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妖女哪裡逃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四六章 腦門上貼着字鑒賞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李遮天?”
权顶天的目光,已朝着问心楼的方向望了过去。
他的视线穿越过了重重阻碍,直接洞至到问心楼顶,当那个落拓不羁的身影入眼,权顶天的瞳孔顿时一凝,那一身浩然正气就蓦地澎拜而起,直贯云霄。
“给我放开!国子监内,容不得你放肆!”
他那磅礴浩气,竟在半空中凝聚出一个个紫金色文字。
李轩凝神注目,发现那赫然是《易经》的内容。最后化作一口紫金色的八卦圆盘,朝着楼顶轰然坠下。
随着那太极旋动,阴阳逆转,整个问心楼的顶层,都被巨大的力量绞成粉碎。
可楼上的李遮天,却是毫发无损,他一手继续往‘问心铃’抓过去,使得铜铃的周围,发出阵阵气浪爆响,同时斜目往明经堂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一声嗤笑:“浩气真形?倒是有点能为。昔日的漏网之鱼,距离天位居然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倒是不枉我当初放你一马,可就凭你,也想要拦我吗?”
他微一拂袖,就以数道苍茫刀气,将那紫金八卦图全数轰散。
同时那问心楼的上空,赫然就显露出一把庞大的黑色长刀。它长不知多少丈,横贯于天地之间,刀柄向上,刀尖在下,那刀身则充斥着虚无之意。它不但本身昏暗无光,更将此地所有的光都全数抽走,使得雨花台周围十里,都失去了光明!星光,月亮都尽被遮蔽。
这一刻,高空中的云雾也被搅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更有一股凶横无匹,靡坚不摧的刀意贯空而下,使得权顶天的口中蓦地吐血,眼中则微现紫意。
“放肆!”
“猖狂!”
此时这殿堂之内,不但童林两位司业的神色暴怒,那德雅居士方明与敬园先生孔修,也都面色青沉。
四人的浩气都在同一时刻透体而出,都形成了巨大的赤金巨柱,充塞于天地之间。
而那童姓司业,更是显露出仅逊色于权顶天的浩气修为,那磅礴浩气,竟隐隐形成了一座金鼎之形。
他的眸中,更是泛出了赤红光泽:“今日之国子监,可非是昔日之国子监!邪魔外道,你胆敢坏我理学道统?”
问心楼顶的李遮天闻言,不禁一声失笑:“的确已今非昔比,是感觉更弱了。”
轰!
随着一声震鸣轰响,那才刚生出雏形的金鼎,就被横空斩至的刀意粉碎寂灭!
那童姓司业不但七窍溢血,他肩侧处更是现出了一道漆黑色的刀痕。
“至于这问心铃,我昔日能毁一次,今日也同样能毁一次!”
精品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四六章 腦門上貼着字展示
此时他的袍袖一拂,就将那虚空中穿击过来的一口浩气金剑,拍成了粉碎。
那正是由权顶天所发,这位虽被李遮天的刀意压制,却无时无刻不在筹谋反击。
而李遮天,也再次侧目看向了明经堂。
“有点小觑了你,然则吾长刀所向,天地莫敌,六界沉寂,你们的能耐还不够!”
这一瞬,那明经堂的屋顶都爆裂开来,碎散成无数粉末,纷洒而下。
这个时候,不但几位大儒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现出了刀痕。在场的数千监生,也感觉到了横贯此间的巨大念压。
大殿内外那些依旧盘膝坐着的儒生还好,可那些已经站起身的,此刻却都是‘轰’的一声,无一例外的被那磅礴恢弘的刀压,压到跪落在地!
即便神魄之力远超常人的李轩,也感觉神念中阵阵刺痛。
此时就仿佛是一柄刀,正悬在自己的头顶,那凌厉的刀锋,则已破入他的颅脑当中。
众人当中,唯有权顶天逆着刀意,长身站起。他的身上,不断的现出一丝丝的黑痕,从嘴角溢出的血,也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圣人曰,匹夫不可夺志也!亚圣也有云,威武不能屈!”
这一刻,权顶天的胸前已经裂开了一条隐隐可见心脏的黑痕,而他的周身,更燃起了赤金色的火焰:“但凡权某在一日,就容不得你李遮天猖狂。”
此时在明经堂的上方,那紫金八卦图竟然再次凝聚成形,将李遮天的刀意刀势,强行顶出到这明经堂外。
可此时在场的绝大多数国子监监生,都在这刻面色涨红,义愤填膺,
“祭酒大人不可!”
