹,小芙芙也露出头晕的模样,有些神志不清的对白浪喊出四川话来:“老阔疼!”显然不想再蹲了。
就在这时,激烈的琵琶独奏中,突然穿插响起不和谐的旋律,严重冒犯并恶心到了持国天王,那种无缘无故就是想杀你全家的厌恶情绪涌上心头,让他差点失去理智。
越来越响的伴奏声中,镭射彩光从空中投下,旋转着来回闪耀持国天王的眼睛。接着‘生命不息,舞魂不死’的富贵丸,一手将礼帽按在头顶,一手捂裆,摆出一个扭捏的弯腰蹬腿姿态。
下一秒,两种不同的声音正面对撞,相互干扰,变成一团乱麻。但富贵丸依旧我行我素,丝毫不受干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带着四个伴舞小弟,整齐划一、动作劲爆、舞姿热辣……
他虽然是个垃圾,却起到了严重骚扰+正面挑衅的作用,让持国天王心神不宁,一波元素洪流刷了过去。
白浪可以苟活,但富贵丸必须死!
刹那的破绽被浪捕捉到,他立刻沟通莎尔芙解除防御,顺手抛飞。
脑壳疼的莎尔芙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凌空激射,被白浪砸飞。然后在空中二度蜷缩抱头,回归安全的‘蹲防力场’中。‘轰隆!’一声撞碎橱窗,滚进一家高级餐厅内。
一路翻滚,当小芙芙恢复意识后,露出迷惑表情,还有些晕眩。
爸爸去哪了?
忽然,她嗅了嗅鼻子,立刻将老爹抛至脑后。踉跄着起身,看到被自己撞翻的冰柜,正打开冰箱门,将里面食材洒了一地。
于是她再顾不得头疼,瞬间恢复方向感,连忙弯下腰,将被她撞翻滚落的食材一一捡起来并收拾好,然后偷偷抓起一只小龙虾丢进嘴里啃起来。
高级货!冷藏保存很好,肉质很鲜。
最强之矛构造的小牙齿,咔嚓咔嚓将龙虾壳粉碎掉。芙芙根据食材口感,随手抓起调料与香料,发动【毒调料学】给自己配了一个小方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第二个龙虾偷偷蘸了蘸丢进嘴里,还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吧唧嘴,露出美滋滋表情。
头也不疼了,人也不晕了,爸爸不要也罢!
我是谁?“芙芙。”
我在哪?“厨房。”
我要干嘛?“搞卫生,”……“大扫除。”……“用嘴!”
……
当莎尔芙突然沉迷用嘴给冰箱打扫卫生时,白浪再次和持国天王厮杀起来。
连续不断的试探与消磨,让他收集到足够数据,把握住这只邪灵的强度、战斗方式、极限,以及弱点。
继‘黑色荆棘、计都、灵感王’之后,气血专用武道邪灵‘兔王菩萨’上线。‘舞神-富贵丸’强行引战拉仇恨,白浪杀意波动色疾走爆发。
一脚鞭腿向上方提出,血色冲击波瞬间炸裂,以猝不及防的一击,白浪肉身破魔,将元素洪流击穿打崩,将这尊天王像笔直抽上天空。
他双膝弯曲下蹲,接着双脚猛踏地面,爆发,一个弹射起跳,瞬间高高飞起数十米。
禁魔之力扩张,身后血蒸汽加速喷射,如立体机动装置,然他在空中随意变向,人如流星追着持国天王坠落,从天而降,连续击出无数拳。
血色巨柱不断砸落,对持国天王发动饱和覆盖打击。气血高度凝聚,携带强大大破坏力,瞬间将其淹没,一道道血色巨柱轰击、爆发如此反复,完全淹没了敌人。

白浪坠地,持国天王挣扎着甩来四道元素弦刃,但却被他身后的‘鬼面邪灵’伸手抓住。
此刻‘兔魔’浮现咆哮,化身六臂形态,四只气血手臂紧紧抓住四根元素弦,并在手腕缠绕几圈。
‘兔魔’剩余两只手臂,也与持过天王双臂抵在一起,凭借强大体魄力量,僵持对峙中。
傲世圣灵
整条路面开始下沉,地面不断出现巨型陨坑,陆基被撕开无数道裂口,埋在下方的管道、电线也被破坏。
这时白浪突然怒吼一声,顺势起身冲上前,膝撞、肘击、手刀、铁拳连续攻击,顺势一个骑乘,将被‘治愈神系’镇压的邪灵按在地面上。
下一刻,他双臂高举‘魔神柱’,狠狠插了下去,镇压!将其逼回实体状态。
随即,白浪毫不停歇的连续高速挥拳,不断砸向持国天王,拳速越来越快,力道持续加重,无数道血光残影让地面剧烈震动。
白浪与它交手碰撞数次,但从一开始起,他总有种没真正命中持国天王的感觉。这并非是错觉,他之前多次攻击的的确确已经击中,但实则打在‘魔域’上。
这种老牌下位灵,早就做到‘邪灵真身’与‘魔域’时刻融为一体的状态。
看似已经击中身体,但实则‘攻击输出’作用于整个魔域上。白浪致命的一击,被这个‘小魔域’整体分担抵消,持国天王受伤极为有限。
但此刻不同了,禁魔之力压制了对方的四象琴弦,魔神柱正面镇压,而‘兔王’上身后他的气血伤害暴增。
紫川
通过连续不断的重击,肉身禁魔的拳头,饱和的输出,与持续打击。只要我的总伤害>你魔域的上限,那就是我赢!
咔咔咔……
特殊的感觉一闪而逝,持国天王在扛不住,随身的‘魔域’崩溃出一个缺口,白浪这一拳落下,打在他的邪灵真身上。
“去死吧!”
这次,白浪并指成刀,一击直刺狠狠捅进持股天王的胸膛中。
这一刀,高度凝聚的杀意气血做为攻击主体,同时添加IBM粒子的号丧精神污染,最后,他的掌中还隐藏着一只‘治愈教会’的新成员‘游灵-鼠王’。
在破防并刺穿邪灵的一瞬,这只新加盟的‘邪灵’被白浪直接毁灭,转化为‘本源攻击’从邪灵的内部引爆。
白浪重塑并唤醒计都,就是在‘图腾柱’内安插第二只邪灵【葱娘】,然后引爆,将植物人老计都炸死后,利用更庞大的本源重塑新计都。
这一次,他在袭击‘持国天王’前,将挑衅芙芙被击杀的三游灵,通过‘供物’重新做出来。因为本身太弱,没有充当‘肉电池’的价值,不如废物利用,作为一次性的杀招来使用。
如今看来,效果好极了!
在图腾镇压、荆棘禁魔、魔域被破坏的状态下,持国天王已经没有更多防御手段了。而白浪这一招‘杀意嚎丧自爆手刀’,以一个‘伊甸邪灵’生命为代价,发动绝对致命一击。
可怕的邪灵哀死亡嚎在它灵体中炸裂,切割、污染、破坏它的构造,更可怕的后续的持续伤害,只会越来越严重。
持国天王瞬间被重创,发出惨叫声。
佩戴修罗鬼面的‘兔王菩萨’趁其病要其命,四臂陡然发力,将紧紧握住的四根线扯断。持国天王仿佛遭受很深层、更可怕的伤害,反应更加激烈。
白浪操纵‘兔王法相’,再次从旋转的‘荆棘轮’内抽取杀意,继续打桩机般饱和轰击,将看起来已经废了的持国天王按在地上打。
双拳打到皮开肉绽依旧不停,反而露出极端兴奋的表情。
“死啊!死啊!死啊!死啊!……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