“老师——”
龙睿与王静都已红了眼睛,二人都知此刻的权顶天,已是在燃烧命元。
也就在这刻,他们对面的江左表率甄焕斗,开始大声吟诵:“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
李轩听出,这正是文忠烈公《正气歌》的前序。
就在甄焕斗的第一句之后,堂内的应合之声,就已此起彼伏:“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
他们的声音逐渐汇成一股,那数千人的浩气,也逐渐汇聚为一,并与在场五位大儒并气连枝,如紫金天柱般的横亘于天地间,摇撼星河!
权顶天的眼中,也现出了一抹亮泽,抬手间一枚古铜色的关印飞起,冲凌至长空中,竟将此地数千人那欱野歕山,倒海移山般的峥嵘烈气凝而为一,并化为车轮大小,往那巨大的黑色刀芒轰撞过去。
这一撞,天地摇动,无数的光影,显现在高空之上。被李遮天刀意遮蔽的星光,月光,都开始显露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
李轩也同样在随众人,口诵着正气歌:“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在他耳旁响起。
“主人你快逃,现在就走,不然就晚了!”
李轩愣了愣,才认出这是问心铃的器灵素心的声音,他随后就皱起眉头:“为何要逃?”
“现在不逃的话,我就得疯掉,我顶不住,我也不想再疯一次。你是器主,我的主灵依附在你身上,还有一线恢复的机会,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我。”
素心的语中,饱含慌张:“还有,他也不会放过你的。一旦被他看见了你写在铃内的字,一定会对你感兴趣。几十年来,这事件使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死在他手中,成为这人攀升刀道的踏脚石。”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 愛下-第二四六章 腦門上貼着字相伴
“这用不着吧?”李轩抬头看了天上的古铜大印一眼,又看了看身燃赤火的权顶天。
“没有用的!当初的薛岳,可是二十八岁就已跻身到半步天位的境界,可还是被李遮天得逞了?”
素心一身嗤笑,语含不屑:“权顶天是很厉害,可他还及不上你那个女友的父亲。他忍到现在,无非是要借助这里数千监生的悲壮烈气,还有自己的官身权势,他江南大儒的名位,以自身拥有的‘势’来压制李遮天。
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哪裡逃笔趣-第二四六章 腦門上貼着字分享
可刀魔李遮天不但刀法已经接近于通神之境,更精通符阵之道。他如果那么容易被压制,朝廷与六道司,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拿他无可奈何。今日李遮天,一定是有备而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果然就在她语落之刻,这国子监的六个方向,忽然都冲起了滔天气柱,与李遮天神意交合,形成了六把巨大黑刀。并以六合之势,围绕住了国子监。
“以势压人?你等也配!”
问心楼顶的李遮天冷冷一笑,他此时甚至已再懒得看明经堂一眼。
那天空中的星光已再次遮蔽,黑色的虚无刀芒,不但变得深不可测,更蒙上了一层血气。反倒是那古铜大印,此刻竟现出丝丝裂纹。
同时明经堂中,有两位监生毫无预兆的,就被黑色刀痕斩成两段。
“都给我听清楚了,从现在开始,李某每三息,就将在这明经堂内择二人斩之,直到将你等尽数斩绝!”
这一瞬,在场至少一两千人的脸上,都显露出惊慌之色。他们口诵的正气歌,开始夹含颤音,透体而出的浩气,也变得驳杂不纯。
堂中的童,林二位司业,还有那德雅居士方明与敬园先生孔修,不由互视了一眼,然后他们的神色,都开始发白衰败。
此刻四人虽未像权顶天那样燃烧赤火,却都在以自身命元来维持局面,止住那空中青铜大印的溃散之势。
“这便是李遮天的‘势’,数十年间转战天下,所向无敌,斩敌数万凝聚的无上凶威。他也最擅以言语挑动瓦解人心。”
素心的身影,直接以三寸小人的形态,显现在李轩的肩膀上,她的面色苍白:“快逃——”
可素心的语声却戛然而止,只因她发现,李轩周身上下的法器,都在发着光辉,与盘亘此地的浩气,交相应合。
“你想做什么?”
这个家伙,怎么穿了这一身蕴养着浩然武意的法器?
“不能逃!”
李轩遥望着问心楼上的那个身影,目中现着异泽:“岂不闻两军阵前,将不顾军先退者斩其将?且这位如果真的游刃有余,不会用上这种方法来瓦解人心。”
素心哭笑不得:“人家只是懒得费力而已。”
“可我如现在逃了,还有什么脸面当这理学护法?”
李轩将神念放开,仔细感应辨识着:“放心,我也不是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送死。我感觉得到,此间众儒生的壮烈之气还在,堂皇浩大,无人能当。只是权祭酒受条件所限,未能将之完全激发,也没法将之合归为一。这一战,应该还有机会。”
素心不禁失笑,心想权祭酒做不到,那么你就能么?
“我记得素心你说过,我只要舍得元气,就可调用虞子与诸位前代护法,留存于问心铃中的护道之力?”
李轩没等素心的回复,就在袖中握住了‘文山印’,同时以意念发问:“能做得到吧?小家伙?”
他与‘文山印’的器灵接触不多,可后者的回应则无比的激烈,整个印身,都在颤动不休。
素心微一愣神,注意到此刻李轩一身浩气,不但已化为纯金之色,更是如无止境的喷泉般冲涌出来。
他脑门上则像是写了四个大字——舍生取义!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ptt-第一九一章 欲蓋彌彰?分享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整整一个呼吸之后,李轩才陡然回神,猛地从罗烟的身前收回了手。
“你们听我解释,事情绝对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绝对不是!”
罗烟的眼底深处,则现出了几分狡黠之意。他似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不对,忙退后几步,用手捂住胸。然后就面色娇羞,很是恳切的对江含韵两人道:“轩郎,不对,李游徼他说得对,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做。”
李轩也猛点着头:“没错,就是这样!我怀疑他是真正的紫蝶妖女,在看他有没有肉包。”
可他随后又感觉不对味,罗烟这个家伙,你正常解释就好,这个时候脸红个什么劲?难道这家伙,真的是位玻璃?
江含韵则眼神狐疑,心想紫蝶妖女现在可是被关在镇妖塔里面,那可是被仇副堂尊与总管验明过正身的。
这个罗烟,怎么可能是紫蝶?
“李游徼什么都没对我做,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罗烟那张如羊脂白玉般的脸一片绯红,他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李轩:“他确实是怀疑我是紫蝶,在给我检查身体呢。”
江含韵眼中的疑色更浓,她瞅了一眼罗烟那俏白的小脸,再看一脸真挚的的李轩,柳眉不由微微一蹙。
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欲盖弥彰?像是在给李轩掩饰?
而就在薛云柔和江含韵两人的目光都逐渐犀利起来,像似要将二人都剥开来的时候,罗烟又仿佛很心虚的笑了笑:“总之就是这样的,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他说完这句,就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李轩有些崩溃,罗烟的话每一句都是没问题的,可配合他这些神态语气,就分明是在暗示着两人之间很有问题。
也在这刻,他的视角余光望见罗烟回头向他看了一眼,这位竟唇角微勾,朝他得逞的笑了笑。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ptt-第一九一章 欲蓋彌彰?展示
李轩心绪一沉,大概知道自己是被报复了。他只能举着手,神色无奈的对江含韵二人信誓旦旦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我就纯粹是想要验明他的正身,没其它意思。”
“李大哥其实不用解释。”薛云柔审视的视线从罗烟身上收了回来,神态温婉的对他笑了笑:“李大哥你可是听天獒与问心铃都认可的正人君子,我当然相信你。”
李轩当即长吁了一口气,忖道对啊,自己还有这么两层金身。他顿时就镇定了下来:“如今看来,却是我想差了,罗游徼应该不是紫蝶。对了,云柔你的伤好了?”
“她不但已经伤愈,而且如今修为还更上一层楼。”
江含韵斜目看着薛云柔:“成就的是圣品元胎,只要后续的蕴养不出问题,这丫头未来前途无量。”
“哦?这可是一件大喜事。”
李轩大概知道术修的元胎,就如第三门武修的‘金身’一样,也有着下,中,上,极,圣,神六个等级品质之分,也决定着一个术修的战力高低。
——哪怕同是第三门,下品元胎与中品元胎之间,也有着战力高下之分的。
而圣品元胎,在当代法师中是极端罕见的。一般来说,极品的元胎就有望冲击天位了。
说来李轩现在的结丹,征兆也很好,可能是元神强大,也可能雷霆之力与寒力积蓄极多的缘故,他的丹坯额外的厚重坚实,品质极佳。
李轩曾内视过,发现在丹坯内外,竟然有许多自然生成的符文——这在众多关于武道金丹的记载中,是从没有过的。
按照这个轨迹修行下去,李轩估计自己的金身,至不济都能达到极品,甚至有望于此界武修上下数千年,从未达到过的金身层次。
“表姐说笑了,我的元胎就只是与表姐你的金身相当。可你在金身之外,还修成了后天的‘鲲鹏元身’,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追得上你。”
此时的薛云柔确实神色寡淡,没有太多喜色。她不着痕迹的看着罗烟离去的背影,眼现出了几分警惕慎重之色。
她想李轩自然是没有龙阳之好的,可这个罗烟,他可比女子还要俏美——
李轩则觉三人间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他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幸在这时,两个身影从大江上游方向横空而至,陆续落在了船上。那正是司马天元与雷云,前者刚踏上甲板,就直接询问:“神慧他人呢?”
李轩愣了愣,才想起这是那位弥勒教法师的法号。此人自号神慧,被弥勒教的信徒尊称为神慧上人。
※※※※
李轩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南京城内,一间不知位于何方的密室当中,有两个年纪不一的女子正在会面,说的也是神慧上人。
“神慧被六道司擒拿?为何现在才有消息?”
这是一位三旬左右的妇人,有着一对让人印象深刻的狭长凤眼,头戴着高帽,气质华贵。
可她的眉眼之间,满布忧容:“此人一向机警,明知进退之道,法力也还过得去,怎会落入六道司之手?”
密室的另一面,是一位蒙着面纱,看不清容貌的女性,她的声音宛如银铃:“说是运气不好,撞上了仇千秋,他就没想过仇千秋会不走水路,而是走句容那条路去的镇江。而当时目击之人,要么是被仇千秋杀死,要不就是被擒拿,自身都难保,哪里还能传出消息?”
凤眼妇人不由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也是个废物!我们给了他与林紫阳那么多的财力,那么多的资源。这大好的局面,却生生的被他们败坏了。”
“这二人的确无能,我等数年心血,数百万的银钱投入,都毁于一旦。”
蒙面的年轻女子微微颔首:“我现在有些担心,没有了林紫阳这支军马在外支撑,后续可能会滋生无数变数。”
凤眼妇人不由陷入沉吟,随后摇头道:“确有影响,可如果我们的最后一步能够顺利完成,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接下来,却是不能再拖了。我预计镇江之变后,景泰帝与那个姓于的,都不会再容许南直隶再生变乱。李承基官复原职几乎已成定局,除此之外,应该还会有几位强力武臣被安排到南直隶任职。”
“也就是说,我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我会着手安排的。”
蒙面的年轻女子说完之后,却又一声叹息:“这好端端的局面,怎么就到了这地步?原本这江南半壁,我们几乎是唾手可得。”
凤眼妇人的面色,则青白变换:“镇江军之败与元周之死,都罪责在我,是我小瞧了诚意伯家的那个纨绔子。当初若是依你之意,他早该化为尸骨了。”
她随后摇了摇头,略略振奋了一番心情:“幸在你那边的事情还算顺利,只要那件东西入手,如今的局面再艰苦,都能翻转过来。问题是现在,我们还少了几位得力可靠的人手。就不知,我等能否再向李遮天求助?”
“不能找他,此人冷傲不羁,我行我素,最不喜的是被人利用。”
蒙面的年轻女子微摇着头,然后眼神微动,看向前方:“此事你勿需担忧,我已有安排,接下来咱们便毕其功于一役,不成功便成仁。”
※※※※
三个时辰之后,李轩等人乘坐的楼船终于抵达南京,船还未靠岸,早早得到消息的李承基就已飞身上船。
他原本面色忧虑悲怆,可在亲自探看了李炎与素昭君的伤势之后,面色就平静了下来。
“还好,他们两人的伤势,只需请一位内科圣手给他们调理一番就可。仇千秋那厮倒是舍得,竟给他们用了珍藏十年的太乙生元丹,不枉我与他兄弟一场。”
李轩心想仇世叔那是卖你的面子么?真会脸上贴金。
他随后就注意到,李承基的脸上有几条血痕,他不禁奇怪的问道:“老头你脸上怎么回事?这是被猫给挠了——”
他说到这里就知道不妥,什么猫能有这么厉害?能够抓到一位武道十重,准天位战力的脸上?
都怪罗烟的那一出,让他的情商下降了。
李承基则尴尬的咳了一声:“不是猫,是家里的葡萄架倒了。你管这么多做什么?走了,得先把他们送去江氏医馆。”
而就在他们父子两人,护送着李炎与素昭君的担架下船的时候。
正准备与雷云等人,将神慧上人押送至六道司的江含韵,正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轩的背影。
“表姐——”薛云柔正准备向江含韵告辞,看到这位的目光不仅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感觉表姐你看李轩的眼神好奇怪。”
江含韵犹豫了片刻,才讪讪的道:“我是在想,李轩他该不会真喜欢男人?”
“李大哥他喜欢男人?”薛云柔不禁失笑:“这怎么可能?我记得表姐你几天前还说,他以前就是色鬼投胎。”
“也是!”江含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我就是在想,李轩他之所以能过问心铃的拷问,该不会是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不过这想法,的确很荒唐的。”
她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可旁边的薛云柔,却已全身僵硬。
这个时候,在楼船三层的一个房间,罗烟正将一个特制的胶板从胸前卸了下来。
当她的前胸陡然间恢复伟岸,罗烟不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心想这两团肉可真讨厌,可说是她幻术中最大的累赘与破绽。虽然可以用胶板来弥补,可戴着这东西,每每都把她给憋闷得不行。
之后罗烟,又得意洋洋的看向了窗外。
那个家伙的洞察力,果然不俗。可任你其奸似鬼,这次也要吃老——老子的洗脚水。

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 ptt-第一七七章 是不是長得太俊了分享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当罗烟又一记重鞭抽在了那黑甲武修身上,此人就已心生畏意。他以手中狼牙大刀横扫,爆发出毕生罡元,刀芒横扫十丈,然后就试图拔空而起,从此地撤离。
可李轩早有所料,他已经提前越至黑甲武修的上空,怀义刀直接由上而下的攻顶,刀光闪耀,连绵不绝。借助黑甲武修抵挡时的反震之力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兔起鹘落。
他与罗烟配合,仅仅七次合击,就已令重伤在身的黑甲武修筋疲力竭。
直到最后,李轩又是‘呔’的一声炸喝,令黑甲武修的意识再次晕迷。
此时罗烟就似知道他的心意,一鞭抽在了黑甲武修的脖颈上,不但令后者身形踉跄,站立不稳,更将他的护体罡气强行破开。
李轩紧随其后一刀掩下,轻而易举,就将这黑甲武修的头颅斩断!
斩杀了这位七重楼的武修,李轩的心情畅快的无以复加,他直接伸出手想要与罗烟击掌。
可在他伸出手的时候,才想起这是现代的手势。可结果罗烟也伸手过来,与他重重的一击掌,发出‘啪’的一声清脆响声。
“配合的还不错!”罗烟笑着赞了一句:“你我间有点珠联璧合的意思了,这位七重楼武修实力其实很不错,可你我刚才都没怎么用力气。”
“行云流水,确实畅快!”
李轩也很欣赏的斜睨了眼罗烟,这位与他配合确实默契,全程都跟上了他的节奏。
他对上面分派给他的这位罗游徼,是越来越满意了。
后面法坛上的薛云柔,则感觉这两人之间有一股奇怪的气氛。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好奇的询问拿着巨盾,护在法坛前方的张岳。
“张大哥,李轩与这位罗游徼的关系似乎很好。”
“是很好的。”张岳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暗器箭支,一边凝思想了想:“他们挺有默契的,可能谦之自己都没察觉。可他们两个这几天不但穿衣服的颜色是一样,连发型也是差不多,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喜欢的菜式也是相同。”
彭富来则嘿嘿的笑道:“是默契的不得了,我之前就说了,幸亏罗游徼是男的。否则薛仙子你一定会多一个劲敌。”
“是吗?”
薛云柔又蹙眉看了罗烟一眼,心想这罗游徼是不是长得太俊了?怎么像是女孩似的?
黑甲武修倒下之后,后续的战事就简单了。
这作坊还有四十多名护卫,薛云柔借助法坛一力就可压制。当李轩与罗烟等人加入进来,当即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将之横扫。
最终有二十二人被他们杀死,十三人被俘,弃械投降,还有六人逃遁。
此外作坊里面的工人,也逃走了一半。
李轩对逃走的人没怎么在意,从他开始动手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想要将所有人一个不留的全数拿下,是绝没可能办到的事情。
他甚至也预想到了自己事后会吃上面的挂落。区区五人的小队,就敢抓捕一百六十多位案犯,其中还有一位七重楼境的强大武修——这显然是不合六道司规矩,也不符合《六道伏魔典》的条例。
正常的程序都该向朱雀堂请援,调配足够的人手,以求万无一失。
可李轩必须这么做,才可确保那三艘旧船在他控制之下,也能避免夜长梦多,滋生意外。
接下来还是捆绑,幸亏他们在作坊里面找到不少缆绳。虽然坚韧度不如彭富来带的那些,可加上薛云柔拿出来的镇元钉,已经足够用了。
——李轩是看到薛云柔拿出她的小乾坤袋之后知道,这位手中的空间法器,竟与他老爹的是同一品级的,都是十丈宽长的那种,里面可以塞几百头成年的水牛。
“游徼大人,朱雀堂已经有飞符回应了。马都尉与火鸦都的冷都尉已经率人动身,总共四十二人,乘坐的是快船。那边让我们再等待半个时辰。”
乐芊芊在李轩身边小声禀告着:“堂里面好像是没多少人了,一般来说,似这种情况,除非是人手紧缺,绝不会同时调度两个都的人手。”
此时李轩,则正立在那座小法坛下面,看薛云柔施展‘招魂术’。
这次招魂非常顺利,薛云柔的法术也很厉害。那位黑甲武修的神魄,几乎被原原本本的招到了法坛之前。
这位聚魂之后,就怒瞪着李轩,一身怨气沸腾,黑雾翻滚,他显然是对死在李轩手里的这一事实,感到非常不甘,怨恨不已。
李轩心想很好,稍后自己还可以用红衣女鬼的能力,再来收割一次黑甲武修的记忆。
他现在有三个月的寿元,又可以氪一波命了。
“可以了。”
薛云柔将一杯红色的酒液洒出,泼在了这黑甲武修的魂体上:“李大哥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的状况还不错,神魂也比普通人强大,可以支撑许久。”
此时乐芊芊也手持一枚玉符,施展了一个法术。
这是‘观影照形’,就像是现代的录像机。可以记录这次招魂术的前后经过,作为日后的证据。
“你是何人?”
其实李轩已经知道了答案,乐芊芊早就通过此人的头颅,认出他乃是六道司的一位通缉犯。
他之所以这么问,只是为做个测试。
黑甲武修的灵魂翻动了霎那,才闷声答道:“泸州庞世玉。”
鬼魂之属是无法说话,只是散出尖啸与魂力波动,让人理解它的念头。
李轩眸光一亮,看出这黑甲武修的反抗很微弱,他继续问:“这猛火油作坊与兵械盗卖案的主谋是谁?”
庞世玉的魂躯当即开始剧烈挣扎,以至于薛云柔都微微蹙眉,直接抓起了一把糯米,然后在手中碾成粉末洒出,这才令庞世玉的抵抗减轻。
“是镇江总兵林紫阳!”
庞世玉答的很迷茫,可他这一句,却令在场等人都一阵色变。
李轩也瞳孔微收,镇江乃漕运重镇,就在扬州的南面,是京杭大运河在长江的出口。
所以朝廷不但在镇江设有一营水师,还有一镇精兵。共有三个卫所,兵员高达一万二千人。
“他是准备图谋造反?打算何时起事?”
“是!”庞世玉的反抗被薛云柔镇压之后,就知无不言了:“日期未定,时间应在一两个月内。”
李轩与走过来的彭富来等人对视了一眼,又继续问道:“那么除林紫阳之外,还有何人?”
庞世玉想了想,却微摇头:“我不知道。”
李轩又问林紫阳可曾与朝中高官,或者江湖势力勾结,可庞世玉想了许久,只回了一句:“弥勒教,我看到过他们的人。”
李轩接下来,又问兵器盗卖案与猛火油。
“你们一共买了多少兵器,又制作了多少猛火油,藏于何地?在镇江之外,可还有其它据点?”
“共有长枪七万杆,朴刀二万四千柄,还有各种盾牌一万六千面。火铳三千杆,虎蹲炮四十九门,佛朗机炮二十四门,猛火油三千桶,一小部分是自造,其余都是从南直隶各大武库购得。由于崔承佑抽调崇明岛五营水师,日夜在扬州江面搜查封锁,其中一部分还未能运回镇江。”
此时庞世玉的魂体又剧烈动荡,却非是在反抗,而是魂力即将损耗殆尽的征兆:“东西大多储藏于总兵大人在镇江府外建造的仓库。在这里不远,还有一处转运仓库,储藏有大概七百石的硝石硫磺,是准备用于制作火药的原料。”
李轩又继续问:“那么你可还有其它同伙?实力在你之上,或势均力敌的。”
“我知道的共有三人。”庞世玉又想了想:“其中两人藏头露尾,我不知底细。还有一人叫黄军,本是与我一同看守这里的作坊与船只。”
李轩当即就生出侥幸之意,方才若还有一位七重楼境坐镇,那么他们就只能对此间敬而远之了。
现在也不可不防,万一此人赶回来,怕是难免又一场恶战。
“那么此人何在?今夜可会返回?”
“被总兵大人临时召去镇江,要围杀一人——”
庞世玉的魂体已经化成了一团黑雾,再不成形状。
“是诚意伯世子李炎!”
当这一句出口,庞世玉的魂体就彻底魂飞魄散,不成形状。
而在场等人,都纷纷错愕的朝李轩注目。
李轩的脸色,这一刻也变的纸一样苍白。

好看的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鑒賞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从大胜关回城之后,李轩就直趋诚意伯府。
他找到了诚意伯李承基,还有大哥李炎,然后把乐芊芊给的袋子往桌上一摔。
“这是什么?”李炎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就不解的询问:“我家铸的银元宝,还有兵器甲具,这是打哪来的?”
“来自于王记船行卖出的一艘旧船。”
李轩状似淡定的喝着茶:“那船上全是兵器与战甲,都来自于大胜关武库。”
这一刻,李炎与李承基两人都为之变色。
“是栽赃?”李承基面色青沉如水,可他更担心的是李轩:“轩儿你把这些东西带出来可有妨碍?”
“当时只有我与我的部属在场,彭富来与张岳是什么人,父亲你都知道。其余两位,也能守口如瓶。”
李轩神色幽幽道:“还有,就在我们赶至那艘船上不到一刻,席应来了。”
“席应?”
李承基的瞳孔微收:“七天前,陛下已经准了崔承佑的请辞,随后由内阁推荐,上命左副都御史席应南下主持此案侦破。我猜陛下与于少保之所以允准,大约是看在之前席应与我李家关系紧密的份上——没想到我李承基,居然还真养出了一条不知恩义的吃人恶狼。”
精华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看書
李轩的眼中,则不由自主的掠过了一丝忧色。
他知道如今内阁的成员,大多都是源自于正统帝时期的阁臣,也就是土木堡大败中,那位被蒙兀人俘虏过去的上皇旧臣。
而如今的陛下景泰帝在登基时虽然妥协,将正统帝的长子立为太子。可随着景泰帝的权位逐渐稳固,已经滋生更易国本之心。
而他们诚意伯府,很可能已卷入到了这场皇统之争。
李轩不是历史小白,大概知道这个世界的大晋与他那边的大明大同小异,也知道土木堡之变与导致正统帝复位的夺宫之变。
——如果按照他那边的历史走向,景泰帝与他唯一的儿子,最终可都要凉凉。
“我去一趟镇江!”
李炎已经坐不住了,他直接起身:“船是从镇江的王记船行那边流出来的,这些银两与兵器,很可能也是出自于我家在那边的商铺与田庄,我得过去看看究竟。”
“你过去可以,却务必小心!”李承基神色凝重:“如果有什么情况,务必要谨慎周全,不能大意。”
他对李炎此行还是很放心的,诚意伯府在那边还有田庄三座,家兵二百人。除此之外,李炎在被革职之前。还是镇江水师守备,在那边有着众多的旧部同袍,人脉广阔。
李炎听到‘谨慎’二字,就当即联想到早上被封冻的那一幕,他唇角不禁抽了抽:“父亲放心,孩儿心中有数!”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分享
他应了一声后就径自离去了,然后李轩就向李承基伸出了手。
“你这是做什么?”李承基有些茫然。
“当然是要钱啊!”李轩瞪了李承基一眼:“你当这张‘小须弥咒印’不要钱的?我现在可是欠了人家好几万两银子。此外这事还没完,王记卖出的船,可还有三艘呢。我接下来还得继续查,谁知那些船是什么情况?这‘小须弥咒印’搞不好还得用上。”
主要是他们找到的那艘帆船,与韩掌柜记忆中的不同。
“原来如此,这三艘船确实是个隐患。”
優秀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起點-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熱推
李承基没有迟疑,直接从袖中拿出了一个木盒,放在了李轩手中:“这些钱你先用着,不够再到为父这里拿。”
李轩打开木盒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叠千两面额的银票。他捏了捏,发现至少有六十张,他不禁诧异的看着李承基:“爹亲,亲爹,今天你怎的这么大方?”
他高兴起来,连老头两字都不叫了。
李承基被李轩叫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不禁失笑道:“是先祖定的规矩,我李家男丁成年到分家自立,每年都能从家中的产业分红。
以前轩儿你顽劣不堪,为父就只能当没这规矩。可如今你既已奋发向上,大不同于往日,那么为父也不能再将这笔钱压着。不过今年还不到分红的时候,等到年终结算,估计你还可以分到十二万两。”
李轩精神再振,感觉整个天色都明媚起来,周围都散发着银票的水墨香,他想到年底的时候,自己估摸着就能凑齐购买小乾坤袋的钱了。
可李轩随后就感觉奇怪:“兄长分的钱应该更多吧?怎么感觉他好穷?赏赐下人的时候,也都是抠抠索索的,一点都不大气。”
李承基闻言‘呵’的一笑,他低头吹了一口茶叶,不言不语。
李轩当即明白了,心想李炎这家伙真没用。
老头李承基虽然也窝囊,可好歹保住了财政大权。李炎那厮,却连财政权都没守住。
“对了!”
李轩想起了一事,觉得别人都可瞒,李承基这边却无此必要。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一七三章 難道他那玩意已經沒了?鑒賞
于是他便将那文山印,放在了李承基的身前:“昨天我到国子监那边走了一趟,现在已经是理学护法了。”
李承基顿时‘噗’的一声,将一口茶水吐出老远。
他随后又眼神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次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现在已经是理学护法了,没看到这印?”
李轩晃了晃手里的文山印,笑眯眯的说着:“你把钱加到十六万两,席应那厮我就替你老人家解决了。”
李承基却是一阵愣神,然后用力扭着自己的老脸,一副恨不得掐出血的气势:“好痛!没做梦啊?可奇哉怪也,我这五毒俱全的混账孽子,他到底是怎么通过的贪欲二关,是如何过得了叩心与问道?这贪欲也就罢了,色欲他怎么过得了?轩儿的那玩意,该不会是已经没了吧?”
李轩不由一脸的青黑:“老头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你才没了那玩意!你全家都没那玩意!”
※※※※
李承基最终只给李轩加了五万两,按他的说法是诚意伯府近日连遭打击,所以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身为家主,李承基必须掌握一笔重金随时应变,不可随意动用。
李轩认为这位说得挺有道理,也就没有继续胡搅蛮缠的要钱。
而李轩从李承基那里拿到的十一万两银票都还没能够在袖子里面捂热,就在返回朱雀堂之后转手给了乐芊芊。
其中九万两是用来还债,另外两万两是用于求购‘槐木人偶’的。
乐芊芊的速度很快,仅仅一个时辰,就把这东西送到了李轩的手中。这是因此物在道家很常用,所以那位炼器师的手中有着好几个存货。
乐芊芊还顺带教给了李轩‘请神’之法,是手把手的教导。她生怕李轩搞错了步骤,或者念错了经文,给了那头他化自在天魔可趁之机。
之后李轩又应长乐公主之召,去宫中走了一趟。
他打算尽快将那枚‘玄寒冰玉’取回,然后寻一高明器师将之炼为法器。
没办法,这些天的经历,让李轩极度缺乏安全感。
而一件上品法器,在战斗中的助益极其巨大。
那位长乐公主的为人果是大度爽快的,李轩才刚觐见,这位就将她承诺的那枚‘玄寒冰玉’拿了出来,还额外给了他一瓶‘养神丹’,算是他这么快追回赃物的酬谢。
李轩大喜过望,恨不得将那‘玄寒冰玉’拿在手中仔细把玩鉴赏。
可他接下来还是耐着性子,将此案的前因后果,都为长乐公主一一解说清楚。
“也就是说,此案还有后续?”长乐公主若有所思:“那位韩掌柜的幕后还有黑手?这桩御库窃案可能并非紫蝶所为?且此案的案犯,有很大可能与最近南直隶的兵械盗卖案有关?”
“正是!这都是下官接下来的侦查方向。”
李轩神色凝然道:“御库窃案疑点颇多,下官会从案犯使用的石漆,还有大胜关那些被盗卖的兵器这两个方向双管齐下。”
此时他却发现长乐公主虽然状似很用心的在听,可眼神里明显是兴致缺缺。
李轩心里稍一转念,就知是自己想岔了。
他眼前这位在意的恐怕仅仅只是她失窃的那些财物,对于此案的真凶,还有南直隶的兵器盗卖案,这位公主殿下怕是没太多兴趣。
果然,当李轩将案情大概说完,长乐公主就礼貌的笑着:“辛苦游徼了,不过接下来的案情,你勿需再到我这里禀报。”
恰在此时,一位年轻的太监在殿外询问:“六道司李轩李游徼可在此处?”
他问了一句之后,就走入殿内,朝着李轩一揖:“李游徼,二皇子殿下有事相召,请您尽快过去一趟。”
此时不但李轩为之错愕,便是上首处坐着的长乐公主也微微愣神。
而李轩在稍稍凝思之后,先是含着歉意的朝长乐一礼,之后就随着这位年轻太监,往这座南京禁宫的东宫方向走去。
当他走入东宫大殿,首先看到的是中央上首,一位穿着朱红衣袍,衮冕五章,气度摄人的少年。
他大概十四岁左右,脸色苍白,浑身散发着刺鼻的草药气味。
——果如传言,这位二皇子虽然安然从庐州回返,可却身受重伤,至今都未能痊愈。
再然后,李轩就看到这少年旁边的另一人,那赫然正是昨日他才见过面的国子监祭酒权顶天。